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由动脉网编译自Medcitynews。

提到肥胖问题,拿出具体数字来总显得有点尴尬,但是我们在这还是要拿出一点参考数据。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2015年发布的数据,2013-2014年度全美年龄20岁以上的成年人有37.9%身体肥胖,即体重指数(BMI)超过30。如果再加上超重人口的话,那么这个比例就高达70.7%,超过了总数三分之二。

肥胖是一种可以在无数方面影响我们健康的疾病,也会让人为之掏空钱包。据麦肯锡2014年披露,肥胖每年会在全球范围内带来逾2万亿美元的经济负担,而且这个数字还在继续攀升。

所以美国国内减肥产品市场之庞大也不令人奇怪了。据Marketdata公司估计,全球消费者们每年在这上面的消费总额约为660亿美元,而其中大部分的产品和服务都未经证实疗效。

即便我们把上面这些数字和因素都放在一起看,也仍有一点令我们费解:为什么如此众多的、经过FDA审批的减肥药大部分却根本无效呢?Medcitynews针对目前减肥药市场面临的困境和未来战略,做了深度分析,动脉网为你编译了最新的观点。

医生们仍然不愿意开具处方减肥药

Michael Narachi是加州圣地亚哥Orexigen公司的CEO,他从2009年开始就密切关注着减肥产品领域的发展。

此前,经过多番波折,Orexigen推出的减肥药Contrave于2014年终获FDA审批通过。但是对比同期其他厂商的处方减肥药,如 Vivus制药的Qysmia和Arena公司的Belviq,他们的销售额远没有达到预期的10亿美元。

时至三年后的今天,医生们仍然不愿意开具处方减肥药。

“问题的根源在于,很多医生在他们接受医学教育的时代,肥胖并不算做是一种疾病。”Narachi坐在他位于拉荷亚的海景办公室里无奈地表示。直到2013年,美国医学协会(下称AMA)才扭转了肥胖的医学地位,尽管这还是颇有争议的。

“用激烈斗争来形容可能有点偏颇,但是AMA在做出这个决定时也至少是咬牙切齿。”他继续说道。

AMA的愿景是通过为肥胖正名,来推动医疗保健社区对其患者进行治疗,而非仅仅重视由它引起的心脏病、2型糖尿病等并发症。似乎他们象征性地取得了胜利,但实际情形转变地很缓慢。

Ania Jastreboff博士是耶鲁医学院成人与儿科内分泌学助理教授,他也是美国为数不多专注于肥胖症的专家之一。在电话采访中,Jastreboff博士坦言,针对肥胖症,仍需要加大对医生的教育和培训力度。

“肥胖在以前从未被视作疾病,即便到现在很多人也不会将它看作是一种慢性病。它以前没有被这样看待过,在医学院里也不曾这样教导学生,”她补充道。

曾经上市的新型减肥药西布曲明和利莫那班都被发现对人体有严重副作用,随即从市场撤回。面对这么多药物在上市几年后才被发现有严重副作用,试问谁又愿意当早期上市减肥药的小白鼠呢?

Jastreboff博士坦承:“过去的减肥药确实有些黑历史,很多都产生了些副作用,甚至医疗事故,其中包括心血管受损、中风、抑郁症和自杀倾向等。”

而且它们的药效确实也难以掌控,她继续补充到,并不是每种减肥药都能适用于每个病人,而且在这个药物领域还未发展成熟到预测哪些药物会对哪些特定患者奏效。因此,可能需要进行大量的临床尝试和多次错误后,才能获得理想的疗效和剂量。

即便出于一片好意,但是医生们也都忙得焦头烂额,在五分钟问诊会面中就去打开肥胖超重的潘多拉魔盒,恐怕永远不会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在这个领域将会涌现一些专业过硬,或是敢于引领这场变革的专家,但是它也急需迅速转变为可以施展到初级保健的领域。”Narachi表示。

与此同时,其实绝大多数初级保健医生在面对挣扎于肥胖泥沼中的患者时,他们还是坚持鼓励健康饮食和合理锻炼。

尽管有着传统观念这样的障碍,Narachi和Jastreboff都还是乐观认为,这个领域正在逐渐转变。

“这个领域需要更全面的教育和早期的医疗培训来支撑,而不是仅仅告诉医生们‘这有种新药可以试试’。医生们相信的是什么,是科学的循证医学。”Jastreboff指出。

保险的不涵盖

知识是一回事,而实践又是另一回事。

Jastreboff指出:“我们现在最大的障碍之一就是保险。如果医生想开的药不被医保涵盖,自付费率过高,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再开这个药呢?”

