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读重洋”(ID:readabroad),36氪经授权发布。

最近,《欢乐颂 2 》引发了全民热议。

有人说,22 楼的每个女生都是社会上一种阶层的缩影,各有各的不幸和艰辛。

富家女曲筱绡,看似顺风顺水,不知人间疾苦,但不被承认的孙女身份和一个随时准备争家产的哥哥让她从小早熟,把人性看得通透。

小蚯蚓邱莹莹,家境平平、学历平平,有一颗上进的心,但总是在感情问题上“拎不清”,被渣男伤害。

海归女强人安迪,高智商、高学历、高收入,是许多人起初最羡慕的人设。但作为剧中的最大反转,安迪的家族精神病遗传史和在孤儿院中长大的童年都让人唏嘘不已。

樊大姐樊胜美,拥有如花似玉的美貌,为人处世八面玲珑。然而,贫寒的家境和父母重男轻女的思想却让她不断被命运拖累。

相比起来,乖乖女关雎尔可能是五美中最幸运的一个:出生于小康家庭,知书达理,没有其他人大起大落的经历,却有着平平淡淡的生活。

正如莫.乔达特 (Mo Gawdat)所说:“没有不幸福,就是幸福(happiness is the absence of unhappiness)。”

莫.乔达特今年 49 岁,曾经是微软公司高管。他 2007 年加入谷歌,带领团队为谷歌开辟了大半个世界的市场。之后,乔达特转战谷歌终极实验室(Google X),担任其首席商务官(Chief Business Officer)。

谷歌终极实验室被认为是谷歌公司内部最神秘的部门,其机密程度堪比中央情报局。这里不仅汇聚着众多顶尖科学家和工程师,还时刻孕育着无数天马行空的创意和想法。无人驾驶汽车、谷歌眼镜等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前沿科技产品也都出自该实验室。

作为一家“登月工厂”,谷歌终极实验室的目标是为每一件传统产品带来 10 倍提升的改变。但往往原有的技术和算法无法实现颠覆性创新,这就需要用工程师的思维来解决:在没有结构的情况下预见结构,去“无中生有”。

工程师出身的乔达特,通过自己的研究,构建了“幸福”这个世纪难题的算数方程式和模型。

这本新书《解开快乐之谜:设计你通往幸福的道路(Solve for Happy: Engineer Your Path to Joy)》,即是乔达特 10 年的研究成果。 他用工程师的思维将获得 “幸福”的终极方法拆解成了一个“6-7-5”幸福模型。

乔达特说,如果你彻底理解了这个“6-7-5”模型,你将会获得永久幸福。

为了构建幸福模型,乔达特首先分析了幸福的定义。

乔达特认为,幸福是平静的满足感。像电脑的默认设置一样,人也拥有“初始状态”。人一出生,“初始状态”就被预设成了快乐的。

如同,婴幼儿时期,如果孩子的基本需求被满足,他们就会非常快乐;只要让他们吃饱穿暖、身体无恙,孩子们每天都是幸福的。

同理,成年人也是一样。如果你没有烦恼和忧愁,你就没有不开心的理由,你就会获得宁静与平和。

乔达特认为,“幸福”大于或等于“事情发生之后你的感受”减去“你原本对这件事情的期待”。

很多情况下,当你在生活中感到幸福和快乐,是因为生活中发生的事情符合你对它的期待。

也许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如果生活中的事情没有按照你的想法去发展,你会变得异常焦躁。 

比如,你期待自己婚礼当天有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可天公不作美,正好赶上下雨天。你会生气抱怨,因为现实与预期之间出现了落差;如果婚礼当天晴空万里,甚至有了彩虹,你多半会感到非常幸福,因为现实不仅符合、还远远超出了你的预期。

所以,幸福并不是一种感觉,而是一种想法;幸福感则是人们思考之后的结果。 

乔达特构建的“6-7-5”模型是幸福工程式的算数解法,在他看来,此模型是通往幸福之路的最短路径。

乔达特将“6-7-5”模型分为三大部分,分别是错觉、盲点、真相。想获得永久幸福,就必须消除其中的 6 个错觉,远离 7 个盲点,坚持 5 个真相。 

第一部分:错觉(Grand Illusions)

