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以太资本”(ID:xuetang2014),作者 周子敬;36氪经授权发布。原题目以太资本周子敬:2017年,资本通过聚集效应改造创新格局

从去年下半年起,关于「资本寒冬」的声音越来越少,创投圈里好项目的价格越来越高,同时,一些零星风口上的项目还获得了不菲的估值,可见今年这种资本溢出的效应体现得愈发明显了。 

似乎我们的创投市场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回答这个现象如何产生,我们必须要弄清以下几个层面的条件改变:

  • 资本和经济周期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 技术红利的消失对创业项目的价值及今后的方向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 创投市场的整体门槛有什么变化;

  • 创投市场背后的资本配置情况如何。

资本门槛降低但创新红利也消失了 

去年到今年上半年,资本市场渐趋「回暖」;从几个风口出现后资本集中涌入的情况来看,VC和PE的退出情况还是比较好的。

我们不妨来回顾一下过去5年创投市场的发展情况。虽说自2011年之后,创投市场的膨胀速度就快了很多,但2014到2016年的创投市场,还是可以说历经了一个3年左右的资本周期。

期间,从创投市场的宏观要素层面来看,如今的资本和创业项目与过去都不太一样了。资本的密集涌入及国家对创新创业的政策扶植,实际上已经降低了创、投两端的门槛。

在资本层面,「募投管退」四个环节中,资本的「募集」和「退出」在变好。老牌基金募了新一期的资金,也有不少新基金成立。现在的形势同三年前对比,创投行业吸纳了更多资金类型,一些VC获取资本的门槛降低,LP背后的角色也呈现出多样化的态势——银行系、险资、政府引导基金都开始涌入市场。从去年下半年我们接触到的情况看,这种趋势更明显了。

但在创业者和创业项目的层面上,创业门槛更低、资本更多更分散的情况,导致挖掘传统意义上的好项目和「独角兽」的难度越来越大,事实也的确如此;根据 CB Insights 的数据显示,2016 年全球「独角兽出生」数量仅有 25 家,比 2015 年下跌了 68%。

以上这些都是移动互联网的创业红利消失后资本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去年很多科技公司的CEO也相继提到过这些影响:

虽然技术的确会为一些高科技的局部领域和个别细分赛道带来创新——比如人工智能,但大多项目依然处于发展早期,要应用到人们生活的具体场景,还需要时间。

退出渠道和创新的变化改变了资本押注的方向

综上所述,从更广的范围来看,好项目稀缺的现象的确存在,并同时对资本端造成了影响。一个具体的影响是,一旦体量较大的项目比较难挖掘或难以投进去,去美股的机会就变少很多。从其他退出渠道看,A股IPO开闸可能对未来退出是利好,通过观察美图秀秀这样的公司在港股的表现,也说明有科技概念的公司能被接受;但是,对于多数的人民币和美元基金,除了少量公司的体量和规模足以走到A股、港股和美股之外,更多公司还是需要考虑通过并购或其他手段进行退出。 

一个利好是,政策可能会拓宽退出渠道。按照2016年9月《国务院关于促进创业投资持续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中发布的政策来看,「完善创业投资退出机制」对资本未来在创业板的退出可能是个好消息。如果这种假设成立,新的政策将在未来使资本在创业板的退出变得更容易,这个变化也会让大部分投资人可以更从容地选择「小而美」的公司,或者进入传统风险资本未能染指的领域。可能从体量和规模上,这类公司无法与过去的「独角兽」相提并论,但一旦拥有不错的营收和稳定的利润,他们还是会受到青睐。 

最有代表性的就是小规模的消费升级类项目——零售、餐饮连锁、茶类企业和迷你KTV等。因为线下消费类市场原本的分散度就比较高,资产也相对重一些,虽然不太容易出现大的垄断公司,但是比较容易标准化,且公司的现金流和利润也容易好看。

资本的聚集效应在今年将体现得无比明显

这让创投市场呈现出与三年前对比的最大不同——从创业者端、创新到创业公司,更加展现出「毛细血管」式的状态,但好项目的缺乏还是会让巨量的资本进入到这些小的领域。 

最终呈现的深层次影响是,在这些较为传统的领域,资本聚集效应甚至会比互联网领域的公司体现得更为明显——股权融资的应用与传统企业的扩张,会有效吸纳风险投资者的眼光、战略、管理和资源,甚至会使政府关系的处理等问题都能得到巨大帮助。毕竟,传统企业相对于「触网」更早的公司,接触资本层面的信息会更容易。比如,一家资产较重的进口替代型或先进制造业公司,公司利润用于扩张和研发的情况很常见,此时,股权融资带来的杠杆会给企业带来更多腾挪的空间,一些资本的进驻则会带来品牌信誉背书、聚集更多资源,从而使其争取到政府层面更好的扶持。比如之前我在阿里巴巴的同事,就加入了一家很传统的家具公司。

而在这之前,这些天花板较低和所在市场规模较小的传统公司,往往囿于较低的工资待遇而无法吸引到更加优秀的人才;对于零售、快消这种较互联网类更缺乏想象空间的公司,如果不通过设立期权池、跑通未来的退出渠道,也很难让优秀的人才在扩张期长久地待在企业里。

在中国针对小型企业债权融资业务没有发展起来的情况下,利用股权融资的金融杠杆加速发展、吸引人才、「跑马圈地」,将成为这些新经济公司或者升级类公司扩张中最重要的主题。

总之,经济的转型,创新方式的改变及资本市场退出渠道的变化,都会导致风口的变化。在这个资本周期里,资本的溢出和聚焦效应已经充分显现,作为一种金融杠杆,股权融资手段对处于传统行业里初创公司的发展作用,将比以往都重要得多。

以太资本周子敬:2017年资本聚集,创新格局改变,创投市场进入新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