她无奈地表示,对于医生而言,如果不能自在使用某种药物来治疗病人,那么就很难对该药物建立信任。

Narachi坦言他们Orexigen公司也是这个问题的受害者,与致力于解决肥胖问题的医疗卫生系统不同,保险公司们不会在这方面长期覆盖某个患者,至少在美国是这么个现状。

“私人商业保险现在正搭着免费顺风车,他们不愿意为客户支付过多。”Narachi无不责难地说:“目前只有约22%的减肥药处方有被商业保险覆盖的可能,如果这个比例能再提高些的话,那么转嫁到医疗保险上的成本就会更少。”

Jastreboff对此深表赞同,她说:“我认为这无疑是一种鼠目寸光的做法。”

除了商业保险,医疗保险其实也难辞其咎。

“让我们震惊的是,医疗保险的D部分(处方药计划)也不覆盖减肥药,”这个现状让Narachi感到惊讶:“要知道这可是由政府控制,受法律保护的医疗保险,但减肥药却没有法规涵盖在内。”

医疗保险可以为肥胖引起的并发症买单,但是却并未承认肥胖自身也是一种疾病。

患者的不信任

如果初级保健医生们对减肥药抱着模棱两可的态度,那么患者们自然也会对其持保留意见。许多人并不相信减肥药厂商鼓吹的疗效,将它们视作温和的调理,而非一夜暴瘦的灵丹妙药。

Jastreboff举例说道:“如果一个患者体重为200磅,他可能想要减50磅下来,也就是其体重的25%。他可能会想,这些减肥药有多少帮我减肥的潜力呢,估计也就5%到10%左右吧。”

她本人在面对患者的疑惑时也总会重申,有的人可能会减的多有的人可能会减的少点,她能给的只是一个平均值而已。但是有一点很重要,即便只能减下来5%到10%,这对患者健康也将大有裨益。“如果患者通过减肥药,能够减少或者完全停用高血压或糖尿病等药物,这就是很有意义的。”Jastreboff说。

对患者而言,获取相关信息和教育是尤为重要的。

Orexigen的战略调整

Orexigen似乎还没有从更高的减肥药销售额中看到回报,所以他们正着手进一步的市场推广和新一轮的普及教育。

自2016年3月解除了先前与Takeda达成的许可协议后,Orexigen重新掌握了减肥药Contrave的全部分销权。由Orexigen的CEO兼全球商业产品总裁Thomas Cannell掌握大局,准备重振旗鼓。

Cannell在公司总部接受采访时表示:“之前,人们都没有对2010年的减肥药市场潜力有一个清醒认识。当时每个人都觉得这是能带来10亿营收的产品, 每个人似乎都看到了巨大的市场需求。但是我觉得,他们真是高估了医生们对减肥药的热情。”

现在Orexigen以医生和病人教育为中心,重新制定了推广战略。“医生们不应该只是一味告诉病人‘你应该拿出意志力来’,或者‘你根本没有认真对待’这样的话,这只是在加速患者的放弃,医生们应该做出转变。”Cannell指出。

Jastreboff也认可这个观点,她说:“对肥胖的偏见现在依旧很普遍,甚至还有很多人认为肥胖都是由于懒惰和贪吃导致的,这绝对是片面的,肥胖有它自身的生理成因。”

Orexigen新的教育普及战略可以缓和一下这样的成见。而该战略的重点在于普及公司减肥口服液中安非他酮(Wellbutrin)和纳曲酮的协同组合的药理机制。

该药物主要作用在于控制患者暴饮暴食的冲动,延长饱腹感时间。除此之外,Orexigen还加入了远程医疗科技,以此加强患者的治疗参与度。

Jastreboff指出:“类似Contrave这样的药物使得患者能够更合理地饮食,防止体重反弹。这不是什么立竿见影的灵丹妙药,但是它确实可以让很多减肥多年未果的患者重拾信心。”

未来并非死胡同

在2014年FDA对Contrave审批通过后,Orexigen公司的股价曾一度飙升到了81美元,然而现在他们的股价长期在5美元以下徘徊。同病相怜的是,Arena公司的股价从11美元跌至1美元, Vivus公司的股价也从2012年的28.54美元跌至1美元左右。

而其他类型的减肥药物却可以在市场上大行其道,比如一些以治疗2型糖尿病为渠道,这样似乎更能被市场接受,也更能被保险所覆盖。

已经上市或正在研发的医疗器械减肥方式也为数不少。包括广受争议的Aspire Assist,这个产品会在用户每次饭后清空其胃中的食物。

位于加州卡尔斯巴德的Obalon Therapeutics 于2016年通过FDA审批,该产品是通过置于胃中的气囊来增加饱腹感。Allurion Technologies和ReShape Medical的产品原理也与之类似。

而与此同时,Jastreboff博士却选择独自云游全美,一边为其他医生培训肥胖症相关知识,一边治疗肥胖和超重病患。去年,她还为美国临床内分泌学家协会共同著作了《肥胖症综合治疗指南》。

“我想说,情形有明显的好转,”Jastreboff博士表示:“FDA在2012和2014年审批通过了4种新型减肥药,所以未来还会有更多好转。作为医生,我无非是想要帮助病人,而如果我们没有工具和手段,显然医生也无能为力。”

十亿美元大买卖遇冷,3大问题减导致减肥药的尴尬处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