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健身看起来一直扮演着“革传统健身房命”的角色。传统健身房以“年卡和现金流”来维持不断扩张,互联网健身则走过了O2O、ClassPass和24小时智能健身几种路径,目前似乎依然难以撼动传统健身房的霸主地位。

未来格局会变吗?拿美国Anytime Fitness的模式相比,答案可能是肯定的。

乐刻运动在今年开出了130多家门店,并在12份公布1亿B轮融资时宣布未来5000家店的拓店计划。这个数字有些惊人,要知道中国最大的健身连锁品牌之一威尔士,也才开出不过近100家。

而作为传统健身房的代表,威尔士从1996年在上海起步,主打中高端人群的健身消费,目前的用户数已经超过80万。按照创始人王文伟的表述,威尔士健身走过了20年,主打的是高净值人群,选址注重商业中心、服务和品牌都走高端路线。这些都是互联网健身目前都难以触达的。

乐刻要用99包月的模式解放传统健身用户和健身教练,用户和教练在平台内自由匹配约课,平台提供基本的健身场所。乐刻把这种模式解释为Uber模式:提供一个平台,连接教练、用户和场地,数据是乐刻的核心资源。这种模式,看明白的人并不多。

在健身仍属于“中产级别”消费的时代,健身的用户愿意支付年卡的较高费用,和健身房形成高度绑定关系。但互联网来了,更灵活和更低价的消费需求来了。地租和人力成本的持续上升,年卡模式受到的挑战越来越大,“按次消费”和更轻量的“包月”出现了。

在懒熊体育昨天举办的上海嘉年华活动上,中国最具代表性的两家健身品牌同台而坐,就健身的商业模式互相“交换了意见”。

以“卖年卡”商业模式为主的威尔士说未来90%的互联网健身要倒闭,但“99元包月”的乐刻运动说有沃尔玛也要有7-11。讨论擦出了一些火花,36氪提炼了下核心观点。

互联网健身90%都要倒闭,项目选址和服务体验是根基,互联网没有解决这两个根本问题。

租金人力越来越贵,消费不升级,品质、服务和品牌不提高,现金流成问题,一定是要倒。

美国小型健身房9.9美元能赚钱,中国也能,超卖卡是不健康的财务模型。

低收入人群也有健身需求,这部分人群的需求在传统健身房没有得到满足。

以下是对话实录:

王文伟:威尔士健身董事长

韩伟:乐刻运动创始人

王文伟:我是上海人,做产业、做健身做了二十年,从1996年开始。我以前是举重运动员,所以练过举重,练过健美。二十年来,这个产业到目前为止是风口,所以我们在上海开了将近一百家店,两年我们的速度是最快,平均每一年,大概三年以内,可能达到600家左右,这个对我来说是一个风口  。

我们做了时间长,但是这个行业倒闭很多,我相信2017年比2016年倒闭更多,特别是传统健身

我们为什么盈利,刚才乐刻运动说做99块一个月,我们是做六七百一个月。这个健身行业必须不能卖便宜,我对互联网不是很懂,现在慢慢跟互联网合作,他们是专门协助我们,也是一个战略合作。

健身这个产业大部分是做现金流,会计准则都是亏损,所以没有一个能够长久健康的发展,所以核心就是健身产业能够赚钱。就是选址、点位、周边的市场、周边的消费力。一定要卖高端,什么是高端,就是4千块以上,我们搞了三个品牌,贵的卖一万,便宜卖4000,中间卖7000,这样分摊下来,如果这个是蓝海战略,上面实际上中国没有什么竞争。我认为开500个店,每个店300万一个月,在这个行业也可以做独角兽。一年做一百亿,传统行业还是可以。

互联网90%都是倒闭,因为健身还是简单,3公里内方便,如果没有人、全部互联网,没有服务怎么做的好?只要点位选好,店的环境搞好,设计好、才能体验的好。

我们的店在上海中心,正大广场,国金中心等等。这样的模式,这样的方向一定要有体验,一定要赚有钱的人钱,穷人的钱做不到。这些资源和数据,我认为没有价值的,这个是我个人的想法。

