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法帮(微信号:jianfabang)是一家为创业者和初创型企业提供交互性法律文件在线自制服务的互联网企业,致力于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高质量的线上法律服务。

2017年5月12日,一个名为WannaCry(意思是“想哭”)的病毒肆虐全球100多个国家,至少波及20万台电脑,美国的联邦快递、西班牙电信公司、英国国家医疗体系(NHS)、中国的高校和中石油等国企,均位列于被病毒感染的名单之上。中招的电脑会被勒索价值几百美元的比特币,否则就无法解锁被病毒控制的电脑文件,而比特币这种去中心化的互联网虚拟货币又不被任何政府或机构所控制,所以,无论政府、企业和个人这次都深切感受到网络安全问题的重要性。

网络安全行业面对泛滥的WannaCry病毒自然当仁不让挺身而出,如果说他们偷着乐有点过分的话,那么可以说,这个行业露脸的机会来了。纽约时报5月12日报道,“数字安全提供商CrowdStrike融资1亿美金”,华尔街日报5月21日的报道称“所有IT工作现在都是网络安全工作”。

然而,一家名为Tanium的网络安全公司似乎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尽管公司在2017年5月25日刚刚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

成立于 2007年的Tanium公司负责提供软件帮助客户以极快的速度进行网络映射,譬如帮助客户在内部网络中找到需要更新防病毒软件的每台计算机,或者要求安装最新的微软Windows系统补丁。原本WannaCry病毒的全球肆虐是证明这家公司业务的绝佳机会,可是它却似乎不幸地陷于病毒全球爆发前媒体多披露的一系列公司文化和高管离职潮等系列困境之中。

一、被指掠夺员工期权——可怕的“辛德勒名单”

2017年4月13日 ,彭博社报道了Tanium这家家族企业所面临的危机。

Orion Hindawi(公司现任CEO)十年前与他的父亲创立了Tanium,两父子将这家公司打造成为了世界上最值钱的网络安全创业公司。该公司软件由政府机构和许多跨国公司(几乎包括每家大银行)用于监控和保护其设备网络。

但是,如今这家创业公司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在过去大半年的时间内,公司至少有十名高管离职或被炒掉,其中包括公司总裁、首席营销官、首席会计官以及营运与财务主管。

一些现任和离职的雇员都在彭博社的采访中表示,公司CEO凌辱雇员,例如在同事面前嘲笑其他员工,在员工大会上频繁侮辱员工愚蠢或肥胖,甚至传播年轻女员工滥交或离职高管吸毒的谣言。报道称,这些做法让很多员工不满,这家硅谷公司与很多咄咄逼人的硅谷公司一样在公司里养成了一种有毒的文化。

如果说报道指出的这些文化问题存在于不少“打了鸡血”的硅谷公司,令许多员工已经见怪不怪的话,报道披露这家公司的“辛德勒名单”——专门针对期权很快就会成熟的员工——就让员工毛骨悚然了。

几家媒体采访了该公司一些现任和离职的雇员,在报道中称CEO欺负员工,并且有针对性地辞退了一些期权很快就能成熟到手的员工。

彭博社最先做出了披露报道,该媒体基于对该公司二十多位现任和离职的雇员、投资人和业务伙伴的采访以及相关的短信及员工合同指出,相关采访和资料表明该公司CEO存在抢在员工可以兑现股票期权之前解雇员工的做法——这种做法有助于他(公司现任CEO)加强对公司的控制。

报道称,让这家公司员工最不安的事情之一就是Orion的名单(简法帮注:Orion就是公司创始人兼CEO的名字)。报道称,该CEO密切关注哪些员工依据期权计划很快将有资格获得大量的公司股票。根据现任和前任雇员的说法,对于那些他可以辞掉而对公司影响不大的员工,他就会下令在他们能够拿到公司股票之前将他们解雇。报道披露的这个做法在公司内部臭名昭著,但这有助于创始人通过限制持股员工的数量来维护自己的控制权。公司员工为这个名单起了各种名字,CEO的一些手下很没有品味地将其称为“辛德勒的名单”。

这位CEO在随后的博客文章中否认了公司有毒文化的问题,“我们不会在工作中相互贬低,而且指责我们通过开人来节省一些股票是完全不真实的。”