  • 想法

  • 自我

  • 知识

  • 时间

  • 控制

  • 恐惧

第二部分:盲点(Blind Spots)

  • 过滤

  • 假设

  • 预测

  • 回忆

  • 标签

  • 感情

  • 夸张

第三部分:真相(Ultimate truths)

  • 现实

  • 改变

  • 死亡

  • 设计

1. 错觉

2014 年,乔达特的儿子 21 岁,在医院因手术医疗事故死了;在儿子去世后的第 17 天,乔达特写下了这本书。

对乔达特来说,阿里(Ali)不仅仅是他的儿子,还是他最好的朋友和伙伴。他们常常一起听音乐、一起读书、一起玩游戏、一起大笑。但是,这次意外却让这一切美好都不复存在。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我觉得自己马上要疯掉了”,乔达特写道。

丧子之痛使乔达特变得疯狂、阴暗、甚至极端,他开始产生很多错觉:“是医生谋杀了我的儿子”、“上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偏偏带走我的儿子”、“如果我选了另外一个医疗团队,儿子就不会死了”、“我的老婆和女儿会不会也突然离开我”。

这些错觉使他陷入长期痛苦,沉浸在悲伤中无法自拔。

乔达特说,正是这些大脑产生的错觉阻碍了幸福,掩盖了事实的真相,令我们在痛苦的状态中无限循环。

2. 盲点

有研究表明,人类的大脑会更容易被消极的信息所吸引,还会经常回忆过去不愉快的经历。乔达特认为我们会自动忽略曾经的幸福,用批判的眼光看待周围的一切。

乔达特自己也曾误入过盲区:阿里的突然离世让乔达特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活下去的意义,想与阿里一起离开这个世界。 

这是因为,乔达特的大脑让他无比在意阿里的离去,而不是珍惜曾经和阿里一起度过的 21 年快乐时光。乔达特后来说,其实他应该感到幸福,至少阿里曾经在他的生命中出现过。

在电视剧《欢乐颂 2 》中,应勤因为“处女情结”抛弃女友邱莹莹的剧情引发了观众的热议。曲筱绡因此对应勤大打出手,称他“猥琐”、“变态”。

其实,应勤并不是不喜欢邱莹莹,但他的大脑被消极的思想占据,只看到了邱莹莹的“污点”,忽略了与她的情感,才导致了后来的分手。后来,应勤主动约邱莹莹诉说心事并与她复合,也证明他之前是陷入了思维的盲区。

乔达特建议,遭遇痛苦时,我们必须控制自己的大脑,强迫它去感知积极的事情。

3. 真相

如果你消除了错觉,走出了盲点区,那么恭喜你,幸福已经离你不远了。如果你希望获得永久幸福,就必须坚持真理。

每一件不幸的发生都不是偶然。乔达特认为,当我们拒绝接受事情的真相时,我们会惶恐不安,重新回到盲点区,再次远离幸福。

邱莹莹即是如此:应勤与她分手后,她不愿接受现实,变得失魂落魄、无心工作;整日窥探应勤的微博状态,甚至偷偷去车站跟踪。拒绝真相、不接受现实,只会令她再次陷入盲区。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乔达特身上:他不愿接受阿里已经去世的事实,只能每天沉浸在无穷的痛苦和悲伤中。 

直到最终认清真相、接受现实,乔达特才说:“我的内心又恢复了平静,获得了幸福。”

如果“6-7-5”模型的描述太过复杂,也可以这么理解:当我们承认真相、祛除杂念之后,方可获得幸福。

这个世界充满了太多的喧嚣与嘈杂,有时我们的灵魂不知往何处安放,活着只有焦虑和压力。

但正如乔达特在本书开篇所写:“激烈的争斗对于内心宁静的人没有任何意义(the gravity of the battle means nothing to those at peace)”。

毕竟,内心的万里无云,才是生命最美的风景。

【读书】Google 工程师耗费 10 年时间,终于解出“幸福方程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