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整合Solarcity和 Model 3量产的预备工作让特斯拉的员工队伍一直处于快速增长中。与此同时,特斯拉的老朋友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UAW)又就工伤率问题向特斯拉“发难”了,这搞得了特斯拉不得不设立了一个全新的高管职位CPO(Chief People Officer:首席人事官),来应对管人问题。

2017年5月,Gabrielle Toledano低调加入了特斯拉,担任特斯拉CPO一职,负责领导特斯拉的人力资源部门。直接向特斯拉CEO Elon Musk汇报工作。在她入职前,特斯拉人力资源部门已经经历了几个月的空窗期——

2017年2月,UAW工会曝出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压榨员工、长期加班的负面消息。不凑巧的是,彼时特斯拉人力资源副总裁Mark Lipscomb刚刚离职,在他之前,特斯拉老将,前人力资源高管Arnnon Geshuri也已宣布离职。负面新闻曝光后,特斯拉人力资源和公关部门面临蜀中无大将的窘境。老板Musk不得不亲自上阵大战UAW工会,成立调查小组,公布调查结果并给出相应的解决方案。(详见《Musk的特斯拉工厂调查报告出炉,直斥当事工人颠倒黑白》)

加盟特斯拉前,Gabrielle Toledano在美国视频游戏公司Electronic Arts担任人力资源部门的高管,离职前的Title是人力资源执行副总裁,具有丰富的“管人”经验。此外,她还担任硅谷几家软件公司和人力资源公司如Jive、Jhana、Visier和TalentSky担任董事。

从特斯拉的角度看,汽车业务高速增长的同时,特斯拉还在不断的开拓如太阳能屋顶之类的新兴业务。随业务增长而来的对高速增长中的员工队伍进行有效的管理成了新的挑战。

投资银行Robert W. Baird & Co.的分析师Ben Kallo曾表示:“特斯拉需要协调高速扩张与向市场展示该公司能够实现盈利之间的平衡。”鉴于特斯拉各条业务线的巨大前景,“所有部门扩招员工是必要的。”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底,特斯拉员工总数为899人,按照如今3万多名员工计算,特斯拉员工队伍在6年时间里增长了30倍以上。如此快速的员工队伍扩张也意味着,Toledano的工作不会太轻松。

上周四,英国《卫报》援引UAW工会的数据报道称,特斯拉加州工厂简直是“血汗”工厂,工人经常因为长时间加班而累晕、致伤。外媒The Verge的相关报道又添加了美国工人安全倡导组织Worksafe的数据,并分门别类的列出了具体指标,使得特斯拉压榨工人看起来“证据确凿”——

  • 特斯拉加州工厂工伤率比行业平均水平高31%,每百名工人有8.8名受伤,而行业均值为6.7名。

  • 特斯拉工厂的DART率(工人因非致命工伤缺勤率)是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

  • 直到2016年特斯拉工厂工伤率仍高达8.1%(但由于行业平均数据未出炉,所以暂时把特斯拉无法批判一番……)

这些数据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感到震惊,想不到浓眉大眼的特斯拉如此残忍。但只要关注过Musk年初大战UAW工会的人就会明白,这种春秋笔法是这些工会组织惯用的“伎俩”。

Worksafe列出的工伤率、DART率大部分是2015年,最近的也是2016年的数据。关于这一问题,早在2月份与UAW工会的交锋中,Musk就坦承,工厂2015年一直致力于提高特斯拉Model X的产能,而该车型是历史上制造难度最高的车,特斯拉在生产过程中学到了很多教训,其中就包括“通过设计降低制造难度进而造福负责制造的同事”。

当然特斯拉没有否认Worksafe列出的数据,也侧面证明了2015年~2016年间特斯拉工厂的工作环境确实不尽如人意。

特斯拉工伤率问题又一次发酵后,特斯拉也又一次在官网回应了该问题:

  • 过去,特斯拉工厂的工人曾根据订单需求长期大量加班,为了公司能生存下去这是必要的。但是,加班对于员工及其家属是不合理的,2016年,特斯拉建立了三班倒的制度以减少员工加班,同时也提高了工作环境的安全性。

  • 以上措施产生的结果是,工人的平均工作时长下降到42小时/周,加班时间下降了60%以上。特斯拉在2013年聘请了首位人体工程学专家,并于2015年成立了专门的人体工程学团队,该团队专注于改善员工的健康和安全状况,同时降低目前和未来生产过程中的人体工程学风险。

  • 除了不断改进Model S & X的生产过程,Model 3在设计过程中考虑了符合人体工程学制造的角度。特斯拉人体工程学团队和工程师团队紧密配合,例如,在Model 3量产前,特斯拉模拟了生产过程中员工肢体需要弯曲的环节,设计团队重新设计和改进了制造设备和汽车,以最大限度的规避此类问题。

  • 各个生产部门均设立了专门的安全小组,该小组定期举行会议,以提高安全意识,并提出改进建议。

  • 特斯拉正在从顶层设计健康和安全管理流程,以便适应之后的业务扩张。

以上措施的结果是,2016年第一季度~2017年第一季度特斯拉工厂的DART率下降了52%,记录在案的工人因工伤缺勤人数下降了30%。具体到2017年第一季度,每百名工人记录在案的工伤人数降至4.6名,比行业均值低6.7%。

最后,特斯拉重申了致力于使工厂成为迄今为止最安全的汽车制造工厂的目标,尽可能实现零伤害。

当然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上文中提到的“从顶层设计健康和安全管理流程”,这一条把员工队伍管理问题提高到史无前例的高度。现在看来,Musk把流程的设计和执行工作交给Gabrielle Toledano负责,在欢迎Toledano的公告中,特斯拉表示在特斯拉转型和发展的关键时期,期待Toledano利用她的经验和领导能力实现“推动全球加速向可持续能源转变”的公司使命。

目前看来,特斯拉管理层就工伤率问题给出了足够大的诚意,低于行业平均水平的成绩会保持下去吗?相信UAW工会会持续盯着特斯拉。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6年时间员工数增长30倍、工伤率偏高!?特斯拉设立CPO一职专门管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