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3日,36氪报道了谷歌Waymo三位工程师起诉Uber先进技术副总裁Anthony Levandowski,经此一役,Uber在和谷歌的暗暗较量被搬到了台面上,那后续的进展如何呢?

四面楚歌的Levandowski和焦头烂额的Uber

3月13日,谷歌向法院提交了多条的详细的证据,起诉Uber先进技术副总裁Levandowski和几位从谷歌无人驾驶项目离职加入Uber的工程师,这些人遭到的指控和Levandowski并无二致:从谷歌窃取机密信息,在Uber及其子公司Otto任职期间侵犯了谷歌的技术专利。

出人意料的是,Uber在核心高管遭到指控后迟迟未作回应,逼得法院不得不给Uber找台阶下:3月1日,美国联邦法院宣布,将谷歌Waymo对Uber诉讼案的回应截止日期延迟。法官在公告中指出,Uber必须在4月7日之前做出回应。根据Waymo方面的指控,Uber原本需要在3月24日前做出回应。

当然Uber也没等那么久,一天后,Uber律师Arturo Gonzalez出庭做出了回应,为了让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更加合理,我们先来回忆一下Waymo的指控

针对Anthony Levandowski:在谷歌任职期间下载了9.7G高度机密文件和商业秘密,包括超过14000份设计文档。在谷歌任职期间频频与Uber高管接触。

针对机械工程师Radu Raduta和Sameet Kshirsagar:在2016年7月参与下载了额外的机密信息,全都是围绕Waymo激光雷达的信息,包括供应商名单、制造细节和尖端技术信息的陈述。

3月16日,Uber律师Arturo Gonzalez出庭回应了指控,但这些带着浓浓Uber风格的回应让人哑然失笑:对于工程师Radu Raduta,Uber的回应是,Raduta已经不再为Uber工作,公司现在找不到他

对于先进技术副总裁、也是整个案件中最受关注的Levandowski,律师Gonzalez直接告诉媒体,Uber已经在提交给法院的文件中申诉,Uber援引Levandowski和谷歌的合同抗议,整个案件属于他和前雇主的纠纷,与Uber无关

这个回应估计会让Levandowski很失望,在之前的文章里我们已经提到,指控他的正是他的好兄弟、Waymo激光雷达技术主管Pierre-Yves Droz,以及他任职近十年的谷歌。可如今面临指控,新东家Uber居然选择与他划清界限,任他自生自灭。可怜的Levandowski面临四面楚歌的局面。

事实上,Uber最近也焦头烂额了,自从无人驾驶业务陷入指控纠纷以来,Uber高管开始陷入动荡。除了“公司现在找不到他”的机械工程师Radu Raduta,两位更加重量级的Uber高管都在近期选择离职。

首先是Uber先进技术中心的高级工程主管Raffi Krikorian,他是Uber无人驾驶业务的元老级人物,2015年3月,Uber在匹兹堡的卡内基梅隆大学附近建立了Uber先进技术中心,把卡内基梅隆大学机器人研究中心的50名机器学家和工程师一锅端,这些人后来全部加入了Uber先进技术中心,而他们的领导就是Raffi Krikorian。因此也可以说,在Levandowski带领Otto加入Uber,担任Uber先进技术副总裁之前,Raffi Krikorian就扮演着Uber先进技术副总裁的角色。3月15日,Raffi Krikorian通过Twitter宣布,其已经从Uber先进技术中心离职。

此外,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出走加入Uber的Bret Browning、Tyler Krampe和Peter Rander很快都“叛变”了Uber:

Peter Rander:原Uber先进技术中心高管,与谷歌Waymo无人驾驶工程师Brian Salesky创办了自动驾驶创业公司Argo.ai,最近被福特以10亿美元收购。

Tyler Krampe:原Uber先进技术中心软件负责人,已经从Uber离职加盟Argo.ai。

Bret Browning:Uber地图业务副总裁,以机器人副总裁的职位加入了Argo.ai。

这就是Uber离职的一众无人驾驶高管,今天上午,在工作不满一年后,Uber总裁Jeff Jones也宣布从Uber离职。Jeff Jones对媒体表示:“显而易见,指引我职业生涯的领导信念和方式与我在Uber看到的、正在经历的事情发生了冲突。我不会再继续担任共享业务总裁。”一位接近Jeff Jones的人士对媒体透露:“(离职是因为)Jeff不喜欢陷入纠纷。”暗指Uber最近遭遇的性骚扰门和其他种种负面。

值得注意的是,Jeff Jones离职是先通过媒体报道后,Uber CEO Travis Kalanick才下发了全员信,告知员工:“Jeff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在Uber看不到他的未来。”信件中Kalanick还证实了媒体此前的报道:Uber确实正在寻找一名首席运营官。

此前通过大笔投资挖来技术人才的Uber,看着福特10亿美元买下Uber离职员工创办的Argo.ai。一如去年买下谷歌离职员工创办的Otto的自己。如今望眼欲穿的首席运营官还没消息,总裁先离职了。Kalanick确实需要想一想,Uber到底怎么了。

Uber无人驾驶技术进展

尽管自2015年起,Uber就布局了无人驾驶业务,但由于Uber去年未向加州DMV申请无人驾驶测试牌照,外界也就一直无从得知Uber无人驾驶技术的进展。近日,外媒recode获取了Uber自动驾驶测试的文件,我们一起来看一下。

文件显示,Uber上周共有43辆无人驾驶汽车上路测试,路测里程达到20354英里。如果联系之前的数据,Uber正在快速提高路测规模:2017年1月,Uber无人驾驶汽车只有20辆,只要集中在匹兹堡,路测里程仅为5000英里;但到了2月份,Uber路测里程的积累速度已经达到了18000英里/周。上周,Uber用户在匹兹堡使用Uber无人驾驶汽车服务共930车次;在凤凰城,这一指标为150车次。

Uber使用不同的指标来衡量其技术的进展:

  • 在驾驶员出于任何原因接管前,无人驾驶汽车行驶的平均里程数

这个“出于任何原因”就很宽泛了,包括导航中不清晰的车道标记、恶劣天气和无人驾驶系统转弯过大等各种原因,也正因为此, Uber在这一指标上进展平平

  • 关键人为干预期间的平均里程数(关键干预:即如不干预可能发生撞上行人或造成其他物质财产损失的事故)

文件显示,Uber在这一指标上的进步更为明显,上周,无人驾驶汽车关键人为干预期间的平均里程数达到了200英里。但我们也看到,二月初和二月末的成绩都发生了下降,我们分析,这与2月份Uber进入亚利桑那州展开路测有关,进入新的地域,汽车需要进行新的道路标记导航,简而言之,系统仍然在学习。

  • 糟糕体验期间的平均里程数(糟糕体验:急刹车、突然加速等劣于驾驶员的驾驶行为,但不造成事故)

在这项指标上,Uber的成绩整体也在进步,对于2月中旬的糟糕成绩,Uber无人驾驶团队写到:“斯科茨代尔路的乘车体验不是很好,原因在于公司还没有准备好让无人驾驶汽车在这条道路上测试,公司正在评估导航中的相关错误是否已经修正。”

从这些数据来看,Uber自动驾驶技术已经在成规模、稳定的进步中,对于Kalanick来说,当务之急可能不再是发展自动驾驶技术,而是解决火烧眉毛的员工离职潮和背后暴露的公司文化建设问题。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记者郑晓康,关注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5735104947

焦头烂额的Uber和它“不惜一切代价”发展的无人驾驶技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