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以快为准则的互联网社会,一个小时的午餐时间稍显奢侈,人们为了节省时间不再选择外出就餐,取而代之的是办公室餐饮。

在中国,饿了吗、美团外卖等业务的兴起推动了中国食品交付量的增长。据艾瑞咨询统计,2013年外卖业务占中国餐饮行业份额的5%,到2016年这个数字翻了一番达到10%,预计今年的外卖业务量将增长67%。

政治中心华盛顿的传统——权力午餐也在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权力午餐,顾名思义,政客精英们觥筹交错间交换政治意见的午餐,近年来由于限制游说以及午餐习惯的改变,已不再是常态。

在硅谷, Twitter、Uber、Google等高科技公司设有自己的员工食堂,提供免费自助餐点,周边餐饮行业也未发展起来。

午餐危机

美国餐饮行业正在面临午餐危机。据市场研究公司NPD(National Purchase Diary)集团数据,美国人2016年去餐馆享用午餐的次数减少了4.33亿,导致餐馆业务亏损约32亿美元。午餐危机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快节奏的生活压缩午餐时间外,餐馆就餐成本也占据重要因素。

因劳动力成本的上升,自经济衰退期以来,餐馆菜品的平均价格上涨了19.5%至7.59美元。与之相对的是食材成本的下降,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在过去五十年间,美国杂货成本出现大幅下跌,进一步拉开在家就餐与餐厅就餐成本。更多消费者开始选择在家就餐。

餐饮革新

为适应变化,部分餐厅开始提供外卖业务,专注更快速的服务,避免餐厅就餐的等待时间及人工服务费。但同时也转嫁了成本,餐厅需要通过堂吃的饮食提高利润,维持餐厅的日常开销,这就反映在菜单价格上,高昂的价格阻止客流量的增长,也直接导致了部分餐厅的倒闭。

为应对此局面,不少餐厅推出午餐折扣及限时优惠。休闲餐厅以低至6美元的快餐价格销售午餐特价套餐,同时限定餐品的制作时长。例如巴西牛排馆Fogo deChãoInc 今年推出了一款15美元的午餐套餐,包括沙拉、汤、腌肉和炖菜,顾客可在一小时内完成就餐,而就在去年该餐馆的午餐费用高达34美元,且需花费近两小时就餐。

为满足消费升级需求,以健康、时尚、个性化为概念的新餐厅逐渐兴起。Bob Evans Farms公司正将其餐厅业务打包出售给私募机构,并计划收购一家马铃薯加工公司,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冷配菜需求。

 

午餐闹革命:传统外出就餐习惯正在消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