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去日本横扫”,指的是腾讯的围棋AI“绝艺”参加了在日本举办的第10届UEC杯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并夺得了冠军。马化腾也在朋友圈发电祝贺。

UEC杯世界计算机围棋大赛是日本电气通信大学创办的,迄今已经举办了10界,参赛者包括日本的DeepZenGo(也是2016年的UEC冠军)、法国的Crazy Stone、银星、石子旋风等明都是世界知名的围棋AI,在全球有很大的影响力和权威性,基本反映了人工智能技术在围棋这一领域进行挑战的最尖端水平。

而这种局面在AlphaGo出现之后已经遭到了根本上的改变。2016年自己“搭台唱戏”的AlphaGo与韩国围棋选手李世石大战五局并获得四胜;2017年1月,腾讯野狐围棋平台上出现了60连胜,力战聂卫平、柯洁、朴廷桓、唐韦星、范廷钰、王古力、周俊勋和黄云嵩等人的神秘的网络棋手,ID“Master”,最后亮明身份“我是 AlphaGo 的黄博士”。

除了这样的战绩是此前UEC上各路AI在本次比赛也未能达到的棋力。更重要的是,背靠大公司的AlphaGo不仅有算法上的革新,还拥有碾压级的计算机硬件资源,AlphaGo有1920个CPU和280个GPU。这就让余下诸多围棋AI在计算力上变得先天不足,UEC赛事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据说本届可能也是该比赛的最后一界。

同样背靠大公司的绝艺,在本届比赛中也充分体现了计算力上的优势,优于本届UEC的其他AI。事实上,绝艺“出山”后,也在腾讯野狐围棋平台上充分锻炼过。绝艺2016年11月首次上线,在胜率近90%的情况下于今年2月接连败于多位棋手,此后下线调整至3月2日结束闭关,并于3月3日晚间上升至十段。这也是野狐平台上的第一个“十段”棋手。

大公司们目前建立的这些优势,除了像Google在人工智能领域深耕多年,无疑大家还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而10年的UEC所积累的人才和研究成果更是像种子,酝酿着这一领域继续的蓬勃发展。就像斯坦福大学的李飞飞教授在出任谷歌云首席科学家后也表示,“过去 20 多年的人工智能,尤其科研方面的进步,主要来自三大子领域的蓬勃发展,分别是机器学习、计算机视觉和自然语言处理。这三大子领域的发展,又主要来自互联网数据的推动。”“我选择去谷歌的原因就是考虑到人工智能的普世价值,云能够对应各个垂直的领域,比如金融、商业、医疗、制造、农业、教育、娱乐、传媒……这是特别重要的一点。如果说要涉足工业界、产业界,我自己最想学习的是如何真正把人工智能应用到大家需要的地方,而不是光是去画一个饼。”当前阶段,借助互联网的力量,人工智能技术距离进一步落地的确已经拥有了非常近的机遇。

前文提到的腾讯AI Lab,在机器学习、自然语言处理、语音识别和计算机视觉四个方向进行基础研究。阿里巴巴也推出了城市大脑、ET机器人等各种人工智能平台,更不用提阿里云在人工智能方面拥有的巨大潜力。百度也重金打造了人工智能三大实验室,每年研发成本高达100亿人民币。

36氪在与业内相关创业者探讨时,有一类观点在于,AI也许能做很多事,但是暂时它还不懂得“美”。在理性、逻辑、计算、效率等属性上,不眠不休,内核强大的AI表现出的能力已经不需赘述。而人类所能提供的稀缺性,首先一点或许就在于审美和创意,而且是多样化的审美。尽管如此,人工智能还是在很多人文方面进行尝试。比如用AI写新闻啊(抢饭碗啊!摔!),比如通读新晋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Bob Dylan的创作来讲一讲情怀啊,比如蹭着最近火起来的赵雷同学也来给民谣填词啊……另一点则可能在于随机性和偶然性,因为多数深度学习算法在决策上都会选择最理性,最优化的步骤。暂时的,如果连随机性和偶然性都要考量的话,AI的算法规模又要爆炸了,而等待下一代类似GPU的神器出现,可能又会憋很多年。

作者脑内小剧场:不知道你对AI有多担忧?反正我是不担忧。赐一只会写稿的AI,我一个人可以像一个编辑部一样去战斗~

AlphaGo一年之际,腾讯的围棋AI“绝艺”又去日本横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