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9日,银川市举办了互联网医院集中签约仪式。在签约仪式上,丁香园、春雨医生、医联等15家互联网医疗企业与银川市政府签约,正式获得互联网医院资质,进驻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基地。至此,加上之前入驻的好大夫、微医,在银川市的互联网医院已达到17家。

经此一举,西北城市银川把时下最时髦的互联网医院“玩”出了新境界。

1、银川的“互联网医院观”

银川一直在力推智慧城市的建设,并在去年9月初出台了《银川智慧城市促进条例》,并提出了“提高城市管理水平、惠民便民利民、打造智慧产业”三大目标。同时,作为全国医改的第二批试点城市,“互联网+医疗”就成了银川智慧城市建设的重要内容。

“供给侧改革不仅要解决一些行业供给过剩问题,还要解决一些行业供给不足问题。看病难、看病贵就是医疗行业供给不足的表现,看病难显示出医疗资源供需整体上还存在较大缺口,看病贵除了存在因短缺而形成垄断收费因素外,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而增加的非医疗费用也是一个重要因素。”银川市副市长郭柏春说。

在郭柏春看来,“互联网医院”在解决医疗资源短缺方面发挥了有效的作用。“北上广等地医生加入互联网医院进行多点执业,等于整合这些医生的碎片时间,再造了2~3倍量的医生资源。”郭柏春说,“同时,这些优质的医疗资源通过信息技术下沉到医疗资源比较匮乏的中西部地区,方便了当地居民。”

最重要的是,银川为了让当地居民实现这种便利真正付诸了行动,突出表现在许多关键政策的突破上。

银川市人社局局长尤峰说:“前期在我们调研中发现,互联网医院由于一些政策没有到位,功能还没有得到全部发挥。例如对互联网医院认可问题、电子处方与医保衔接问题、职称评定问题等,这些问题不解决,互联网医院还是一个边缘化的医疗机构,潜力还没有挖出来。”

为了给予互联网医院发展足够的支持,银川市人社局、卫计委联合出台多项支持政策,包括将互联网医院列入医保定点医院、电子处方与医保系统下药店全面接入、可用医保个人账户支付网上诊费、授予互联网医院进行职称评定权利、限区域限额度选择互联网医院进行统筹账户支付网上诊费试点。

关键的一项突破是,根据《银川市互联网医院医疗保险个人账户及门诊统筹管理办法(试行)》参保人员不仅可以用医保个人账户直接支付网上看病的费用,同时,凡符合基本医疗保险“三项目录”范围的网上诊费都能得到医保报销。目前,该项试点范围还仅限于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不排除未来覆盖所有互联网医院的可能。

2、好大夫、春雨医生、丁香园“三巨头”聚首银川

银川敢于加码互联网医院,与前期好大夫在线银川智慧互联网医院的运营效果关系密切。

“好大夫互联网医院运行以来,日咨询、诊疗人次已超过1万,其中中西部地区占比43%。”郭柏春说。而银川市卫计委主任田永华则谈到:“近年来,各地都在探索医药分开同时,也担心提高诊疗费用后,患者接受程度,互联网医院的发展也给出答案。”

好大夫创始人王航用数据详细阐释了这个“答案”。王航说:

“截至目前,经过银川市审批局备案、在好大夫互联网医院顺利开诊的医生数为1.1万,覆盖全国30个省市地区,其中92%来自三级以上医院,88%为主任医师或副主任医师职称,总服务患者数达到98.5万人次。在银川,好大夫互联网医院服务的患者数为6516名,约10%的患者属于危重疑难疾病,其中,北京、上海两地的顶级权威专家服务了1565名银川患者。另外,有53位全国知名专家与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建立了合作关系,确定该院为重点合作科室,为该院的重点学科建设提供联动支持。与此同时,银川地区患者访问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好大夫网页的数量翻了1倍,该院医生通过好大夫互联网医院服务银川患者的数量增加了10倍。”

在此次银川互联网医院基地亮相中,除了好大夫外,春雨医生、丁香园均加入其中。作为互联网医疗发展早期最具代表性的三家公司,在整个行业面临大转型的阶段同时看中的了“互联网医院”这个模式,某种程度上也反应目前行业的大趋势。

“从丁香园自身发展角度来说,我们在C端领域的布局进一步得到完善,核心产品丁香医生也从在线咨询正式升级到在线诊疗服务。”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表示,建立互联网医院,一方面利用丁香园多年深耕的行业经验,调动背后强大的医生资源,使得在线诊疗成为网上看病的入口;另一方面,通过互联网医院能够整合线上、线下的全流程医疗服务形成闭环。

截至2016年底,春雨医生已经覆盖了儿科、皮肤科等17个常见科室,吸引超过50万公立医院执业医师入驻平台,累积服务患者超过2亿人次,积累了数亿条健康信息。春雨医生联合创始人曾柏毅表示,春雨医生计划在银川推动其多年积累的医疗大数据的应用,以及基于大数据应用的“快捷诊所”项目。

此外与重企业扎堆银川不同,微医集团则持续在全国范围内开建互联网医院,目前已经成为运营互联网医院数量最多的企业。

3、顶层设计下互联网+医疗

银川已经将其智慧城市的建设推进到3.0阶段,这一阶段的突出特征就是在顶层设计方面,即监管模式、立法保护模式的同步跟进。这一特征同样体现在银川互联网医院基地的建设上。

“很多人担心互联网医院监管问题,以往对实体医院的监管,可以通过定期检查和不定期抽查来实现,网上医院如何监管?” 银川市大数据局局长王川表示,“其实,互联网医院属于‘互联网+’的一种业态,这些‘互联网+’的新业态最大特征就是网上留痕,如果监控它们的数据,就可以监控它们的行为。而且,通过网上监管,可以实现全过程连续监管,这比线下的断点式监管更为科学、有效。”

王川表示,银川市要求所有互联网医院的服务器必须存放在银川大数据中心,并且给银川市大数据局开端口,便于卫计委实时监管。

与此同时,在银川推进互联网医院基地的建设过程中,基本做到了立法“实时跟进”。

银川市2016年出台了《互联网医疗机构监督管理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工作制度》、《银川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今年又发布了《互联网医院职业医师准入及评级制度》、《银川市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实施细则(试行)》、《银川市互联网医院医疗保险个人账户及门诊统筹管理办法(试行)》。

田永华表示:“下一步,我们卫计委将协同市发改委等部门出台扶持第三方检查中心、治疗(手术)中心、康复保健中心等配套机构建设政策,打造互联网医院的生态链。”

银川造互联网医院基地,首试医保支付网上诊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