Tanium公司也表示,公司以前调查了这一说法,但并没有发现根据股票期权时间表来终止雇员的规律。

彭博社报道称,好几次公司在员工服务期过几周就满一年的时候将员工开除,工作期限满一年是员工拿到期权的时间(条件)。有五名员工告诉彭博社自己就是以这种方式被开除的。

简法帮这里给大家简单普法一下期权成熟机制(vesting):创业公司期权最常见的成熟/得权期限为四年,但四年期间的第一年通常设为等待期(cliff),就是说激励对象只有在服务公司满一年才能拿到成熟的期权,以一年为单位拿期权授予总额的相应比例(即25%);满一年后拿到成熟期权的频率就可能会变成了更短的时间,譬如每月或每个季度到手一批总额的相应比例(即每月1/48或每季度1/16)。期权制度第一年等待期(cliff)的目的主要在于防止员工在公司服务了很短时间就离开却还能拿到期权,这对创业公司很不利,一年之后按月或季度计算则对员工更公平,可以减少离职员工未满一年损失的期权份额。然而,创业公司如果真的在员工(期权激励对象)工作期限满周年前夕为规避员工期权的成熟到手和行权而开除员工,自然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行为。

彭博社非常清楚,如果这样尖锐的报道事实有误很容易招致官司。所以在报道中也指出:该公司大多数的员工从来没有出现在Orion名单上,并能够拿到公司股票;但是在许多情况下,该公司拒绝了这些员工的股份转售要求,并且即便当公司安排了一笔交易让一些股东能够兑现时,创始人父子俩则又占了大部分的转让份额;据报道,套现后不久,这位CEO就在加州购买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豪宅。员工套现问题还有新的进展,我们在下文第三部分讨论。

报道中还指出,自从现任CEO去年接替他父亲CEO的职务以来,问题依然存在,而且他的霸凌管理风格已经导致高管的大量流失,并且已经被公司最大的投资人列为潜在的风险。

尽管从媒体报道中无法得知这家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兼CEO是否真的有意以“辛德勒的名单”方式侵害员工的期权利益,从而增强创始人对公司股权的控制,但是这对父子对公司控制权的介意倒是没有争议,这与这对父子的创业经历不无关系。

二、创始人的控制权教训

Tanium是由Hindawi家族父子组合创立的第二家创业公司。这对父子帮在父亲创立的BigFix公司工作了约18年,BigFix在2010年卖给了IBM,媒体报道出售价格为4亿美元。

在一家媒体的采访中,Tanium公司的CEO在宣布最近一轮融资(见文章第三部分)后表示:“我还拥有公司25%的股份,我觉得对我来说已经够了,大卫(简法帮注:父子帮中的父亲)和我(简法帮注:父子帮中的儿子)加起来,我们还控制着公司的50%以上的股份。”

除此之外,公司还采用“多层结构”的股权控制机制,就是说通过设置层将公司股份分为不同投票权的类别,某些股东(主要是指创始人的股份)比其他股东享有更大权重的投票权。初创公司创始人的股份在持续融资的过程中会被不断稀释,为了维持公司的控制权,创始人通常会通过控制公司(其他股东)投票权的方式来保护对公司的控制,即便美国公开上市的中国和外国公司也普遍采用这种方式,最极端的例子是Snap上市直接发行了没有任何投票权的股票。

此外,据彭博社报道,这对父子还控制Tanium公司董事会60%以上的投票权。

Tanium公司的这位创始人和CEO对自己从投资人手中拿下公司的控制权似乎满不在乎,甚至说是故意为之,主要原因在于从上一次创业所积累的经验教训,他坦然地说道,“推动我们创立这家公司的一个原因就是,在我们上一家公司BigFix里,我们遇到了一个真正的挑战就是将投资者集合起来做任何事都很困难,他们拥有公司大多数股权,所以坦白地说,很多事做起来都真的很难。”

他接着表示,在自己的家族紧密控制了Tanium公司之后,做决策要容易的多了。

据报道,Tanium公司创始人父子帮中的父亲是一个伊拉克出生的犹太人,在很年轻的时候跟随家人搬到以色列。他曾在以色列空军服役,之后移民到美国,并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运营研究的博士学位。 

在1997年的互联网泡沫中,他在加州创立了技术公司BigFix,帮助其他企业管理个人电脑和服务器上的软件。父子帮中的儿子当年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六个月后这位大学生退学进入BigFix为其父亲工作。

然后,互联网泡沫破灭。父亲在2002年年底最终拿到了800万美元的融资,融资的一个条件就是让公司董事会为这位创始人找一位二号高管协助这位创始人和CEO。

融资之后,BigFix的销售继续下滑。然后一年之内,董事会就将创始人从CEO办公室踢了出去,二号高管接任成为临时CEO。

此后,这对父子组合发现BigFix为企业网络提供的服务在云上将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他们在2007年成立了新公司Tanium来孵化这一想法。从一开始,Tanium就是一个家族企业。父亲担任CEO,而儿子担任CTO。 

