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GeekCar,作者 白书记,36氪经授权发布。

13日凌晨你还在睡觉时,美国发生了一件大事,这次「倒霉」的是菲亚特克莱斯勒(以下简称 FCA)。

EPA(美国国家环境保护局)发布了一份处罚告知文件,宣布 FCA 旗下的几款车辆存在排放舞弊行为。

然后FCA股票是这样的:

这起作弊行为的本质,就是 FCA 在发动机 ECU 中植入了「作弊代码」。

作弊代码的存在,可以让车在报备的时候顺利过关,但是用户平常开起来就排放很高了,EPA 说主要增加的污染物是氮氧化物。它的原理就是削弱柴油机中 EGR(废气再循环)和 SCR(选择性催化还原)的工作强度,和大众一个套路。

EPA 一位名为 Cynthia Giles 的官员说:「很明显,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清洁空气法案(Clean Air Act)。毫无疑问,这是非法的排放污染行为。」

从法律角度解释的话,就是FCA 在他们的产品一致性证书(certificate of conformity)上隐瞒了这段代码的存在,欺骗了车辆排放监管机构 EPA。EPA 也在处罚文件中再次表态,说装了这种装置的车辆是不可能通过 EPA 审核的。

EPA公布的“蓝头”文件

对于这种作弊装置,EPA 将其定义为「Auxliary Emission Control Devices(以下简称 AECD)」,即附加的排放控制装置。对了,去年大众作弊被查的时候,EPA 称之为「defeat devices」。这一次,EPA 有了经验,也给 AECD 下了明确的定义(方便以后调查别的车企…)。

在这份文件中,EPA 方面列出了 FCA 所有存在作弊行为的车辆:

涉及的车辆主要是 2014-2016 款道奇 Ram 1500 和 Jeep 大切诺基,在美国本土共涉及 103828 辆车。

总之,EPA 的意思就是你不能骗我,否则后果很严重。

FCA 方面也给出了回应,表示对 EPA 的调查表示「遗憾(disappointed)」,认为自己是无辜的,控制装置也一定是合法的。另外,FCA 说会下一届政府(也就是特朗普)积极、妥善地解决好这件事。

看到这里,是不是想起了去年的大众?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其实在最近,大众的排放门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

1 月 9 号,美国FBI 在迈阿密国际机场逮捕了大众集团一位名为 Oliver Schmidt 的高管,他之前在大众北美负责对接相关监管机构,算是大众排放门事件的第一责任人。

从意气风发到被抓,这哥们沧桑了不少…

1 月 11 号,大众集团和美国监管机构达成最后的「和解」,大众向美国政府支付 43 亿美金,但这点钱不包括大众应付美国国内个人诉讼者的费用(很多美国消费者后来起诉了大众)。大众要想摆平排放门在美国本土引来的官司,预计得花超过 200 亿美元。

除此之外大众还得花 27 亿(三年付清),来抵消涉事柴油车过渡排放氮氧化物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再花 20 亿(十年付清),来推动电动车基础设施建设和推广。

粗略估算一下,大众排放门引起的损失,在 250 亿美元左右,涉事车辆在 50 万辆车左右。不考虑排放门事件的话,大众集团在 2015 年营业利润为 128 亿欧元。但是算上排放门造成的损失的话,大众集团当年是亏损的。

好在大众的销量并未受太大影响,2016 年汽车销量为 1030 万辆,全球第一,中国市场销量占其四成。

回到我们前面说的 FCA 作弊被查这件事,现在 EPA 只是发出了 NOV(Notice of Violation)文件,就是告诉你违法了,随时欢迎撕逼,暂时还不用召回车辆。不过按照 EPA 的套路,应该是已经有了充足的证据。

如果 10 万辆车被证实作弊,会罚多少钱?这件事对 FCA 的影响有多大,能支付得起罚金吗?会有人来趁机接盘吗?这件事要引起了特朗普的注意,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事情还有转机吗?

作为吃瓜群众,太好奇了…

菲亚特克莱斯勒因「排放门」被 EPA 调查,即将成为第二个大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