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克卢汉曾提出媒介即人的延伸。凭借“他人之眼”,万里路愈发成为足不出户便能走过的旅途,看过的街景。谷歌街景(Street View)作出了“他人之眼”的贡献,近期它刚迎来十周年纪念。

街景的创意最初来自谷歌创始人Larry Page,他想创造360度的世界地图,试图记录世界每一角落,人们更能借此看到远在身外的风景。

2004年,首辆谷歌原型街景车诞生,上面安装有摄像头,还有激光器之类的东西。两年后,街景车开始在美国几个城市的道路“游走”,2007年5月,第一张图像发布。十年后,街景车的足迹已遍布每个大洲,83个国家,行走过1000多万英里路程。

多年间,作为行走的记录仪,谷歌街景车也随着需要衍生出不同形态。

有车辆无法覆盖之处,谷歌街景背包就能派上用场。这些地方往往是如大峡谷、泰姬陵、吴哥窟等名胜古迹,或是到人迹罕至的地方开拓记录。往往由当地人,应聘为谷歌地图信息采集员,他们会身背带15个摄像头的装置,穿过狭窄小径,360度收集图像。

街景背包也被用来“记录”野生动物。下图中,地图采集人员要采集当地独特风景,增加地图辨识度,美洲驼羊则是当地代表。

想看北极模样也能从街景地图瞥个大概。雪地车+谷歌街景摄像机的组合也是蛮酷~

记录“大漠风沙里”的壮阔,街景地图找来骆驼作小帮手~

连室内著名的艺术作品,谷歌都用手推车直接呈现在你眼前。

放在群猫中间记录的街景背包。

凭借着一个个遍布世界各地的“眼睛”,人们得以看到野生象的生存状况。

当勇者正奋力攀登高达4810米的勃朗峰,谷歌街景能记录下这些身影。

女性挑战者在攀岩。

还有海底探险的记录。

谷歌式探索培植了肥沃的土壤,让很多游戏类、艺术类创意作品,包括摄影、绘画、音乐录像、即兴表演等,都能从中得到灵感。

比如,游戏 Geoguessr,玩家被任意“放置”在地球某处,依据所给风景信息猜测位置。艺术家 Halley Docherty则基于谷歌街景,用同地点的著名画作或唱片封面叠加创造,形成当今与过去,现实与虚拟的反差和谐感。

但谷歌街景地图并非全是“上天入地”,又或是文艺满满的记录,更多是细碎稀疏平常的生活图。看到你甚至会觉得,谷歌街景或比你更知晓你,因为它无时无刻不在记录着。

你可能看到,自家附近有学步儿童拿着假手枪,扮演抢劫者。

(来源:mashable)

女孩们在笑她们摔倒的同伴。

待在家中的男人,将他的一条腿伸出窗外。

光膀的男人看着一辆正燃烧的面包车。

拿着性爱玩偶走在街上的男人。

喝着啤酒的男人,躺在卡车后备箱。

诸如此类的记录很多,看到这你是否感到哪里不对劲?某种程度上来讲,谷歌街景探索记录的世界,与乔治奥维尔笔下《1984》构造的“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类似。无论多琐碎,多不经意,以为只是天知地知我知的事,摄像头都记得清清楚楚。

虽说谷歌街景视图里,没法看出图片主角的模样,因为谷歌2008年引入的面部模糊技术,保护路人身份信息,但别有用心之人兴许会利用蛛丝马迹另有所图还有被“人”监视的不适感,及你对所记录的信息要如何利用一无所知,这些是谷歌“探索”带来的反面。

还有其他方面的问题,比如,街景车拍摄360度时会出现照片缝合的“bug”,也许你只想用谷歌地图看看金沙滩当前的状况,结果身体被分裂成一半一半。

专为街景摆拍策划的活动也在涌现。当那些人看着谷歌采集车开过,便会摆出相应的造型。之前街头曾上演虚假谋杀案,街景被传至网络,以此吸引用户目光。

但无可否认,各地图类应用为生活带来太多便利,关键是利用好技术,并且按需创新。比如趁着国内共享自行车之风,用户对自行车导航的需求也水涨船高,继百度、高德后,腾讯地图近期上线了骑行导航功能,可支持全程语音播报,实时记录运动数据,还能分享等。百度此前还在地图里新增AR导航功能,通过手机相机即可看到全景路线和终点位置,用户用以辨别方向、在复杂路口做决策。

谷歌街景十周年:取景车已走了1000多万英里,有人背,有骆驼扛 | 图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