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你听说过 Juicero 吗?这是一个融资1.2亿美元用于生产高端榨汁机的创业公司,该公司的榨汁机代表了最前沿的榨汁技术。对此,彭博做了一些调查报告,发现不用该公司价值400美元一台的榨汁机同样能够做出美味的果汁,用手压榨果汁包就可以做到。

有些美国人认为:奇怪的、毫无意义的、价值400美元、连上wi-fi才能使用的榨汁机的研发公司Juicero是硅谷的完美标志。

华盛顿邮报也如是说:Juicero暴露了硅谷思维的问题。TechCrunch也这样认为,还为硅谷重新取了个名字“Silly-Con Valley”(译者注:此名字将“硅”Silicon分开成Slilly“愚蠢的”,con“反对”)。运动网站 Deadspin 也来凑热闹,称这一说法为“形容硅谷最贴切的说法……硅谷就是一个愚蠢的、自由主义的反乌托邦,在这里,投资阶层的吸血鬼们是顾客,他们买的是平民的血汗钱。”

不可否认,做这样的榨汁机确实有些傻。但是后退一步,我想让大家了解一下硅谷的现实。

那边 Deadspin 在固执地称硅谷为“可怕的、噩梦般的垃圾寄生虫”的时候,我女朋友在硅谷的一家公司工作,该公司正在研发一种结构光学引擎,这种引擎可以操控单个细胞,加速高精度生物研究。

当FastCoDesign发文认为Juicero“是硅谷一个自私阶层的象征,这个阶层只专注于自己狭隘的问题”时,我的一群硅谷朋友却在 Wave 工作,致力于帮助移民给自己远在东非的家人汇款。

Vox 的一篇报道描述了Juicero如何“暴露出大量硅谷的现状”,而硅谷却在过去的几年里引领了太阳能革命,使安装使用的太阳能电池增加了1500%。

Slate告诉民众,硅谷的公司“将大家早已熟知的创意重新整理包装,然后将其作为‘开创性的、颠覆性的创新’的典范重新卖给民众”,然而硅谷却将一个十五层楼高的火箭以每小时4100英里的速度送到了一百里以外的高空,之后使其在海里一个300英尺的平台上缓缓着陆。

当Gizmodo的文章写道:“这不是个别怪象”,因为硅谷投资者“并不在意他们不解决问题这一现实,他们存在的目的就是刺激富人花钱”,硅谷的投资者们却投资了3500万美用于为糖尿病患者开发人工胰腺。

当Freddie deBoer声称硅谷的公司“从孤注一掷的民众那里抽取血汗钱,将这些钱用于雇主和股东,而这些雇主会利用民众,之后却会像废弃袋子一样把民众丢到一边。这就是事实,这就是他们的真正面目,这就是他们做的事情”,而硅谷的公司却在忙着研发非养殖肉产品,这些产品可以结束工厂化农场养殖,拯救上百万的动物免遭痛苦和屠杀,同时可以改善环境。

或者,我们可以尝试将这个问题量化。我参照的数据来自传奇的硅谷新兴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项目中最新一批的52个创业公司。

这批创业公司中,有13家专注于利他性和全球化发展,其中包括一个帮助穷人不用进银行就可以获得金融服务的app Neema,;一个为非洲人民提供在线健康服务从而免于看医生的项目 Kangpe,; 一个服务于高危父母(由于年龄或其他原因有生育困难的父母)的自动化遗传咨询工具 Clear Genetics,;一个在印度通过每月1美元的课程教授读写技巧的应用 Dost Education,。

其中的12家公司似乎对尖端科技兴趣很大,包括CBAS,该公司形容自己为“人类仿生学即插即用的软件”;Solugen,能够从植物糖中生产过氧化氢;AON3D,制造用于工业的3D打印机;Indee,一个新的基因工程系统;Alem Health,将人工智能应用于放射学,当然也应用于固性无人驾驶飞机交付启动系统”。

其中的8家为似乎没什么特色的一般商业公司,主要业务对象是需要企业数据解决方案软件应用程序包分析方法的企业,这些分析方法旨在管理,即常听到的“云”。

其余的9家企业即为我们喜闻乐见的为日常生活提供便利的企业,包括Cowlar( “奶牛的FitBit(一家生产智能追踪设备的美国科技公司)——超出你所看到的!”);Origin(“冰沙界的Keurig(Keurig公司是美国的一家胶囊咖啡及咖啡机生产商)”); MoveButter,该公司首先将自己比作三家不同的公司,这三家公司我没听过,但好像是做食品杂货的;Mere Coffee,为小公司提供咖啡机; LitHit,射击运动的明智选择。我很确定,评论区的某个人会告诉我为什么奶牛智能追踪设备其实是个非常重要的服务,会引起农业变革,在这里我先不谈。

