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们总会匹配某 X 部门,通常跟形色各异的黑科技搭上边。指不定哪天,神秘部门就“冒出”个产品,以石破天惊之势,让众人惊呼 “ 啊,还可以这么玩!”。

Building 8 就扮演着 Facebook 神秘部门的角色。

去年 4 月,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在自己的主页上,很激动地宣布,为进一步达成连接世界的宏图伟愿,决定成立新组织 Building 8 ,专注于硬件产品开发。为此,扎克伯格还挖来曾任美国国防部任研究主管,后又在谷歌担任高科技项目组领导人的 Regina Dugan ,负责 Building 8 。

当时,小扎还说未来几年内会给 Building 8 投数百人力,及数亿美元。

如今看来,成效初显。据 Bussiness Insider 报道, Building 8 目前同步运行着四个项目,涵盖相机、增强现实以及科幻小说里的大脑扫描技术。

具体产品还未公布,但知情人士表示,下个月召开的 Facebook 开发者大会,Building 8 很可能发挥关键作用。

这也是扎克伯格 10 年战略计划的一部分,去年他描绘了推进人工智能、增强现实、虚拟现实,及帮助全球各地数十亿人口访问互联网的愿景。硬件作为载体的重责,交由 Building 8 来承担。

Facebook 也要推进增强现实眼镜

BI 援引知情人士称,Building 8 在做的项目中囊括了相机及增强现实。

重点看看增强现实硬件设备。

“ 现在美国 AR 反而更火。”有业内人士告诉 36 氪。他表示国内还处于对 AI 的追逐阶段,但美国市场该阶段已过,热度有所降低,倒是 AR 距离生活更近,火了起来。

在 AR 之火足以燎原前,各科技巨头探索性的火苗功不可没,不论是倒在时间长河的 Google Glasses ,还是仍在寻求商业落地的高价微软 Hololens。

苹果 CEO 库克也曾多次表露对 AR 的兴趣,著名科技博主 Robert Scoble 透露称,苹果在与蔡司合作开发一款 AR 智能眼镜,产品很可能在今年中旬面世。

关于苹果 AR 眼镜,消息人士向 36 氪透露,这款眼镜可能基于 iPhone 8 运行,且采用光波导解决方案,依靠手机做数据处理,最终信息会传回 AR 眼镜显示模块。

据说,苹果 AR 眼镜重量仅为 85 克。若消息属实,AR 眼镜普及的前提条件具备,对推动整个行业发展亦有助益。

尚未可知,Facebook 的 AR 眼镜将以怎样的形态出现,何时出现。小扎倒提出对该设备的终极设想: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设备合二为一,不过考虑到两者截然不同的视觉技术,想达到统一很难。

Facebook 很可能还是会先推出只搭载 AR 的硬件设备,实现与 Facebook 社交软件联动的场景应用。比如线下与朋友分享照片,或许只需打个响指,就能调出图片,并对其缩放。

另外,相机方面,Facebook去年在开发者大会上推出 Surround 360 全景相机。

用“意念”控制的假肢 + 早期医疗器械 

科技巨头们早对进入医疗健康领域摩拳擦掌,投资相关领域公司、推出专业医疗健康硬件、将健康医疗功能整合至自身产品等等,成了谷歌、苹果、微软们的不二选择。

比如,谷歌联手强生子公司 Ethicon 创建“机器人辅助手术平台”,微软 Hololens 整合医学方面应用,苹果更是在推出 iWatch 2 时,一改往日说辞,主打健康。

手攒近 20 亿用户的 Facebook ,自然不满足于“社交软件”的角色。若延伸到医疗健康领域,作为个人网络信息极大成者,Facebook 有天然优势:用户基数大、日活高、辐射面广。

2012 年 Facebook 开放“器官捐赠计划”页面的当天,注册器官捐赠者高于日常 21 倍之多, Facebook 的威力足以窥见。

围绕自身“软”优势,Facebook 或进一步加大用户与医疗健康的连接。2014年,路透社披露 Facebook 要创建患者社区,但目前尚未有更多消息。

倒是硬件方面,Facebook “神秘实验室”有些新动向。

其中一个项目,涉及脑扫描技术。该项目由前 John Hopkins 神经科学家所领导,他们想通过脑扫描来知悉大脑所想,进而研发出用心理控制的假肢。

还有由斯坦福介入心脏病专家主导的医学应用项目,该专家主要擅长于早期医疗器械开发。

此外,Building 8 还计划启动第五个未指定项目,并在寻找合适的领导者。

大型无人机“失败了”,还有消费级无人机可期待

为加强偏远地区网络覆盖,Facebook推出首个大型无人机项目“天鹰”,意图通过激光通信数据传输,实现全球数十亿用户高速互联网接入。 

最终“天鹰”以撞毁落幕,小扎虽然痛心,但并不妨碍 Building 8 想将无人机进行到底,而到处招兵买马。

机器人和计算机视觉专家 Frank Dellaert 领导无人机的项目,他的参与预示着 Facebook 很可能在考虑做消费级无人机。Dellaert 曾是一家小型无人机初创公司 Skydio 的首席科学家,该公司曾经的硬件部门主管现在亦担任 Building 8 硬件主管职位。少数前 GoPro 员工,包括无人机制造工业设计团队创始成员,以及天鹰团队的成员,也在近几月加入 Building 8 。

Dellaert 表示他的 Building 8 项目将在 2018 年夏天结束。

搞软件的来做硬件,会是一条可行之路吗?

Facebook 终究还是在冒险。

尽管拥有近 20 亿用户的互联网帝国,但 Facebook 硬件领域近乎零经验,也注定要与那些原本就在该领域的玩家,苹果、谷歌、及使得 Facebook 一直被诟病抄袭的 Snap 等竞争。

但冒险是值得的,毕竟硬件制造相对而言门槛低,手里有钱就行,利润却很可观。以美图为例,2013 年后美图手机成为拉动公司整体收入的原动力,2014年总营收较 2013年翻了近 6 倍,2016 上半年手机收入达 5.5 亿元,占比 95.1%。

另个角度来看,硬件与软件间若能很好地联动起来,彼此都能双赢。但 Facebook “野心”看起来更大,如大型无人机项目若成功,的确能为其拓展更多的用户,但也难保为“他人做了嫁衣”,至少联网与 选择 Facebook App 间是弱连接的事。话又说回来,一家践行社会责任的公司在用户心里产生的认同也是不可估量的。

Facebook 神秘部门 Building 8 现身 ,想研发心理可控制的假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