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创投行业的源头就是创新,每次有颠覆性的创新机会,我们的创投行业就有一拨所谓的行情,但是站在今天看未来,至少我本人还没有看到未来三年内,会出现让人振奋的颠覆性的机会,同时还能伴随着比较大的商业颠覆机会。”1月11日,华兴资本集团在北京举办新年媒体沟通会。华兴资本董事长兼CEO包凡在演讲中对2017年进行了展望。

包凡表示,创投行业从创新的角度来说,已经进入一个相对的瓶颈期。

展望2017,包凡认为有四点值得注意:世界趋向多极化、信贷进入紧缩周期、创新处在瓶颈期、特朗普上台带来对美国科技行业的影响。

包凡说,在此基础上,创业企业首先要回归本源,回归创新,“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尤其在技术上的创新没有根本的突破,实际上是很难形成长期的核心竞争力。”同时,企业家要学会处理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不光要从企业角度看问题,要从整个社会看问题。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包凡表示,“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互联网的兄弟们可能是从骨子里对监管的这件事情就是比较抗拒的,因为互联网从文化理念各角度都是去中心化的过程,但是当一个企业发展到一定的规模和程度,不管你是主观的还是客观的,你对社会都是有很大的影响。”

以下为包凡演讲内容:

2017年是一个相当关键的一年,也是充满了很多不确定性的一年,从大的环境来看,我觉得其实去年发生了几件事情,无论是美国的大选、英国的脱欧,包括现在欧洲发生的一些情况,总体来看,这个世界正在变得越来越复杂,以前这个世界可能相对来说是一个单极的(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世界,从二战以来,由美国确定的世界秩序已经运转了很久。

但是从去年来看,我觉得这个世界秩序发生了一些变化,未来这个世界可能会从一个单极的朝多极的方向走。多极的世界未必是一个更好的世界,这里面会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

另外一件事,我觉得市场现在并没有充分的认识到这里边的重要性。对我们做资本市场来说,其实最重要的周期不是经济周期,反而是信贷周期,因为这个信贷周期决定了资产价格。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其实我们已经经历过近20年相对比较宽松的信贷周期,起源是90年代末,90年代末的时候美国的信贷比较放松,就制造了互联网的泡沫。

到了2000年初的时候,格林斯潘觉得市场太热了,开始加息,加息了以后互联网泡沫被挤掉了,产生了很多的恐慌,后来他又开始采用相对比较宽松的信贷政策,造成了美国下一个泡沫,就是房地产的泡沫,直接导致了2007年的金融危机。2007年金融危机之后,大家怎么解决?还是惯例,一样就是央行来放水,所以说信贷周期从2007年以后更加宽松了,标志性的案件是去年12月份美国美联储开始加息。

在我们来看,近20年的信贷周期也要走向尾部了,接下来一个新的周期是进入比较紧缩的信贷周期,在不同的信贷周期里面,从宽松到相对比较紧缩的信贷周期,资产价格会发生比较大的变化,我们市场并没有充分预估这里面的风险,而且我们对此有比较大的顾虑,在两个大的周期的转化中,从历史角度看,出现金融危机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所以这是另外一个不确定因素。

第三,回到我们所做的行业,我们创投行业的源头就是创新,每次有颠覆性的创新机会,我们的创投行业就有一拨所谓的行情,但是站在今天看未来,至少我本人还没有看到未来三年内,会出现让人振奋的颠覆性的机会,同时还能伴随着比较大的商业颠覆机会。我觉得在我们创投行业里面,从创新的角度来说已经进入一个相对的瓶颈期。

第四,从川普上台以后,在他选举之前和之后跟硅谷这些精英的关系,大家也能看出一些端倪,应该说高科技行业是全球化最大的得益者,而全球化是西方所谓的民主精英里面这几年最推崇的概念。整个全球化进程接下来会不会受到阻碍,其实西方现在在政治体系里面很大程度上精英化的统治现在也受到了挑战。反过来,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高科技的公司,尤其头部这些高科技公司可以说每家都是富可敌国。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以后怎么处理跟政府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特别值得研究的课题。

综合来说,站在2017年往前看,我们还是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很多的不确定性因素。对应来说,在里面我们能干点什么事情?我觉得一个人在一个相对不确定的环境里面,反而更应该做一些你认为相对比较确定的事情。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都有些事值得我做。

第一,在中国,新经济还是一个未来,这一点毋庸置疑。我们整个经济处于结构化变革的过程中,所有的事情在我们来看实际上都是结构化的事情,无论是经济、就业或者是资产结构,新经济还是一个未来,所以我们应该坚定不移的投入到新经济的洪流中去。

第二,对我们所服务的创业公司、所投资的创业公司,我们反复所强调的未来还是要归为本原,归为创新。因为你作为一个创业公司,尤其在技术上的创新没有根本的突破,实际上是很难形成长期的核心竞争力的。

第三,我们在这个行业里面多冒出很多新的企业家,他们相当成功,但是当他们企业发展到这个阶段,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责任对用户、对行业、对社会,在企业发展的同时是不是做出一个积极的贡献,这是每个企业要衡量自己的标准,因为回到我刚刚说的,你怎么处理企业和社会的关系,很大程度上不光要从企业角度看问题,要从整个社会看问题。

第四,我们作为一个金融机构我们也要回归本源。我们最主要的使命是伴随着优秀的企业成长,在这过程当中给他们提供服务,来分享他们成长的果实,而不是说老是在市场里面利用信息不对等兴风作浪。还是要记住我们作为金融机构我们自己的诚信业务的本质。

在这样一个大的经济环境里面,我们华兴要做什么事情?我们去年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们基本上把我们未来5年的战略计划给定下来了,一个中长期的战略计划。可以说我们现在从整个华兴集团的角度主要想做三件事情。

第一,我们立足中国,服务全球,做一个新经济优秀企业家首选的资本市场的伙伴。我们希望在新经济里面最优秀的企业家,当他们想到跟资本市场结合的时候,首选是我们华兴。而且我们的能力不光是在中国,我们想覆盖到全世界去,立足中国,服务全球。

第二,我们力争建立起一个连接新经济资产和全球资金的产品丰富、功能完善高效的金融市场。因为在我们来看,我们在做的也是一个平台的事情,一头有各种各样的跟新经济的资产,另外一头是跟所有的对新经济感兴趣的资金,我们要做的事情是把资金和资金之间做一个最有效的配合。这里面需要的是做一个金融市场。

第三,我们希望能够替全球投资人投资最优秀的新经济的资产,毕竟我们作为一个最优秀的投资管理机构。

 

华兴包凡:充满不确定性的2017,创新有瓶颈,但未来要归于创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