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国外有的社交网络包括五家巨头Facebook、Twitter、Instagram、Pinterest 、Snapchat ,此外,还有一些的没有太多创新的边缘化社交媒体,那么为什么大部分社交网络都趋于相同了呢?

手机是一个各种应用软件的实验平台。试试这个软件,再试试那个软件。我们一直都按自己的兴趣去下载软件,并且现在的这四、五款社交应用占据了大部分的应用下载量,所以如何吸引大家去尝试新的应用就变得更加艰难。

新的应用一定会出现,如果有人告诉我有一个新的 Google 驱动器相关的应用程序,或者是其他什么可以改善照片存储的应用,我也一定会尝试。但无法接受再加入一个新的社交网络,新的社交网络的确很有趣,但我还是喜欢已经习惯了的社交网络。

根据皮尤 2017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越来越多的成年人使用社交网络,虽然主要社交网络用户增长相对放缓,但仍在增长。报告列出了最流行的五个社交网络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Pinterest 和 Snapchat。在2016年的应用列表上,也是这些社交产品。皮尤数据显示,在2012-2014 年间,网络应用数量有所上涨。

“通用的社交网络由 Facebook、Twitter 、LinkedIn 等应用为主,想与这些应用竞争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加特纳分析师 Brian Blau 表示,“也有另一种趋势,现在的智能手机用户不会像一样那样下载许多应用程序。这意味着,如何提高曝光度、吸引用户下载对任何新的应用程序来说都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存储空间有限导致新的社交应用下载量明显减少,以至于应用商店不去尝试新的应用方式。

我最近体验了一个最新的软件应用 Wuu,是我在Instagram 的广告上看到的,它是一款类似 Snapchat 的应用。 Wuu 的创始人是 Paul Budnitz,与 Ello 的想法一样,但其它做得更垂直,面向“创造者”,而不是替代的主要社会平台。

一个新的社交应用的确会带给人兴奋的感觉。被新的事物所吸引是很容易的,不同的东西和新事物往往会颠覆以往的观念。新生事物产生需要一段时间,从社交平台的世界看上去,一些人似乎是真的做到了。Hipstamatic 和 Instagram 设法把我们推到了奇异、图像源,避开状态更新和复古化照片的聊天框中。在此之前,Twitter 推出了实时通信和新闻。而Snapchat则彻底摧毁了具有消息与照片阅后即焚功能的社会媒体,至于那些只有移动的用户界面,则看起来没有丝毫设计感,但我们已经成为习惯。 

然而,在某种程度上,“它是一个应用程序还是一个功能?”问题变得更加紧迫。Google 等开发平台提供了太多相同的应用。其他的,像Vine和Peach,增加了新的、有趣的功能,Facebook 和 Twitter 没有这些功能——但这些功能可以很好地与自己的系统相契合。

对于任何社交媒体平台来说,变得更垂直都是有风险的——但它似乎成了大多数开发者现在唯一的选择。花了一天时间在社会网络科技媒体中设计表情符号,却仅仅是一个玩笑,从来没有真正推出。应用程序 List 遭遇着同样的命运,它的创始人是 B.J. Novak,这几周它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但它肯定不会影响对我们如何利用社会媒体造成影响。然而,这些产品能够令人产生兴奋情绪,却可以弥补因其他东西而产生的绝望。

在他们之后都是千篇一律。Facebook 收购 Instagram,迅速拓展了 Snapchat的功能。像Tumblr和Yik Yak 也没有设法改变我们集体交流的方式。

“社交应用程序现在专注于消息传递,当然这是一创新和进步,”Blau 告诉我。“所以我不会说所有社会应用是停滞不前的。”也许模仿周期就会推动我们远离面向公众社会应用,转而面向私人信息,一个更创新的、更好的空间。

创建一个新的社交网络也许是一种偶然。Venmo不是社交应用——至少,不是以此为目的。Venmo 并没有成为Twitter或Facebook那样更好的选择,事实上并不那么有趣,当然也不是很 social ,创造了新的数字通信行为。这是一个意外。

comScore 的 Adam 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我“应用难以进入主流,尤其是当它涉及到社交”,因为公司要对社会的应用程序下载行为进行调查。的确,老用户(35岁以上)很少尝试使用网络社交媒体。年轻用户,仍然下载新的应用,这也是Snapchat进入应用商店前列的原因。然而,愿意尝试新的应用程序,并不意味着他们会一直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去年,comScore 也编译了一个图表, 与以往任何时候相比,人们应用程序下载量都在减少,并且我们总是随心所欲地使用智能手机。

大的社交网络有时会阻止较小的应用的崛起。但却不能停止创建新的社交应用程序。“虽然我不想阻止人们研究新事物…创建一个通用的社交平台并且希望成为下一个Twitter或Facebook,这似乎是一个相当大胆的目标”德罗尔说。“基于受众的应用程序无法与这种方法竞争。相反,Chris Dixon的工具,是维护网络的一个好方法。Instagram是给照片加滤镜的工具,这是一个发展成网络的例子。Houseparty集团的FaceTime是一个工具。Snapchat发送时效性消息的应用也是一个工具,最终也发展成了一个网络,它有自己的工作特点,但如果不开始它就不会工作。”

让人上瘾的“工具”、千篇一律的社交网络和创新将推动我们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网络时代。在那之前,我们还要稍微忍受 Snapchat 向 Instagram的转变。

翻译来源:虫洞翻翻    译者ID:Ivyxxuan  

社交网络创新停滞,为什么新的社交网络还没有形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