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远程医疗以其便捷性迅速在全球掀起了一股热潮,部分局限性也阻挡不住其良好的发展前景。本文将简单介绍远程医疗的局限性及改进方法。

这段时间,更多的人选择在家里工作,在家里网购,甚至在家里看病。光是去年,就有超过一百万的人选择在自己家里等着看病,而不是在诊室边上候诊。

现如今,远程医疗被认为是解决医疗条件落后的农村地区居民看病问题的方案之一,同时,远程医疗还能减轻2000万平价医疗法案受益者给现有医院带来的负担,其优点在于它能够让病人坐在家中就能享受到医院一样的医疗待遇。但是最新的研究表明,有些人对待远程医疗服务就像是用优步叫个车一样,把它当做独立于医疗体系的服务,医生甚至连病人的病史都不知道,远程医疗的过程也不会被记录。这样的医疗保健会导致整体的成本飞速增加。

2012年4月,CalPERS Blue Shield发起了为30万保险投保人进行远程医疗的项目,但是结果不尽如人意,在项目实行的一年半的时间里,2943个人出现了呼吸道感染的病症,三分之二的人咳嗽的病症更加严重,他们在之后选择直接去看医生,剩下的三分之一选择拿起电话给一家远程医疗Teladoc公司打电话来寻求医疗帮助。

看上去情况还不错,因为有的人使用了Teladoc,他们避免了无用的测试,降低了平均医疗的成本,但是公共政策智囊兰德公司的研究人员指出,在这18个月的时间里,每位选择使用Teladoc的患者支出实际上还增加了45美元。这篇研究报告的作者之一Lori Uscher-Pines说:“如果这个服务非常便利,那么人们就会去使用这项服务,而且很多时候是当做附加服务来使用的。”

除了正常的医疗诊断之外,使用这些远程医疗的患者对已经超载的医疗保健系统造成了更大的负担。兰德公司发现,使用Teladoc的患者一般都是那些年轻、健康以及受过教育的城市居民,而这项技术的目标人群其实是处在农村地区的老年人群。而且这项服务并不属于常规的医疗服务流程,电话另一端的医生很难找到每个患者的病史,而且和病人之间的通话可能根本不会记入患者的病史当中去。这种情况也就是医疗专家所说的“病史碎片化”。

互联健康政策中心执行董事Mario Gutierrez说:“远程医疗必须完全融入到全面护理系统当中去,不能将其视为一次性的医疗过程,这样做完全背离了医疗保健的意义。”Mario希望看到的是远程医疗能够抛弃便利经济模式,应该将其用来管理慢性疾病,让人们更多的参与到预防以及保健当中来。对于远程医疗来说,这样的举措意味着将其归入到了正规的医疗系统当中,而不是当做你生活的附加品之一。

远程医疗的基本情况 

在美国,有很多机构在远程医疗方面发展非常迅速,美国退伍军人管理局通过其远程保健计划,减少了20%的住院费用,每名患者平均减少1600美元的花费。而在私人医疗保健领域,Kaiser Permanente处于整个行业的领军地位。仅去年,超过5500万的患者就选择通过在线方式或电话来寻求医疗帮助。当患者通过Kaiser的网站来进行电话或视频咨询时,他们可以有这样几个选项:他们可以与一名主治医师进行预约(一天到几个星期不等),或者他们可以选择与某个随时待命的急诊室医生进行沟通。如果他们选择了后者,他们的电话或视频请求将会传送到在亚特兰大地区的Dennis Truong手中。Truong医生可以看到患者的病史,之后就可以将患者转到紧急护理诊所或者Kaiser公司内部的专家手中。“综合系统是远程医疗的保障所在,我们可以将患者的护理问题交给再下一位医生,哪怕是今天晚些时候或者一年之后,这始终是一个闭环结构。”

整合,可能是远程医疗的黄金标准,但是并非所有的远程医疗行业都会像Kaiser和VA一样。在2016年,随着Teladoc登记了952081次线上访问,远程医疗的估值也从14年的30万,15年的60万一跃成为到2020年产值将会达到340亿美元的巨大产业。如果患者和服务商能够承担自己的责任,那么远程医疗将会对美国过度扩张的医疗保健系统产生很大的影响。

Truong医生在底特律的急诊室接受过急诊的训练,早些时候他的工作就是作为接收病人的第一站,或者最后的护理阶段。这样一来,病人的病史就是不完整的,为之后的护理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麻烦。“我们没法亲眼看到病人的情况,这也就是我对很多公司的不好的印象:他们的工作不是闭环结构。”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政府和相关的技术部门可以在适当的地区提供相关的激励措施来鼓励人们克服很多必要的限制条件。但是对于远程医疗如何完全发挥自己的职能这一问题,人们不能将医疗保健当成“优步顺风车”来看待,而要将其视为一个长久的过程。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南骧   编辑:郝鹏程

远程医疗不是手机打车,看完病啥也不管就走是不行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