2010年,IBM以高达4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BigFix。而Tanium仍然由这对家族父子出资运营,包括朋友的少许资助,直到2014年受到Andreessen Horowitz基金的追捧和巨额投资。这家VC以其为企业家提供的广泛业务支持及其对公司创始人坚定不移的拥护而出名。刚从微软加入这家VC担任合伙人的Steven Sinofsky最终说服这家创业公司接受其9000万美元的融资,并成为公司的董事。

三、上亿美金的融资竟是给等待上市的早期投资人和员工开仓放粮

2017年5月25日,Tanium宣布了一轮1亿美元的普通股融资,由TPG Growth和其他现有投资者领投。公司强调,这一轮融资出售的是公司普通股,而不是投资人通常要求的优先股。

公司还宣布,这次最新一轮的融资不仅给公司带来了新的投资者,还将公司的价值(此前的估值为36.5亿美元)提高到了37.5亿美元;融资的部分收益已被用于回购创始人(父子帮中的父亲)的股份,其余部分用于为早期雇员和早期投资者提供套现机会以及公司的一般企业用途。

白话来说,这次融资就是为了公司的内部股东(包括持有普通股的创始人、员工和早期投资人)提供了一次套现的机会。简法帮也多次在之前的微信文章中介绍过不少类似的案例,譬如《若上市遥遥无期,创业公司如何安抚忠诚老员工的躁动之心?》。

公司CEO明确表示,“真正的意图是在我们迈向我们的战略目标时,我们希望确保我们照顾好我们的员工,并随时间的推移为他们提供流动性(简法帮注:套现机会),以免他们在等待IPO盛宴的过程中饿死。”

他说:“我们希望让员工购买房子,汽车或者他们一直在梦寐以求的任何东西,而且不会像以前那样对IPO感觉到过大的压力,”他补充说仍然打算在未来带领公司上市,尽管公司近期高管的离职潮和系列负面报道可能会延迟公司原定2017年的上市计划。

公司称此前也曾经为员工在融资过程中提供过套现的机会,尽管前文提到大部分出售份额可能来自于创始人父子。该公司披露,2015年3月,作为投资人6400万美元中投资总额的一部分,公司就曾允许员工出售股权。

但公司方表示这是第一次专门出售股份为员工提供流动性。媒体援引该公司新上任CFO的话说,这次交易所得金额的一半会支付给创始人(父子帮中的父亲)回购其股份,剩下的会支付给公司的员工和早期投资人进行普通股回购。

如果预期的套现全部完成,公司1亿美元的融资就相当于从公司经过,即进入公司口袋后又在回购完成后全部支付给套现的普通股股东,公司的估值相当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所以,在媒体质询公司公告中的估值“提高到了37.5亿美元”的说法时,公司也承认回购完成后估值会降回来,但公司发言人辩解说,“当然,我们不能预测公司最终购买(回购)多少,以及什么时候(回购),因为这需要符合标准的(普通股)股东做出选择。”

但尽管估值可能没有提升,像公司公告所称,这次融资的确是从投资人群体中拿到信心支持票,尤其是在公司陷入公司文化、期权及其他媒体负面消息的危机处境中。即便公司估值没有发生变化,但这一轮融资出售的是公司的普通股,而不是投资人通常要求的优先股(投资人要求的保护和权利更多),以同样的总估值购买普通股,至少可以说明公司的股票在投资人的眼里还是有提升的。

此外,前文也提到过Tanium公司的创始人父子加起来在融资后还控制着公司的50%以上的股份(投票权),投资人最终购买的是公司现有的普通股,而不是负有投资人保护机制和权利的优先股,所以也不会影响这对父子对公司紧密的控制权。

牢牢把握公司控制权并成功套现5000万美元的创始人父子估计也还是笑不出来,因为尽管公司方一再否认主要媒体关于公司文化、期权等方面的负面报道,并强调最近这轮融资为员工提供套现机会并非因为媒体的负面报道或人才流失问题,公司最主要的投资人Andreessen Horowitz据称已经开始正式关注公司CEO的行为和管理风格问题,毕竟这家VC已经先后向这家公司押注了1.43亿美金,2016年2月创始人父子CEO交接后,这家VC就将原来领投这个项目的Steven Sinofsky从公司董事席位上撤下,换上了基金的联合创始人Ben Horowitz。现任CEO肯定不希望十几年前Bigfix发生在父亲身上的故事再次发生在自己身上。

现在,公司CEO曾经计划的2017年上市很可能会延期,公司新上任CFO已经向媒体表示公司上市时间表现暂为“待定”。“这取决于我和我的团队其他成员,需要确保我们为上市做好了准备,而说起时间表那都是人为的,”他说。

WannaCry病毒肆虐全球,唯有这家网络安全公司融资1亿美金却笑不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