我所担心的是Y Combinator如此成功以至于他们急切想要获取地位并且不切实际地进行改良,而非努力成为一个真正的新兴企业的代表性样点(他们好像也招募了很多硅谷外的国际创业公司)。因此我也考查了著名硅谷风险投资公司a16z投资组合中的第一批20家公司。其中有4家是高科技或同样优秀的公司——包括义务性质的无人机航空测量公司。有12家似乎是某种提供企业数据解决方案软件应用程序包分析方法的企业,这些分析方法旨在管理,即常听到的“云”。其中只有2家公司似乎有些无趣——比如,提供高端照片共享/打印网点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也没有那么无趣——若该技术属于柯达公司或者Staples,那么没人会对此感兴趣。

因此,虽然一般的商务/软件公司确实比真正的高科技或者利他性质的公司多,但是没有多少证据可以证明所谓愚蠢的、类似Juicero的创业公司就能代表硅谷的商业社区。那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有如此的偏见呢?

接下来是我的看法。如果你是个中等收入稍显富裕的人,过着小康生活,消费中等水平的媒体,接触受众为中等收入人群的广告,拜访中等收入的朋友并观赏他们价位中等的产品,你更可能会听说哪个呢?一个用于细胞学研究的结构光学引擎?还是一个榨汁机?

或者换句话说:Unsong(掠夺者!)中有一章,一个天使长将圣地分成两个平行的维度,给中东地区带来了和平。任何进入其中的犹太人会发现自己身处统一的以色列;任何进入其中的穆斯林会发现自己身处独立的巴勒斯坦。有时我会想是不是这个天使长来到了硅谷。

如果一个致力于创造更好的世界的高尚的人进入硅谷,她会发现周围都是像她一样追求更好世界的高尚的人。她会看到追踪热带疾病的移动应用程序,直接从空气中抽取二氧化碳从而抗击全球变暖的清洁能源创业公司,以及寻求罕见病治疗方法的精品制药实验室。

如果一个未来主义者进入硅谷,她会发现周围都是未来主义者。她会看到神经网络和深度学习,可重复使用的火箭和飞行汽车,高通量基因组测序和CRISPR,以及超材料和纳米技术。

如果一个世界观形成于并仅限于自己Instagram页面的沉迷社交网络的人进入硅谷,他会发现周围都是沉迷社交网络的人,他们的世界观也形成于并仅限于自己Instagram页面。他会看到很多流媒体视频服务,为生活提供便利的软件应用,付费交友诈骗,以及试图破坏健身市场的人。

如果总是谈论“云”的人进入硅谷,他会发现周围都是经常谈论“云”的人。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或者他们在做什么,但是他们似乎相处得非常愉快,我也很乐意看到他们享受其中。

这些人对硅谷似乎都有一种盲人摸象的观点。并且他们的观点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正确的。

(thinkpiece作者:“你能相信硅谷只为沉迷于最新时尚的、肤浅的社会精英制造产品吗?这是最奇怪的!”)

因此,在这里我建议人们不要再谈论硅谷是如何只创造荒谬又昂贵的榨汁机的。并不是因为硅谷不制造这些产品,硅谷确实像任何其他地方一样,会制造这样的产品。一位朋友在Facebook上指出,QVC(美国最大的电视购物公司)在我们出生之前就一直在向父母辈的人售卖荒谬又昂贵的厨房用品。Billy Mays曾经大肆宣传EZ紧缩碗,承诺说“会彻底变革你的麦片食用经验”。硅谷的独特之处不在于专门让富人掏腰包的昂贵产品。而在于硅谷应有尽有。

我并不想淡化这个问题。世界上任何长远来看比较好的事物都是通过所谓的寻租害虫和徒有虚表的专业人士得以发展的。硅谷也不例外,当然提高防侵入意识是一项公共服务。但是出于某种原因,我很难相信——比如Deadspin——真的相信硅谷精神,真的认为曾经有个地方,奇怪的书呆子们聚集在这里,为每个人的福利而生产好的产品,真的认为某种程度上这件伟大的事情仍在进行中,是需要保护的事情。最糟糕的就是,对硅谷的一些批评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担忧,担心可能仍旧有一些奇怪的书呆子认为他们可以突破局限,那些徒有虚表的专业人士需要在他们走得更远之前将他们打败,使他们妥协。又或许这只是妄想症而已。好吧,我承认自己有些偏执,但我仍然认为人们应该少一些批评。

若国会山倒塌,成千上万的伊拉克人会死于无辜。

若华尔街崩溃,整个国家经济衰退,穷人流离失所。

若硅谷萧条,想要一台毫无意义的、Wi-Fi启动的榨汁机会如愿得到。大家都会称赞该榨汁机榨出的果汁有多鲜美。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硅谷这么牛逼,为什么会有欺诈?你看到的可能是“假硅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