刚才主持人说,你为什么赚钱?我一定是错开,人家不做我要做的,人家买1000块一年,我感觉这种服务不行。这种民工健身房,越做越累,必须要做高端。另外一定要花钱体验,店的环境不能说没有洗澡,一定要有桑拿和洗澡,有钱人比较多,对品质比较讲究。

我认为一定要符合市场,一定往这个方向去走。我是做传统,所以我要改变一下大家,最终看结果。

我认为模式对了,执行力就简单了;模式错了,越做越累。未来方向一定是中高端,一定是蓝海战略,不能卖便宜。没有现金流,压力越做越大

这个时代来了,我认为未来每年开一百个,也很轻松。因为有了这个模式,有经验,知道这个蓝海,没有竞争,我认为这个市场,每个城市不需要很多。上海未来就是150个在三年里面,别的城市,二线城市20个到30个足够,每个卡卖5千左右,这样分摊下来一定有利润,这个模型反复做了很多遍,这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市场,一个空白市场。

韩伟:其实没有那么复杂。在美国小型健身房9.9美元,我觉得很简单,国外70人民币赚钱,120人民币赚钱,在中国做到特别贵,除非中国和欧美不在一个频道,否则世界大同,最后是一样的

威尔士健身做的很高端,很专业化,很好,满足高端人士高品质的需求,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没有必要因为我们做沃尔玛,一定要说全家进去的顾客是屌丝

我们统计过乐刻运动70%用苹果的手机,有很多的是外国人,我们在后台都可以看,查后台的收入实际上好于大型健身俱乐部。去沃尔玛有富人和穷人,威尔士健身在行业做的非常好,如果排三名都有威尔士健身,没有问题,关于产业思路怎么看。

如果都做高端,高品质,5千块年卡,中国14亿人,收入偏低的人怎么去健身?我们希望健身运动成为每个人像喝一样牛奶一样,成为一个普及化的。到底哪一种好,哪一种坏,是一个业界正常发展,不用特别争论。我们不排斥做高端,高品质,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

王文伟:我首先认为这个市场足够大,我认为如果要做利润,要做品质,要做品牌做客户体验高端来的更加效率,最终客单价跟服务时间做分摊。因为买一年的卡,不是可以马上确认,一定分摊到每个月。

我们在上海,北京,在二线城市,确确实实现在租金越来越贵,人工越来越贵。消费不升级,品质不提高,服务不提高,品牌不提高,一定是要倒

虽然时代风口,很多人愿意运动,但是要错开竞争,因为每个品牌定位不一样。未来核心竞争力,无非是选址,传统行业一个是选址,一个是品牌,定位,现金流,利润

因为有了利润可以跟资本对接,如果没有利润,自己骗自己,就是解决就业,就很痛苦。上市都是要讲利润,这个行业传统比较多,一般来说跟你探讨一年业绩做多少,现金流有多少,利润有多少,是谈这个,最终我认为价值可能是更加重要,但是每个品牌发展时间点不一样,我们可能未来着重大方向就是中高端的方向,这个是我们的方向。

韩伟:乐刻健身房一直做盈利的。而且恐怕比较起来,乐刻运动线下门店,如果在国内所有健身场所来排,我们是在其中前几名。如果乐刻运动要做盈利,今天也可以做盈利,没有什么问题。

我不认为互联网模式,新型企业一定要做亏损。乐刻运动未来可以做盈利。目前,健身房是盈利的,私教也是盈利的,电商也是盈利的,直播也是盈利的,TO B企业服务也是盈利的。这几块服务怎么亏损,每一项都是盈利,我对盈利不担心。

乐刻运动技术后台有一些投入,我们要做一个系统,那个基础投入要在,后面有互联网模式,很正常一个投入。如果把前台和后台搭在一起看,刚开始就盈利是有难度的。但乐刻运动,可以把常规连锁业态的回本盈利周期,时间压缩到十分之一,或者五分之一,这个是肯定可以达到的。

 

关于互联网健身,可以参看36氪早先的一篇报道:24小时自助健身房持续火爆,但这是一门好生意吗?

我是36氪作者克里斯唐,关注体育领域创业。欢迎和我微信交流讨论:Chris1991

“卖年卡”的威尔士说90%的互联网健身要倒闭,“99元包月”的乐刻运动说有沃尔玛也要有7-1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