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混沌研习社”(ID:dfscx2014), 作者姚欣,36氪经授权发布。

资本寒冬来临,是各公司大规模裁员的开始,但是裁员绝对是一门技术活,稍有不慎,可能直接导致公司的“休克”,甚至死亡。在这个问题上,PPTV姚欣有血泪教训。

2004年,我大学休学,创办PPLive。10年内,历经六轮融资,三次核心管理团队和合伙人更迭;10年后,公司卖给苏宁。

 如果一开始就知道,视频行业的难度大到从初创到活下来的概率不到10%,我真的不敢挑战。作为早期创业者,我付出了高额的学费,也得到了惨痛的教训。

今天,资本寒冬再次来临。8年前,我们咬牙艰难度过资本寒冬的情形还历历在目,自爆家底拿出来分享,希望能给后来者一些借鉴。 

有一二就有三四,如果你慢慢调、慢慢裁,核心员工会离你而去

2007年后,视频行业迅速膨胀,至少5亿美金投入了这个行业,那时候我们在准备C轮融资。

但是紧接着,众所周知的次贷危机发生了,市场动荡,骤降至冰点,VC自身难保。

眼看账上的钱越来越少,融资却陷入巨大困境,同时,竞争对手在危机到来之前完成融资,业务流量从2008年开始,逐渐超过我们。 

而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不到28岁、刚刚创业四年的CEO,还在犯着非常基础的错误:裁员不当。

上面这张图,是红杉的报告里很著名的一张图,介绍的是2008年,两家不同类型的公司在面对经济危机时采用了不同的裁员措施,之后的发展趋势。

2008年10月份之前,两家公司的业务规模很接近,差别不到20%,2008年11月份经济危机一爆发,两家公司采取不同的措施。

差别在哪里?一个公司的创始人非常有经验,而另外一家非常年轻、毫无经验。

A公司是一家很年轻的CEO领导的公司,他的选择是,哎,市场不好了,我先适当收缩,比如把一些市场费用砍掉,节省开支,钱少花一点。

过了一个月之后发现,市场还是不行。董事会说你这不行,赶快给我盈亏平衡,赶快收缩。

CEO一看,的确是得收缩了,怎么办呢?裁员?不行,肯定会被外面知道的,士气大伤,而且公司还得招能人,都裁员了怎么招到人。

所以怎么办?干脆做一个绩效考核吧,以前的绩效考核都是年底做,今年提前到11月份,末位10%的先淘汰,这样可以压缩成本。

所以,忙了半天内部管理,一个月之后淘汰了,收缩了,但没到10%,因为各个部门都在往前冲,公司就舍不得砍,最后砍掉的,就是在公司没有根基的人,比如校招生、实习生。

收缩了一个月后,董事会一看,说,还是不行,现金流太差了,要继续砍,而且你必须在一个月之内砍到这个目标,不然根本不可能拿到下一轮投资。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再去砍,这一刀下去就狠了,就是大面积裁员,最重要的是,内部的传言越来越丰富了。

什么传言呢?我先给大家讲一个儿时看到的寓言故事:

一个年轻的猎人租住在一个房子的二楼,楼下的房东是个老太太,猎人每天都要出去打猎,晚上回家后当当当一路小跑到二楼,关上门咣当扔了鞋子,然后开始睡觉。

但是老太太受不了,她说每天晚上你这么大声地扔鞋子,太影响我休息了,以后你能不能轻手轻脚?

猎人说抱歉抱歉,明天一定不会了。

第二天猎人再去打猎,同样深夜10点多回家,然后当当当上楼,关上门咣当扔了一只鞋子,正准备扔第二只时,想起老太太的叮嘱,于是轻轻把鞋子放到地上就睡觉了。

过了一晚,早上不到6点,老太太就气急败坏地来砸门了,说你现在立马给我搬走,房子不租给你了!猎人一头雾水,说怎么了。老太太说,你知道吗?为了等你第二只鞋子落地,我一晚上没睡!

听起来很可笑,但是这就是A公司在缓慢调整时,员工的普遍心态。 

员工会想,第一刀美其名曰绩效考核,其实就是变相裁员。第二刀他已经控制不住,直接裁员了,有一有二,就有三有四,这么下去不知道还会怎么样呢。 

那个时刻你会发现,已经有人主动辞职了,而且都是能人,他们说既然随时可能被裁掉,那我还是自救吧,主动去找别的工作。因为他随时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外面很多人在找他。 

留下的人,大部分都在消极磨工,在等什么时候能够支付违约金、赔偿金。

但是B公司却顺利地度过了那个冬天,就在于它的CEO更有经验,裁员一步到位,用最坏的打算,做最大的努力,虽然损失惨重,但是逐渐在复苏。

我犯了A公司一样的错误,豪华团队不到半年土崩瓦解,寒冬才是比拼内功的时候

可悲的是,当年A公司的做法,就是我的做法,我犯了一模一样的错误。

所以,2008年12月底,我们的现金流不到3个月,纸包不住火,最终上了新浪头条:PPLive裁员了,融资神话结束了,整个视频行业完蛋了。之前所有光环一瞬间都没有了。

我当时都不太愿意去公司了,每一天感觉是被架到刑场一样。这种情况下,内部管理了一片混乱,当年搭建的豪华团队不到半年土崩瓦解。 

往往在死亡的边缘,才意识到求生的本能。很多事情不是不可能,而是你没有用心。 

比如,我们定位PPLive为技术公司,觉得做技术才是高尚、牛逼的,但是真正到了冬天,才发现我们仅有技术一无是处。公司首先要活下去才有未来,这时候我不得不要做出一系列重要的商业决定。

团队上,我把自己辞掉了,给了与我一样的股份,邀请微软高管陶闯作为CEO加入,重建了整个核心团队。 

商业模式上,从PPLive技术平台转向PPTV媒体平台,战术上也重视营销,快速决策。 

同时,组成秘密三人小团队研发移动互联网产品。2010年iPad上市第三个月,PPTV移动端APP就上线了,后来能翻盘,实际上也跟当年小团队的布局直接相关。

最后,我们顺利拿到后面的内部融资。当你真正积极面对冬天时,是可以过去的,冬天甚至可能成为你最后胜出的关键时间点。 

创业是极难成功的,很多成功者上来之后都在讲,我当年是如何牛逼的,真正的成功者都是卑躬屈膝爬过来的,伟大如BAT皆如此。 

没有裁过员的CEO不是好CEO,没有经历经济危机的企业不是好企业,冬天才是比拼内功的时候,如果你足够强,是可以在这个时候和对手拉开差距的。

资本寒冬,你真的懂怎么裁员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