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三声”(ID:tosansheng),作者方舟,36氪经授权发布。

华兴资本成立于2004年,过去12年,华兴从精品投行逐步扩展成为提供全功能服务的投行。在私募财务顾问和TMT行业并购领域,华兴成绩显著。2016年,华兴资本促成了共41单私募融资交易、总规模120亿美元,此外在TMT行业并购方面,2016年华兴促成了总规模160亿美元的并购。

1月11日,华兴资本在位于北京盈科中心的办公室举行了媒体沟通会,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阐述了他对2017年的展望,以及华兴资本未来5-10年的战略规划。 

包凡认为,2017年开始,世界面临至少四大不确定性,包括地缘政治矛盾、宽松信贷周期结束、科技创新面临瓶颈、科技企业和政府关系复杂化等。他指出,面对上述诸多不确定,解决之道是坚定不移地投入到新经济的洪流之中。

以下内容为根据包凡的演讲以及之后记者问答内容的整理,小标题为编辑添加。

2017年的四大不确定性

2017年是相当关键的一年,也是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的一年。 

第一,全球化进程面临阻力,地缘政治矛盾更加尖锐。 

从大的环境来看,无论美国大选、英国脱欧,包括现在欧洲发生的一些情况,总体来看,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 

以前,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这个世界相对来说是一个单极的世界,但从去年来看,未来这个世界可能会从单极朝多极的方向走。多极的世界未必是一个更好的世界,这里面会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

第二,宽松信贷周期结束,隐藏的风险可能爆发。 

我觉得市场现在并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对我们做资本市场来说,最重要的周期不是经济周期,反而是信贷周期,因为这个信贷周期决定了资产价格。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其实我们已经经历过近20年相对比较宽松的信贷周期。

信贷宽松的起源是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美国的信贷比较放松,就制造了互联网的泡沫。到了2000年初的时候,格林斯潘觉得市场太热了,开始加息,加息了以后互联网泡沫被挤掉了,产生了很多的恐慌,后来他又开始采用相对比较宽松的信贷政策,造成了美国下一个泡沫,就是房地产的泡沫,直接导致了2007年的金融危机。 

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怎么解决?还是惯例,一样就是央行来放水,所以说信贷周期从2007年以后更加宽松了,标志性的案件是去年12月份美国美联储开始加息。

在我们来看,近20年的信贷周期也要走向尾部了,接下来一个新的周期是进入比较紧缩的信贷周期。 

在不同的信贷周期里面,从宽松到相对比较紧缩的信贷周期,资产价格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市场并没有充分预估这里面的风险,而且我们对此有比较大的顾虑,在两个大的周期的转化中,从历史角度看,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 

第三,科技创新遇到瓶颈。

创投行业的源头就是创新,每次有颠覆性的创新机会,我们的创投行业就有一拨所谓的行情,但是站在今天看未来,至少我本人还没有看到未来三年内,会出现让人振奋的颠覆性的机会,同时还能伴随着比较大的商业颠覆机会。我觉得在我们创投行业里面,从创新的角度来说已经进入一个相对的瓶颈期。

在IT行业,创新核心就一件事情,就是计算机的计算能力,在今天的技术基础上,我们计算能力,我个人认为差不多已经到了瓶颈。至于人工智能,今天来看,我们还是要区分一下所谓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区别,我们今天看到很多的应用,其实就是大数据的应用,打了一张人工智能的标签而已,真正做到人工智能,像一个人一样思考去做一些判断,这个离真正的商业应用还相距甚远。 

当然在IT领域还是有很多的创新点,更多出现在一些商业模式上或者是商业应用上。但是我们提到的创新,不光要创新技术本身,还要真正产生商业价值,这个技术需要广泛的用户基础。上一波从PC到移动平移的过程中,产生了大量很有意思的,甚至有颠覆性的公司,在于一个新的技术出来以后在短短的几年里面,拥有了在全世界几十亿级用户的基础,而且是相对容易就转换过去了,这其实是一个现象级的事情。 

我们现在看在IT里面新的技术,无论是人工智能、IOT和VR、AR,我现在看不到一个技术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里面,能够在全世界有几十亿的用户,不要说几十亿了,几亿用户都看不到。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至少三年时间里,技术上的创新我们感觉有一定的瓶颈。

第四,科技精英需要处理好企业和政府、社会的关系。

从川普上台以后,在他选举之前和之后跟硅谷这些精英的关系,大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应该说高科技行业是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而全球化是西方所谓的民主精英里面这几年最推崇的概念。整个全球化进程接下来会不会受到阻碍,其实西方现在在政治体系里面,很大程度上精英化的统治现在也受到了挑战。反过来,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高科技的公司,尤其头部这些高科技公司可以说每家都是富可敌国。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以后怎么处理跟政府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特别值得研究的课题。

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互联网的兄弟们,可能是从骨子里对监管的这件事情就比较抗拒,因为互联网从文化理念各角度都是去中心化的过程,但是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和程度,不管你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你对社会都是有很大的影响。

所以当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具备了一定的社会影响力的时候,在考虑未来服务无论是发展方向还是策略的时候,不光站在企业角度考虑问题,更多要站在整个社会角度考虑这个问题。如果这方面的考量更多的话,我觉得可能更容易跟政府、更容易跟监管机构去沟通,因为大家看的视角会相对比较近,或者学会从对方的视角看很多问题。 

因为你现在的企业到了这么一个规模,已经有了这个影响力了,所以对这个市场你有这个责任,这个责任是躲避不开的,你不可以说我这个企业到了这个规模,但是我不想担这个责任。

如何应对不确定?

