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节选自《失控的未来》,作者 约翰·C·黑文斯;36氪经授权发布。

2044年冬。

“嗨,老爸。”理查德朝我挥了挥左手,然后在我床边的椅子上坐下来。

“嗨。”我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尽情欣赏着我儿子的样貌。理查德是个长相英俊的男子,淡褐色的眼睛跟他妈妈一样,一头金色的头发总能让我想起金丝线。他已经三十五六岁了,但脸上依然会出现点点雀斑。这些雀斑在他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有了,只要一笑,就能显露出来。天哪,我是有多么爱我的儿子。

这也是为什么我对于他派了个克隆了其神经网络意识的人形机器人来探望我,而不是自己亲自来而感到十分气恼。

我俩都坐着沉默不语。我望向窗外,看到了新泽西莫里斯敦的老年生活辅助中心外面的田野。时值一月,大地覆盖上了薄薄的一层霜,了无生气的枫树梢上,风在沙沙作响。如果能体验那寒冷的风吹过我脸颊的感觉,享受散步时脚下的冰霜吱吱作响的时刻,那该有多好。但我有支气管炎,天冷的时候就会犯,所以他们不让我出去。我在跑步机上散步时,上面播放的虚拟田野逼真得令人惊奇,但不会让我感到寒冷。生物计量工具会检测我下肢的体温,而且他们还能把冬天调节到春天。偶尔这样一次的话倒也还好,但我想体验一下真正的寒冷,从而更好地享受随后的温暖。

“你是怎么看穿的,老爸?”理查德的人形机器人摊了摊手,表示猜不出来,“我还以为我能在你发现之前多聊聊呢。”

我清了清嗓子:“理查德习惯用右手。他从来不挥左手,从小就这样。”

我最近的状态不太好,又陷入了回忆。我不同意对自己的思维进行克隆,这样别人就没办法永久访问我所有的数字记忆与身份,而妻子芭芭拉觉得我的决定太自私所以选择了离婚。我的女儿因为身体原因在大脑里植入了芯片,是新时代的“超人类”,但这并不影响我爱女儿,爱她身上的每一个比特。我对她的感情,也总让我想起我那曾经是精神病医生的父亲。

理查德起身准备离开,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好吧,老爸。被你发现了。我是‘冒牌’理查德。”思维克隆体身上都装有情绪程序,所以“理查德二世”的声音中透露出听起来很真实的恼怒。“我猜我们就是不能好好地聊天,好好地相处一段时间。”

“因为你是奇怪的软件!”我说话声音太大,血压上来了。这立马引来了我的机器人侍从“胡椒”。他身高近1米,是个非常讨人喜爱的机器人,于2014年在日本设计而成,专门用来照顾老年人。他站在门口,探出脑袋,睁大着眼睛,表现出设定好的担忧,“这里没什么事吧?”我极力保持镇静,因为跟现在的大多数机器人一样,胡椒是有云连接的,他体验到的所有东西都会被传到中央服务器,中央服务器会对全世界所有胡椒机器人传来的综合数据进行分析并重新发布。这是一种超级监控形式,尽管在面临过坐牢的威胁之后,我已经不再朝胡椒扔袜子了(因为现在的机器人和人类居民享受同样的待遇),但我仍然没有适应。“我们没事,胡椒。只不过是我这个老家伙又表现出不理性的人性特征而已。”

“对不起,第二。”我们称呼理查德的思维克隆体为“理查德二世”或者“第二”,“理查德不亲自来看我,这让我很难过。我不是故意要拿你出气的。”

理查德笑了笑,“我理解。但你要知道,你俩真在一起的话,除了争吵还是争吵。在整个看望你的期间,你会因为他造出了个我而一直责骂他。”

“不是因为他造出了你。”我说道,一边挠了挠手背上输液针孔周围红肿的皮肤。我咽了咽口水,清了清嗓子说:“而是我感觉是因为我这个做爸爸的不够好,所以他才给自己做了个副本。他和他妈妈所做的其实是一种逃避。”

理查德朝我走过来,把手搭在床边的护栏上。他的手指接触到冰冷的金属立马变成了粉色。我一直都非常惊奇,这个理查德看起来是那么“真实”。

“我是个机器人。机器人没有眼睛吗?机器人没有手、三围、感觉、情感、激情——”

“别这样。”我举起手,让他住嘴,“别引用莎士比亚的话,你知道我曾经是个演员。你不能拿《威尼斯商人》里‘我是个犹太人’的言论作比喻。如果我刺一下你的话,你可能会流血,但我们都知道那只是红宝石色的生理盐水。另外,你吃东西也只是一种表演。收银台旁边卖的那些给机器人的能量棒,事实上是真的能量棒——虽然你们看起来是在吃,但其实只不过是反复地把电池插入嘴里的USB接口而已。这是很奇怪的。”我向前倾了倾身子,“第二,你不是人。你是我儿子的一个映像、一种模仿。虽然我很欣赏你的技术,但这抹杀不了‘你不是他’的事实。          

理查德往后退了一步,点点头,“我猜,在这种事情上,我们还是各自保留自己的看法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我觉得这对你适应大势所趋的事实没什么帮助。”他往椅子那里走去,开始穿外套。我认出来这件外套跟我几年前送给理查德一世的圣诞节礼物是一样的。“显然,我来探望你也没什么帮助。我肯定理查德会想看我录下来的这次探望的精彩片段,然后我们再决定怎么做。但或许我应该不再来看你。你知道,我真的想尊重你的意愿。”

他穿好了外套,正准备挥挥左手,可突然停了下来,对我笑了笑,换成右手,走出了房间。

“第二!”他刚刚消失不见,我便大喊道。

他往后仰着身子,探进屋里,“怎么了,爸爸?”

“千万别不来。”我坐了起来,床嘎吱作响,声音很尖锐,“但我想给理查德一世留个言,你们说话时,你放给他听,好吗?”

“好的,”理查德说道,回身进了屋里,“开始吧。”

我盯着理查德的眼睛,就跟盯着Skype电话的视频摄像头一样。然后我举起了手,竖起了我的中指。“理查德一世,我们说清楚。你是个懦夫。理查德二世可能说的很对——你来的时候,我们或许还会大吵一架,但我们确实需要大吵一架。有种就过来看看你老爸,不然就太晚了。”我放下手,“谢谢你,第二。”

书名:失控的未来

外文书名:HEARTIFICIALINTELLIGENCE

作者:[美]约翰·C·黑文斯 著

译者:仝琳 译

出版社:中信出版集团

【读书】机器人时代的父与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