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出国通信有三种解决方法,第一种是用国内运营商,开国际漫游;第二种是买当地电话卡,当地电话卡由每个国家的运营商提供;第三种是租用 Wi-Fi egg,需要借和还,使用时需要随身携带,做这个的有环球漫游、漫游宝等。三种方法的缺点就是换当地电话卡、随身携带Wi-Fi egg不方便、国际漫游资费昂贵。

36氪近日接触的途宝网络从事境外通讯领域,解决境外上网、境外原号接听/拨打国际电话问题。途宝网络用于解决这一问题的技术是“飞鲸软卡”,软卡厚0.18毫米,可以嵌在SIM卡上。软卡中央芯片用于存储运营商信息,传导芯片用于将运营商加密信息传输给运营商验证。途宝得到运营商授权,将合作运营商信息存储在资源库中。用户购买软卡后需要下载APP,出行之前选择目的地国相应的流量资费,到达境外后可以切换成途宝卡模式。

途宝核心团队来自中兴,长期和外国运营商保持合作,国外运营商提供给途宝一定的号码资源,途宝将资源接入到APP中提供给用户。途宝现在大致分为两种套餐,一种是短期套餐,通常按1天或4-5天算;另一种是中长期停留,通常按月提供,根据个国家和各地区不同,套餐收费也不一样。

途宝现在有三种类型的客户,第一种是在线旅游平台,比如飞猪、携程、穷游、马蜂窝等;第二种是线下旅行社、航空公司、保险公司等;第三种是C端个人用户。途宝除了借用前两种B端用户流量向C端销售产品外,还会给B端提供相应的出行数据。比如APP上有用户买了法国的套餐,途宝把这一数据给到保险公司或航空公司,那么就可以通过APP向C端推荐法国保险和航班信息等,途宝实际上提供的是营销线索。总体来看,途宝现在走的是B2B2C的模式,通过与B端合作往C端走。目前,途宝B端合作伙伴有50以上渠道,C端有13万用户。

途宝的盈利模式也分三种,最直接的就是售卡、上网费用、语音通信,包括最低价卖给B端;其次就是通信上的增值服务,比如保留国外号码、电话会议等;最后一种就是旅游季推销活动,团购券、优惠券返利,与内容商合作等,不同项目有不同的分成比例。目前途宝能做到每个月几百万流水。

关于行业门槛,总经理张震玮认为主要是技术层、制作工艺、运营商资源和定位的生态圈。技术和工艺是核心,GSMA严格规定了SIM卡内部管理规范,使得SIM卡成了一个绝对安全的绝缘体,但同时也大大增加了写卡难度,这一瓶颈是比较难突破的。作为跨境通讯,运营商资源自然是重要的渠道,是服务的基础,后续在通讯网络服务的基础上建立“流量+”生态圈则是衍生出的价值。途宝网络未来的计划是跟出境的上下游企业(比如签证、机票、翻译、租车、导览、社交等)建立合作关系,在境外出行的流量入口处提升变现能力。

目前加拿大的KnowRoaming也做软卡,KnowRoaming和220个国家和地区的无线运营商达成协议,但是目前KnowRoaming的服务还比较局限,7.99美元(约合人民币48元)的单日无限量流量服务支持55个国家。台湾太思也在做,太思支持GSM,能对单个国家的用户推。途宝和它们的区别在于,途宝支持GSM和CDMA,目前可覆盖60多个国家和地区,资费相对便宜些,比如新加坡是9.9元/天,泰国6元/每天不限流量等。

据悉,途宝网络团队现在有30多人,一半为技术人员,一半为市场、售后等人员。途宝网络曾进行过天使轮和Pre-A轮融资,资方分别是中兴和红土创投,两次融资金额近千万元。近期正在计划下一轮融资。

定位境外出行领域流量入口,途宝网络解决境外上网、拨打国际电话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