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终于等来了白衣骑士。

1 月 13 日下午,财新报道称融创集团投资乐视网、乐视影业、乐视致新等三家公司,总交易金额达到 150 亿元。此外乐然投资和华夏人寿合计向乐视投资 18 亿元,总计约 168 亿元。当天晚上,融创、乐视分别发布公告确认这一消息,并将于 1 月 15 日召开发布会进一步说明情况。

火线驰援、仗义相助、同乡情谊……这是出现在各大新闻报道上的关键词。11 月初乐视危机爆发,贾跃亭焦头烂额,四处找钱,乐视资金链条举例断裂只剩一线。融创老板孙宏斌,与贾跃亭是山西老乡,同为“晋商”,这次他的出手,也被人看做是火线驰援,仗义相助,二人的同乡情谊,令这次交易有了更多江湖豪侠色彩。

但这次的同乡情谊价格有些高。

孙宏斌长于收购。仅仅去年九月,融创中国便完成了三笔投资:收购联想控股地产全部业务,花费 138 亿;成为金科地产第二大股东,花费 50 亿;接手恒大集团旗下嘉凯城青岛公司,花费 37 亿。今年 1 月 9 日,融创集团以 30 亿元参与链家地产 C 轮融资,算是沾了“互联网基因”。

孙宏斌的收购与投资都带有战略布局,融创中国近年来也一直占据中国房地产销售额前十的席位。不过,投资乐视是融创集团第一次涉足地产领域之外的生意。有媒体援引接近融创的人士称,孙宏斌在思考下一个十年,双方将在各自的优势领域和资源上进行深度合作,包括智能硬件、智能家居、智能社区、房地产、互联网生态等领域。

这一思路与贾跃亭一贯的生态论调颇为类似。但是,从投资的公司来看,孙宏斌似乎并不完全相信“乐视生态”。

在融创中国入股的三个业务中,乐视网是上市公司,也是乐视系主体。乐视影业经过多年经营,如今已经成为民营电影公司中的重要力量,有人将其与万达、华谊、光线、博纳并称为中国“五大”。乐视致新主要业务是生产乐视电视,按照贾跃亭之前采访时候的说法,虽然致新目前仍未盈利,但现金流稳定;乐视致新总裁梁军也曾表示,2017 年乐视致新将扭亏为盈。

乐视网不缺钱,乐视影业、乐视致新都是乐视手上最优质的业务,而真正缺钱的业务,比如圣诞时候被掐断英超信号的乐视体育、刚刚在拉斯维加斯展示样品的乐视汽车和卖一台亏两百的乐视手机,融创都没有沾手。财新网援引消息称,这种方案是为了尽量保证融创的投资安全。

而且,为了获得这笔投资,乐视方面付出了不少代价。按照此次投资金额计算,乐视网估值为 701.51 亿元,与停牌前的 708.84 亿元基本持平;乐视影业估值 70 亿元,而半年前乐视的收购方式显示其估值为 98 亿元,半年缩水 28.6%;乐视致新估值为 237.3 亿元,十二月底时候梁军曾表态,乐视致新投前估值为 300 亿元左右,三周时间,缩水 20%。

而且,根据融创中国公告,融创中国获得了乐视网、乐视影业和乐视致新的董事会席位,并享受乐视系其他公司的优先投资权。某些条款还规定,重大决策必须要投资人同意才能执行。

付出不小代价,订立城下之盟,乐视总算缓解了资金链问题。不过,168 亿元依然很难支撑起贾跃亭的生态故事。

乐视危机爆发源于供应商向乐视索要欠款,依照常理,新到的资金也将首先还清欠款来缓解压力。公告显示,截至 2016 年 9 月,供应链厂商仁宝对乐视的应收账款就达到了近 18 亿元人民币,其中 9.19 亿元已经逾期。根据《财经》估算,乐视手机的逾期欠款总计数额在 60 亿-80 亿元之间。

乐视体育在 12 月也爆发危机,新英体育向乐视施压,要求乐视在 1 月底前付清英超 2016—2017 年版权费用,而有消息人士透露,乐视体育版权欠款不止英超一家,F1、意甲等版权也都没还清。

更烧钱的是乐视的汽车业务。1 月 4 日,乐视推出超级汽车 FF91,贾跃亭表示,“再有 100 亿我们就可以保证来投产”。而在此前接受腾讯专访时,贾跃亭说,乐视的汽车业务,“即使是用乐视的新模式来做至少也得 400 亿到 500 亿”。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要么是乐视再次更新了模式,要么贾跃亭对汽车产业有了颠覆性认知,要么他只是在提振市场信心,让市场相信自己的“生态化反”故事。

168 亿元并不足够解决乐视现有的所有问题,而乐视深层的问题,更是与钱无关。

乐视被人戏称为“PPT 驱动型”企业,贾跃亭在接连不断的发布会上接连不断地抛出新名词、新概念,吸引市场注意力,以故事和概念来获得资本,进而实现自己的业务布局。

这一模式不能算错,也并非乐视首创。亚马逊便是一个擅长讲故事的公司,贝索斯每年给股东写信,抛售自己对未来的设想,“靠说故事拿到了人类历史上最便宜的资本”(Scott Galloway,纽约大学 Stern 商学院教授)。然而,股东愿意买账并非因为贝索斯文笔优美辞藻华丽,而是贝索斯曾经多次准确预判市场,而其核心业务——电商和云服务——都处于世界领先位置,哪怕贝索斯的故事全部失效,不得不停下从拍电影到火箭发射的所有业务,亚马逊也只是会成为一家普通的巨头,而非失败的公司。

然而,乐视没有任何业务能够撑起贾跃亭的故事。乐视视频如今只是二线;乐视影业虽然是一方诸侯,但距离称霸遥遥无期;电视即便挣钱,也很难弥补乐视的资金需求,而且因为电视消费频率较低,难免像智能手机一样陷入增长困境。

故事、各路资本、做账能力……在支撑乐视的主要因素里,乐视产品生产和市场经营处于相对末端的位置,而当乐视真的遇到危机时,也缺乏议价和抵抗风险的能力。当乐视再次遇到困境,也许依然会有下一个白衣骑士飞奔而来,但骑士手中的长枪,或许会在乐视伤口上刺得更深。

乐视可能暂时止了血,但它的伤口远未愈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