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和Uber的暗中较量自Uber宣布研发自动驾驶技术之初就开始了,随着今年2月矛盾的公开化和谷歌Waymo的步步紧逼,Uber面临的处境越来越艰难。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再给Uber CEO Travis Kalanick一次机会,他还会花6.8亿美元买Otto吗?

Uber不再强硬,但谷歌会放过它吗?

最近,Uber对谷歌Waymo指控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3月31日,法院要求Uber提交与Waymo指控中的14000份文件有关的一切软件、硬件和文件。

4月5日,Uber首次承认,公司在自动驾驶部门员工Sameer Kshirsagar的个人设备上,检索到了一份与Waymo指控描述相符的机密文件。而Sameer Kshirsagar就是Waymo口中从谷歌离职,携机密文件加入Uber的三名员工之一。

尽管Uber律师Arturo Gonzalez仍然在负隅顽抗:“我们调查了85位受指控相关的在职和离职员工,对电脑检索了31000次,这是唯一一份与指控中描述相符的文件。”“在Uber公司电脑上未发现任何一份相关文件,那是在该员工个人设备上找到的。”

对于本案的主角、Otto创始人Anthony Levandowski,2月23日,Waymo指控他下载了超过14000份高度机密的设计文件。

Gonzalez这次回应的话术变成了这样:“我相信我们将向大家证明,这14000份文件从来没有提交给Uber。”(是的,Uber甚至不再否认Levandowski有窃取Waymo机密文件的行为。)

但更早些时候,Uber对指控的态度是这样的:Uber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申诉,Uber援引Levandowski和谷歌的合同抗议,整个案件属于他和前雇主的纠纷,与Uber无关

谁还记得指控刚刚曝出时Uber的回应?“我们对Uber团队取得的进步感到非常自豪。我们已经研读了Waymo的声明,可以确定这是他们打击竞争对手一次毫无根据的尝试,我们期待在法庭上对他们的指控作出有力辩护。

尽管Uber已经不断让步,甚至开始承认旗下员工的违规行为,推出Sameer Kshirsagar当替罪羊同时也是希望洗白Anthony Levandowski。但Waymo明显不愿就此善罢甘休——Waymo律师在给法官的信中指出,Uber的检索存在明显的不足和刻意筛选。例如,Uber没有对Levandowski的个人设备进行调查,在对Levandowski的工作计算机进行检索后,Uber只是随机抽查了其中7名前Waymo员工的电脑,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最终只提交了900份文件的原因。

“Uber的行为显然是为了拖延法院的法令执行,敷衍我们提出的禁止Uber继续研发的禁令。为了Waymo的初步禁令有效实施,法院应该强制Uber出示Levandowski下载的文件,以免其继续使用Waymo的技术开发开发激光雷达系统。”

看来,Uber接下来的日子依旧不会太好过。

Levandowski“拿”走的14000份文件为什么让财大气粗的谷歌如此敏感?

一切还得从自动驾驶技术难以落地的几大难题说起。

自动驾驶技术,在软件层面的难点分为感知、决策、控制三部分。但谷歌作为公认的软件技术最优秀的企业,去年的人工干预频率已经降到了0.2次/千英里,远远甩开了第二名。粗暴点说,谷歌在自动驾驶软件优化方面没有太大的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

在硬件方面,激光雷达一直被视为自动驾驶发展道路上的拦路虎,在今年1月的底特律车展上,Waymo CEO John Krafcik宣布了一个轰动业界的消息:“Waymo无人驾驶汽车已经集成了所有无人驾驶技术所需的套件,包括摄像头、雷达和激光雷达,且也是史上首次,Waymo以全部自研的方式开发上述传感器。”

“最重要的是,我们把激光雷达的成本下降了90%以上。”

很多人当时并未意识到这对业界、对谷歌而言意味着什么。底特律车展的“秀肌肉”,让 Waymo成为业界第一家以全部自研的形式打造出自动驾驶软硬件解决方案的厂商。如果其他企业动作够快,未来将出现Waymo和后来领先者瓜分市场的局面;否则,Waymo将一骑绝尘。再说说谷歌自身,当初谷歌推出Google X实验室的时候,曾引发了全球范围内对谷歌的正面评价。但随着时间的流逝,被誉为“取代智能手机的下一代移动设备”的Google glass早已没了声音,许多其他的新奇创意项目也遭遇中途搁浅。孵化自Google X无人驾驶项目的Waymo成了一个Google X第一个可能商业化,甚至使谷歌未来营收多元化的公司,对谷歌的意义不言自明。然而前Waymo核心工程师,激光雷达主管Levandowski在下载了14000份Waymo激光雷达和电路板设计的高度机密文件包括蓝图、设计文件和测试文档后,转投了同样不差钱,不惜一切代价发展自动驾驶技术的Uber,这直接威胁到了谷歌刚刚独立的小公司Waymo。

谷歌又怎能不翻脸?

Uber还能扳回一局吗?

