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女人路过的地方,都要有百丽。”这是百丽CEO盛百椒曾许下的豪言壮语。百丽在他的带领下,横跨绝大多数的百货市场,市值最高曾达1500亿港币,创下资本市场的神话。但是,弹指十年间,这场神话却要灰飞烟灭。

就在大众等着这家中国最大的女鞋集团财报出炉时,百丽国际在4月18日突然宣告停牌,理由是“待根据香港公司收购及合并守则发出一份性质属股价敏感之公告”。据知情人士爆料,鼎辉资产正在和百丽国际的管理层共同研究一项潜在的收购交易,拟以57亿美金收购百丽国际。

1997年百丽上市,至今正好十年光景,从曾经的辉煌到如今的落寞,百丽国际在风雨中勇敢前行。从一间200万港币投资成立的小厂,20年的踉踉跄跄,百丽发展到市值超过1000亿港币的,中国最大鞋业生产商和零售公司,2007年,百丽上市上市。

2011年,可以称为“百丽疯狂年”,平均不到两天就会有一家新店开张。据统计,在2010年到2012年间,百丽每年净增增门店数目都在1500至2000家。作为最大的鞋业零售商,百丽国际除了旗下同名旗舰品牌百丽(Belle),天美意(Teenmix)、森达(Senda)等六家自营品牌,并且还代理了Bata、Clarks等国际品牌的在华销售。

一家百货商场,很有可能超过一半的鞋类专柜都属于百丽旗下的,也就是说,消费者选来选去,买的都是百丽家的鞋子。

虽然辉煌,其实中间的弊端问题也愈发凸显。在百丽2016年的业绩发布会上,百盛公司上市九年,首次出现盈利倒退的状况。不过,最坏的情况还在后面,在公司发出2016/2017年财政年度第四季度的零售运营报告以及盈利报告,股价再次下跌。

船大掉头难

曾经的商业传奇,为什么会出现如今这样的状况,其实是有迹可循的。

在电商行业还未发展起来的时候,中国的消费只有商场和街边店两种模式。上市后的百丽开始大规模的圈地跑马,疯狂入驻各大商场。接近二分之一的市场占有率,更像一个零售渠道公司。处于主导地位的百丽,给什么用户就买什么。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百丽的业绩也跟着一路飘红。

直到2016年电商行业的出现,给大众创造了一个方便快捷的购物方式,对于百货渠道依赖严重的商家集体面临困境,百丽的客流量和吸引力骤减。最重要的核心被瓦解,优势变成劣势,给了百丽当头一棒。

试水第一步

其实,百丽对于电商化的反应是灵敏的,属于早期踏入了电商试水。2011年,百丽投资2亿美元成立了优购网,曾一度被认为是垂直B2C的典范。同时竞争的还有乐淘,好乐等垂直电商,上线后的优购以力挽狂澜之势迅速跻身鞋类B2C领域的前三位置。

但是庞大的线下终端让百丽在电商方面一度迟疑,长期以来百丽的电商品牌只用来清理过季款,错过了最好的时机。

“美人迟暮”

消费市场大转换,百丽的“渠道王”优势全失,行业变成了鞋子的品牌及款式之间的竞争。但是对于百丽早已形成的迟缓反应链,已经被快时尚的发展远远摔在身后。百丽没有超级大牌的忠实客户,也没有个性小牌的时尚,一直艰难的在夹缝中求生存。

不仅如此,百丽的线上品牌定位越来越模糊,加上线上渠道价格的公开透明,百丽的线上打折商品也没有了任何优势。而且百丽在鞋子的款式上创新能力不足,线上的激烈竞争和国外品牌的夹击,让百丽“痛不欲生”。

鼎辉看中了什么?

提到百丽,很多人想到的是百丽女鞋,对于百丽体育不少人感觉很陌生。实际上,百丽除了时尚休闲业务线之外,还有运动业务线,即滔搏运动。

虽然鲜少有人闻,但是百丽体育已经成了包括NIKE、ADIDAS、REEBOK等各大品牌的国内最大经销商。而且运动和服饰的收入已经占领百丽国际的半壁江山。所以不少人推测说鼎辉看中的是百丽运动和服饰。

但是,对于百丽运动和服饰出现了增长放缓的忧患。运动大市场的层面来看,整个行业目前都处于大规模的零售折扣刺激销售,对于公司的两大客户Nike和Adidas的销售量增长也出现放缓的情况。

耐克推出的复刻鞋种类和次数越来越频繁,但是产品的销售增长已经达到了巅峰;阿迪达斯营收也出现了逐年下滑的情况。其实不难看出,对于运动服饰行业,也即将要达到行业的天花板,运动、服饰业务的线下消费也存在着转换到线上的危机,线下行业增长也是岌岌可危。

面对线上的激烈竞争,面临线下的重重阻挠,接盘后的鼎辉,能否让老树开出新花,拭目以待吧。

一代鞋王57亿美元卖身,“百丽粉”终究抵不过马云的怀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