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SaaS聚义堂”(ID:saasjyt),作者 春阳,36氪经授权发布。

中国的SaaS创业者们似乎都有一定程度的“中美SaaS情结”,他们热衷于对比中美SaaS发展,找到共性和差距,而结论往往少不了一点:中国的SaaS市场发展太迟缓、滞后,我们比美国SaaS差就差在这里

你说的没错,大兄弟,春阳我也同意这一点,我们的市场和客户太难搞了。

但奇怪的是,既然你都说了中国的SaaS市场很难搞,但国外的市场好呀,有需求,有付费能力和付费习惯,企业生命周期还长…为什么不把你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卖到国外去呢?你看摩拜单车都快开到纽约了,ofo也要出海搞事情了,华为的手机都在外头风花雪月多少年了,SaaS这种云端形态的产品服务,死磕中国市场是哪门子过不去呢?哦,你说竞争,国外同类的产品太多啦,干不过他们,况且在国内我们有本土化优势,有人有资源,好搞一些….说白了就是,产品不过关,服务不到位,到外面丢不起那人

哦,看来美国那边我们是没希望了,那如果找一些比我们(SaaS市场)落后的地方?(我们姑且假设这些地方的SaaS市场比我们更落后…)比如欧洲?日本?泰国?印度?这些云服务基础设施相对还算发达的地方怎么样?

可能还是不怎么样……原因还是差不多,家里头的婆娘再丑,也得好好伺候,外面的小三再眼馋,也不能出去瞎搞。

但有人不这么想,并且他们还大胆的干了很多票。

他们就是我们一直看不起的印度阿三。

故事可能还要从7年前的某个月黑风高的夜晚说起。

SaaS在中国真正开始火,应该是2010年的时候,为了研究我们的印度小伙伴,春阳这里拉一波2010年的数据出来,看看这几年他们究竟干了些啥。

数据来源:咨询机构 Tracxn

这个图是2010年到2017年1月22号所有印度SaaS公司的出生轨迹,感谢Tracxn提供数据,不过悄悄说一句,你们最后一行的数据肯定有点问题,别的春阳不多说。

从这张图里可以看到,2010年以后,单单印度的SaaS就已经吸纳了超过14.8亿美金的投资,并且仅在2017年的前22天,就已经有7家SaaS公司又拿到了融资,平均3天一个,热度丝毫不减,中国这些数字有多少春阳没拿到不敢讲,但印度人已经虎成这样,就问你怕不怕?

但现在还不是我们害怕的时候。

前阵子,Google和知名SaaS投资机构Accel Partners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25年,印度的SaaS产业将会产出超过10亿美金的营收,占据全球8%的SaaS市场份额,全世界的SaaS供应商都能看到印度的身影,他们将成为SaaS的世界港口。

印度为何如此碉堡?

春阳总结了4点,且听我慢慢道来。

一、带头大哥

在中国,有人经常诟病上海的互联网产业,相比北京、杭州、广东始终起不来,那是因为北京有百度、杭州有阿里而广东有腾讯。由此可见,成功真的是可以孵化成功的,success breeds success.中国的SaaS领域到目前为止,尚未出现广泛意义上的独角兽公司,而反观印度,已经有像Zoho、Freshdesk、KISSFLOW这些出色的SaaS公司,在全球为范围内广为人知。有这样的大哥在前面带节奏,还怕后面的兄弟们跟不上?

二、人才

在SaaS之前,印度的IT外包和咨询服务举世闻名,印度产的程序员有的在谷歌当老大,有的在微软当老大……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印度的SaaS领域根本不愁人才问题,世界级的程序员唾手可得,反观中国的很多SaaS公司连单租户和多租户都没弄清楚,甚至租几台服务器随手写个网页脚本也可以叫作SaaS……除此之外,程序员绝不是唯一的人才形式,在SaaS领域,更为难得的人才应当是产品经理。程序员可以帮你实现好的产品,但好的产品首先需要有人设计出来。

优秀的SaaS产品经理在中国屈指可数,春阳和很多SaaS企业聊过,这方面人才奇缺,合格的产品市场经理尤其少得可怜。

三、土壤

我们常说,中美SaaS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中国的移动互联网更加发达,这是不是一个优势,春阳不是很确定,因为当前的绝大部分SaaS产品,依然将PC端体验放在首位。

而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优势,在印度面前基本可以忽略,印度同样是一个疯狂的移动驱动(mobile-enabled)的国家。除此之外,印度的云服务基础设施非常成熟,很多应用都开始朝向云端形态转变。这为SaaS的成长和普及提供了天然的肥沃土壤,产品驱动的SaaS(Product-driven SaaS)得以在这片土地上从容生长。

但中国的SaaS显然还不是产品驱动,营销驱动?市场驱动?或者资本驱动?随便你怎么说。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很多成功SaaS公司的套路(insights)我们学不来的原因,他们只要将找到市场痛点,把产品做好就行了——而我们或许正处于一个本身就存在系统性缺陷的市场中,超前的产品可能并不足以打动市场。印度SaaS在短短几年内崛起,在于他们首先找到了契合产品的市场,接着做出了契合市场的产品,所以他们能孕育出世界级的SaaS公司,春阳丝毫不觉得意外。

四、成本

当一个市场存在系统级的缺陷时,麻烦就来了。因为要达到同样的高度,你必须付出多倍的努力。同样一家SaaS,做到100万美金的ARR,在中国和美国哪个更容易?印度呢?

不要以为美国一定是那个最省力、最高效的地方。事实上,Accel的报告指出,一家美国SaaS公司要达到200万美金的收入,他们需要消耗800万~1000万美金的资本。而印度的SaaS公司仅仅需要一半的钱就能产生同样的营收。中国会怎样?大家对照自己的实际业务情况,做到心中有数即可,国际标准搁这儿摆着呢。可以确定的是,世界性的SaaS产业港口(hub)一定是成本低、效率高的地儿,从这个角度看,印度是比美国更有希望的地方。

但别人的希望,就是我们的绝望。在印度人的手里,SaaS成了一种危险而无赖的武器,它可在家中野蛮生长,它能在千里之外取你小命,而你甚至没见过它的样子、没听过它的名字,你的客户就全跟他跑了。

2012年,一家叫作Minjar的公司在距离印度班加罗尔火车站5km的荷秀路(Hosur Road)成立,他们面向美国市场提供基于云服务和大数据的SaaS服务。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他们轻松完成了250万美金的营收,这仅仅是他们成立的第四年。而他们在美国,甚至没有安放一名销售。

作者 春阳:

SaaS领域如饥似渴的探索者。12年接触SaaS此后一发不可收拾,沉迷于黑客增长和内容营销不能自拔,曾就职于两家典型SaaS公司,欢迎拿好的SaaS项目与我交流探讨。

微信 jamesbiubiubiu 用于勾搭合作,请随意添加,并注明身份和来意最佳,节省双方宝贵时间。

别总对标美国了,在SaaS领域印度也不可小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