在双方的过招中,谷歌连连出手。先后有Waymo员工指控Levandowski:

  • 2015年夏天,首次接触Uber高层

  • 2015年12月,从谷歌下载了14000份机密文件

  • 2016年1月4日和11日,从谷歌云端硬盘上下载了更多文档

  • 2016年1月,与Uber CEO Travis Kalanick会见(仍在谷歌任职)

  • 2016年1月15日,280 Systems成立。(即Otto前身)

  • 2016年1月27日,在没有任何通知的情况下突然宣布从任职十多年的谷歌辞职

  • 2016年4月,Levandowski、Otto和Uber签署了一项联合保密协议,该协议中的条款可保护三方免于可能的诉讼

  • 2016年8月18日,Levandowski携Otto加入了Uber

而全程Uber的回应只有一条:Otto在2016年5月收购了Tyto Lidar公司,这家公司专注于开发激光雷达。在Otto收购Tyto后,Tyto的激光雷达相关技术专利也一并归到Otto门下。业内人士分析,这些专利可能成为Uber反击Waymo指控的重要工具。

但没有想到,Waymo对Tyto也有话说。Waymo表示,2013年7月,谷歌供应商联系了谷歌,告知谷歌他们受到了来自Odin Wave的订单,该订单的设计与谷歌传感器的设计非常相似。谷歌询问了Levandowski,他当时否认与Odin Wave有任何关系。

“但事实上,Levandowski在谷歌任职期间一直经营着Odin Wave和Tyto。”根据谷歌的说法,有资料显示,Odin Wave随后和Tyto合并,最终加入Otto,并随Otto并入Uber后设计出了Uber自动驾驶汽车的激光雷达。

目前来看,Waymo一方频频出招,Uber显得非常被动。而Uber不断让步的态度是否表明,面对谷歌,他们已经无计可施?

6.8亿美金买Otto,Uber亏了吗?

收购值不值,还得看成绩。

尽管去年8月Otto就加入了Uber,但Uber自动驾驶技术的进展非常缓慢。去年12月,第一天测试的Uber自动驾驶汽车闯了红灯。《纽约时报》曝光的内部日志显示,当时Uber的自动驾驶系统甚至无法识别交通灯。

随着诉讼的演进,Uber自动驾驶技术的测试日志也被曝光,从人工干预频率这一指标来看,Uber为1000次/千英里,那么Waymo(0.2次/千英里)大概比Uber要好5000倍……

另外,原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学院派”和Otto员工存在技术发展路线上的分歧,具体来说,学院派的路线相对“谷歌”一些,希望将技术研发一步到位再上路实测,但从谷歌离职的这些Otto员工反而更加激进,希望尽快上路测试,他们认为这么做在促进技术发展的同时对Uber自动驾驶也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

但这一矛盾越来越不可调和,Otto员工和“学院派”发生了内讧,导致了一大批高管的离职潮。包括创办Argo.ai(已被福特10亿美元收购)的原Uber自动驾驶部门高管Peter Rander和前Uber无人驾驶部门负责人Raffi Krikorian。

3月下旬,Kalanick召集了Uber位于旧金山和匹兹堡两地的无人驾驶团队举行了一次高管会议进行“维稳”。消息人士透露,此次会议旨在解决Uber无人驾驶部门领导层管理混乱、技术进展缓慢以及发展方向不够明确等问题。据了解,Uber无人驾驶部门高管David Stager、Otto联合创始人Don Burnette和Lior Ron及其他至少50名高管都参加了会议。

那么,全权负责领导Uber无人驾驶部门的Uber副总裁Levandowski在哪里?在Uber表示“指控属于他个人和前雇主的纠纷,与Uber无关”后,他正利用上文提到的去年4月签署的那个保密协议继续抵抗,根据该协议,法院和Uber都不能强迫他出示他个人拥有的任何文件。

法官怎么说?“42年来,我从未遇到过如此‘不同寻常’的举动。”他同时指出,Uber自始至终没有否认Levandowski持有那14000份文件。受到指控后没有否认,而是选择拒绝接受调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针对Levandowski的诉讼还在继续,短期内他是无法领导Uber无人驾驶部门了。

斥资6.8亿美金,Uber最初换来了一个前谷歌明星工程师团队,随之而来的便是诉讼、新老员工内讧、高管离职潮、技术进展缓慢……面临诸多问题的情况下,该部门甚至连一个主持大局、力挽狂澜的负责人都没有,对Uber无人驾驶部门的未来,短期内我很悲观。

再来对比市场,2017年以来,Ube的竞争对手们印度最大的打车平台Ola、东南亚市场最大的打车平台Grab、中国最大的打车平台滴滴出行和Uber在美国主要的竞争对手Lyft,都相继发起或完成了新一轮融资,而Uber自17年以来,光是为无人驾驶部门不断出现的问题灭火就让它疲于奔命。

这就有了文章开头那个问题,再给Uber CEO Travis Kalanick一次机会,他还会花6.8亿美元买Otto吗?

往期回顾:

《谷歌Uber无人驾驶专利战始末》

《焦头烂额的Uber和它“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的无人驾驶技术》

《Uber自动驾驶汽车现严重车祸,更严重的是自动驾驶部门的内讧》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再给Uber一次机会,他还会花6.8亿美元买Otto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