综合来说,站在2017年往前看,我们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对应来说,在里面我们能干点什么事情?我觉得一个人在一个相对不确定的环境里面,反而更应该做一些你认为相对比较确定的事情。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些事值得我做。

第一,坚定不移地投入到新经济的洪流之中。 

在中国,新经济还是一个未来,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整个经济处于结构化变革的过程中,所有的事情在我们来看实际上都是结构化的事情,无论是经济、就业或者是资产结构,新经济还是一个未来,所以我们应该坚定不移的投入到新经济的洪流中去。

第二,回归本源、把创新放在第一位。

对我们所服务的创业公司、所投资的创业公司,我们反复所强调的未来还是要归为本原,归为创新。因为你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尤其在技术上的创新没有根本的突破,实际上是很难形成长期的核心竞争力的。

第三,企业家应该为用户、行业、社会作出积极的贡献。

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多冒出很多新的企业家,他们相当成功,但是当他们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责任对用户、对行业、对社会,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是不是做出一个积极的贡献,这是每个企业要衡量自己的标准,因为回到我刚刚说的,你怎么处理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不光要从企业角度看问题,要从整个社会看问题。

第四,金融机构要回归本源,伴随优秀企业成长。

我们最主要的使命是伴随着优秀的企业成长,在这过程当中给他们提供服务,来分享他们成长的果实,而不是说老是在市场里面利用信息不对等兴风作浪。还是要记住我们作为金融机构我们自己的诚信业务的本质。

华兴资本未来5年三大方向

在这样一个大的经济环境里面,华兴要做什么事情?我们去年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基本上把我们未来5年的战略计划给定下来了,一个中长期的战略计划。可以说我们现在从整个华兴集团的角度主要想做三件事情。 

第一,立足中国,服务全球,做一个新经济优秀企业家首选的资本市场的伙伴。

我们希望在新经济里面最优秀的企业家,当他们想到跟资本市场结合的时候,首选是我们华兴。而且我们的能力不光是在中国,我们想覆盖到全世界去,立足中国,服务全球。 

第二,建立起一个连接新经济资产和全球资金的产品丰富、功能完善高效的金融市场。

在我们来看,我们在做的也是一个平台的事情,一头有各种各样的跟新经济的资产,另外一头是跟所有的对新经济感兴趣的资金,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资金和资金之间做一个最有效的配合。这里面需要的是做一个金融市场。

第三,能够替全球投资人投资最优秀的新经济的资产。 

这是我们接下来5到10年里最核心要干的三件事情。

未来业务矩阵三大板块

去年下半年,华兴资本的子公司华菁证券成立,正式拿到了中国的证券牌照。 

随着华菁证券的成立,我们真正进入了我们自己的母市场,我们一向认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我们的母市场,但是以前在没有牌照的情况下,我们是很难在中国的市场里面去运营的,而中国这个母市场从全球资本市场角度来说都是未来发展最快,也是体量最大的市场,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中国整个中产阶级财富的增加。 

第二,从产品的角度来说,随着华菁证券的成立,我们会大大的丰富我们的产品线。以往我们更多是以财务顾问为主的精品投行,随着华菁证券成立,我们未来整个华兴资本集团能够提供全业务投行的服务能力,包括债权、交易、金融市场、资管、未来财富管理等一系列的全投行服务。 

第三,随着华菁证券的成立,我们的合伙人管理团队第一次真正的跟国内资本市场全面对接,按照我们的理解,我们觉得自己以前还是不太接地气,希望通过华菁证券的成立,我们真正能够在中国这个母市场里面扎下根来。 

我们未来业务的矩阵大致分为三个板块。 

第一,投资银行大投行的板块,这里面包括传统的私募融资、财务顾问业务、并购的顾问业务,包括证券承销和发行业务。 

在我们列举这些业务的时候是横跨中国、香港和美国三个市场,而且我们应该是在中国的投行里面为数不多的甚至于很少的真正能够把三个市场有机的结合在一起。 

第二,金融市场部。 

里面包括证券销售交易、股票与债券的销售交易、投资研究、资本中介、结构化融资,以后我们也会自营做一些融资。 

第三,资产管理业务。一是一级市场,会有私募股权直投,我们还有自己的母基金。二是二级市场,做券商的资产管理业务,固收权益和混合投资、另类资产投资,我们今年也在筹划做一个另类资产投资的二级市场投资平台。

华兴资本包凡:科技创新遇到瓶颈,精英需要处理好企业和政府、社会的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