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随着移动支付崛起,大量支付机构让用户在虚拟“钱包”中留存余额,支付机构自身则能占用这些备付金的孽息,这也成为不少支付机构的主要盈利模式,往往占利润来源的八成以上。

为了防止支付机构挪用客户备付金,降低支付平台的沉淀资金规模,使支付机构回归到通道本质,而非某种具有存款功能但又不受银行监管模式约束的“准银行账户”,央行祭出重招,于近日推出酝酿已久的“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

客户备付金是第三方支付预收用户的待付货币资金,不属于支付机构自有财产,所有权属于客户,但不同于客户本人的银行存款,不受《存款保险条例》的保护,也不以客户本人名义存放在银行,而是以支付机构名义存放于银行,并由支付机构向银行发起资金调拨指令。

备付金一旦被交存,第三方支付机构就不再享有其利息收入,央行此举相当于动了多数支付机构的“奶酪”。但业内人士分析称,此次新规对于增值业务不多、依赖利息收入的中小支付机构影响最大,在一个“头部效应”本就明显的行业,这让中小支付机构生存更加艰难,可能会加剧第三方支付机构之间的兼并。

即使是双寡头支付宝和财付通,这一新规也具有较大伤害。因为备付金也是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各家银行进行快捷支付合作、资源置换的关键筹码。

一位支付宝人士对财新表示,中国支付市场竞争激烈,即便是对于支付宝和财付通这样的支付巨头,盈利空间也很狭窄。他援引美国Paypal的例子称,Paypal在全球支付机构中收入最高,对商户的收单费率在3%以上,而支付宝和财付通的平均收单费率仅为6‰。“为了竞争还要补贴客户。而大型支付机构在系统维护、技术创新等方面的投入都是巨额的。这一大块利息收入被拿走,损失巨大。”

据财新获悉,此次为了让支付机构平稳转型,央行给出过渡时间,交存比例未一步到位。而是根据支付机构的业务类型和评级结果分不同档次,最低12%、最高24%,中间还包括14%、16%、18%、20%不等比例,以后逐年增加集中存管比例,但尚未划定具体过渡时间。未交存的备付金则仍按原制度可享有利息收入。

作为中国第三方支付的两大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包括微信支付和QQ钱包)会受到多大影响?据财新了解,支付宝和财付通监管评级都是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最高的,因此都按最低档位12%交存客户备付金。首次交存时间是2017年4月17日。

据财新,支付宝和财付通,各自沉淀的客户备付金规模约在1600亿元和1500亿元,合计占全行业客户备付金总量的70%、市场份额前十名的90%。简单地看,备付金规模也体现了支付宝和财付通各自所占的市场份额,可谓平分秋色。不过,如果考虑到支付宝用户把资金转到余额宝(货币基金产品),以及微信支付沉淀着大量因红包产生的余额,二者的市场份额差距应更大。

备付金风险是第三方支付领域的几大整治重点之一,不少机构因挪用客户备付金而受罚。

为避免资金沉淀在虚拟账户带来的风险,2016年10月国务院公布的《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下称“国发21号文”)提出,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挪用、占用客户备付金,客户备付金账户应开立在人民银行或符合要求的商业银行。人民银行或商业银行不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备付金账户计付利息,防止支付机构以“吃利差”为主要盈利模式,理顺支付机构业务发展激励机制,引导非银行支付机构回归提供小额、快捷的小微支付服务。

在现行规定中,客户备付金利息收入由支付机构享有,源于支付机构此前长期为用户提供了免费服务。但业内争议不断,有法律人士认为,支付机构非银行,所以客户备付金不应视为“储蓄存款”;客户备付金的所有权在客户,孽息也应归属于用户本身,目前归支付机构的方式存在法律瑕疵,有损用户财产权益。

据财新,目前正在指导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组织建设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清算平台(即网联),预计2017年3月上线。通过该清算平台的支撑,未来支付机构只需开立一个银行账户即可办理客户备付金的所有收付业务。

目前第三方支付机构有255家左右,自2015年3月最后一张第三方支付牌照发放以来,央行再没有批准新的第三方支付牌照。

央行祭出第三方支付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动了谁的奶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