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创意爆棚是好事。但是不假思索就开始实践却是坏事。因为如果你的想法实际上最后并不可行的话,到最后才发现会浪费你的时间金钱精力并影响情绪。为此游戏大师卡马克把反脆弱这个概念运用到了创意产生的过程上,提出应该要想游戏打怪一样从开始猛烈的向这个想法发动攻击,如果它能经受住考验的话,也许最终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就会更高。Amjad Masad对这套方法进行了总结和实践

去年,在Facebook的一次内部讨论时我幸运地见到了约翰·卡马克谈他的创意产生系统。一开始我比较失望,因为我本来预计卡马克的著名技术演讲之一会连续几个小时不断谈编程语言、游戏开发、大规模软件工程以及许多其他有趣的技术话题。

但情况恰恰相反,他的开场白讲的是硅谷现在已经说滥的东西,说创意怎么被高估了,执行才是一切。当然,陈腔滥调有时候之所以是陈腔滥调是因为的确有道理。然而,当他提到“反脆弱”这个概念时,情况开始发生有趣的转变。

反脆弱

反脆弱是Nicholas Nassim Talib发现的一种现象,描述跟脆弱相反的东西。目前英语并没有相应的单词可以描述这个。你也许认为“robust(健壮)”或者“resilient(弹性)”这样的单词意思比较接近,但实际上这些单词描述的是在压力下不会崩溃的系统,但如果一个东西因为受到压力反而会受益呢?

对我来说,这属于那些你意识到很简单但是却又惊讶于直到今天才进入你意识的问题。

《反脆弱》这本书是这么描述的:

就像人类骨骼在受到压力和拉力会变得更强壮,当有人想压制谣言或者暴乱时谣言反而传得更加厉害暴乱反而愈发紧张一样,生活当中很多事情往往受益于压力、失调、波动以及动乱。Taleb发现并称为“反脆弱”的东西是那种不仅受益于混乱而且需要混乱才能生存和兴盛的东西。

拿到这本书并读了之后,我不仅能够把它跟卡马克的创意系统关联起来,而且看世界的角度也稍微不一样了。这里我只给一个例子,我把大型开源软件视为反脆弱。大家给软件施加的压力越多,它反而会变得越好。以意料之外的方式使用它的人越多,实践的代码路径组合越多,发现并修正的bug就越多。相反,专利软件往往始终在受控环境下使用,这样一来其所堆积的脆弱性往往会有个重要灾难在前面等着它到来(参见黑天鹅理论)。

反脆弱创意的产生

在编程和许多其他创意工作当中,你任何一天可能都会产生很多想法,但你智能实现其中的一小部分。对于你没有实施的那些你可能胡开始着迷。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想法然后到处去讨论。该想法在你脑子里萦绕的时间越长,你在思考时对它就越没有那么挑剔。现在,等到了真正要去实施的时候了,如果想法失败了,你就会气馁、尴尬甚至可能还会停止自己正在做的项目。

这显然是一个脆弱的系统。你从中性的状态开始,然后当你首先想到这个想法时小小地嗨了一下,接着它开始在你头脑里堆积脆弱性。如果这个想法失败,对你的生产力就是一个大灾难。

那么创意产生的一套反脆弱系统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呢?首先我们先来设定一些标准:

  • 根据定义,反脆弱系统应该能够获得优势但又不受不好的地方影响。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对初始想法非常兴奋并且能受到激励。

  • 失败事件必须以让我们的系统变得更去昂而告终。这意味着当一个想法失败时它需要让整体系统变得更好。

以下是卡马克对反脆弱系统应该是什么样的思考:

  • 你正在攻关一个问题,想到了一个点子,而且这个想法让你很嗨

  • 你应该马上努力去击败你的想法——设想该想法可能无法奏效的所有方式,测试它,让它置于压力之下

  • 如果这个想法经受住了严酷的审查的话,那就算准备好进行进一步的调查或者实施了

  • 如果想法最后实现并且奏效的话当然很好

  • 如果想法熬不过审查或者实现关,你可以迅速转到下一个想法而不会觉得情绪低落,因为你没有太痴迷于上一个想法或者整天讨论它,总之就是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卡马克用游戏来比喻这个——只要你想到了一个点子就会想要击败它。因为你释放了心智空间,你将可以产生更多的创意。此外,你现有的想法将变得更加强大,因为它们经受住了严苛的审查。

付诸实践

最近几个月我把这个运用到了工作和个人生活上面,现在我要隆重向各位推荐。我最终用这种方法筛选了很多迭代性的点子,并且做出了多很多的原型。而这还让我回想起了自己早年编程的日子。因为自己不知道什么事情是不是有可能,我被迫通过写代码来审查自己所有的想法。任何一天我都要审查好几个VB项目。

在工作中,我们现在专注于JavaScript和web性能,并且发现这个对于此类工作是一项不可或缺的工具。优化工作(在搞定了可轻易实现的目标之后)往往是反直觉的,而且许多看似很棒的点子实践起来却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要想取得进展我们需要大量的点子并且要尝试其中的很多。而这个给了我很好的框架来实现这一点。

 

反脆弱:游戏大师卡马克谈创意的产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