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街参考】| 出品

(一)

如果可以给李彦宏和李在镕(三星集团现操盘人)做一场PK,我不会选择让他们比脸、比矫情、比谁的迷妹多、比谁的用户广、比谁更有钱,我会把主题定为,谁的本命年更倒霉。

李彦宏,1968年11月生,百度集团CEO,2016年丙申年,48岁本命年。

李在镕,1968年6月问世,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独子,自2014年起独掌三星大权,2016年丙申年,48岁本命年。

李在镕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李彦宏娶了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太太。两人都是家中的独子,李在镕有三个姐妹,李彦宏有四个姐妹,也许是这样众星捧月的家庭结构,让他们看上去都雍容而不果敢。他们脸好、面部表情却不多,应该都是极重视个人形象的资深王子病患者。

不过,这俩被上天眷顾了半辈子的哥们儿,在即将过去的这个猴年本命年,真的是太背了,坎坷得像一条豆腐渣工程的高速公路。

李彦宏的2016是这样的,刀一把把地向他飞过来,每一把刀上都沾了血,有的是别人的,有的是李彦宏的。

李在镕的2016是辣样的,炸了炸了,Note 7炸了,跟总统闺蜜的关系炸了。炸弹一枚枚在他身边散开,有的是他埋下的,有的是他爹埋下的。

(二)

他们甚至倒霉出了某些共性。

比如这两个很在意体面的人,都被在众目睽睽中责问。

2016年10月,李彦宏在他媳妇的母校中科大演讲,几位“空鼻症”患者喊着李彦宏XXX的口号、挥舞着拳头冲进了会场,他们自称是百度医疗广告的受害者,然后被工作人员牢牢制伏在地上(可戳 你正高大上地演讲 忽然有人要削你 肿么办?补番)。

2016年12月6日,李在镕和韩国另外8大财阀掌门人,出现在韩国国会特别调查委员于举行听证会。听证会要调查他们是否被朴槿惠施压,捐款给崔顺实的”Mir基金会”和”K Sports基金会”,以换取政府的特殊待遇。

听证会全程韩国电视直播,百万计的吃泡菜群众蹲守在电视机前。

听证会上,九成的问题都指向了曾提供马术训练资助的李在镕(朴槿惠事发的导火索,就是崔顺实女儿的马术特长)。

如果不是这俩哥们儿有钱,基本就是东北街头被揪住领子怒吼“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的画面。

这两个养尊处优的人,并不觉得自己错了,他们在这样的尴尬中,保持着高傲,于是把场面搞得更尴尬。

2016年1月,百度贴吧被曝出“血友病吧被卖,40%热门疾病吧已被卖给医疗机构”的消息。2016年4月,21岁的大学生魏则西因滑膜肉瘤病逝,临走前,他记录下了自己如何被百度影响了求医,步步深渊的经历。

李彦宏始终没有按照人们期待的方式道歉,他优雅地说“我们将深刻反省”。

空鼻症患者在台下吵闹时,台上的李彦宏和主持人的聊天没停。后来百度工作人员解释说“李彦宏没听清那几个人喊什么,2015年在复旦,都是李彦宏吧的粉丝去围观,小姑娘们在现场高喊李彦宏”。

言下之意,李彦宏没听清喊什么,就算影影绰绰听见了,也没想到来者不善。

李在镕的道歉也是山路十八弯的风格,比如关于资助马术训练,他说“我们本可以用更为透明的方式来处理事情,这全都是我的问题,请责怪我”。

那意思是,否认行贿,我们给总统闺蜜的女儿捐款了肿么样,错误在于不太透明而已。

听证会上,18位议员对李在镕轮番轰炸,他的讲话多次被打断。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哪经历过这等不礼貌的待遇,整场听证会,李在镕都在用“不太清楚、记不清楚”等词汇回应,然后把自己的处境搞得更加难堪。

反对党政客Kim Han-jung对李在镕说,“如果这是贵公司的一场面试,你这种回答方式一定无法过关。”

这两个中年男人,本命年的代价很高昂。

魏则西引的“竞价排名”机制,是百度的核心盈利模式,这一事件中,百度市值一夜蒸发了300多亿元。

三星Galaxy Note 7爆炸后,三星曾一天蒸发掉相当于1343亿元人民币的市值。

李在镕的本命劫在上达天听的路上,李彦宏的本命劫在向下吸金的血中。

(三)

并不只是好看的人,本命年才很倒霉,长得丑也不耽误过本命年。

2010年,曾任微软中国总裁、盛大集团总裁、新华都总裁的唐骏,被打假名人方舟子曝出学历造假,那一年,是唐骏48岁的本命年。

唐骏自传《我的成功可以复制》中,曾明确写出唐骏取得了加州理工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在被方舟子质疑后,唐骏解释说,这些都是别人的错误,他自己从没有亲口说过是加州理工大学的计算机博士。事实上,自己是美国西大平洋大学的电子工程专业博士。

结果,方舟子不屈不挠地再次丢出实锤,指出唐骏的“西太平洋大学博士”文凭颁发日期为1995年4月13日,是去微软工作之后买的,而西太平洋大学在1994年被加州政府吊销营业执照,1996年才续了执照。唐骏刚好在该学校没有营业执照期间买了文凭。

唐骏沉默了一周,然后接受采访说“如果所有人都被你欺骗到了,就是一种能力,就是成功的标志”。一个丑男人,也可以自负的让天下哗然。

2008年,唐骏以10亿元的身价加盟新华都,风光无限。一年后,他推动了他在新华都最著名的一笔交易,以22.08亿元购买云南红塔6581.39万股股权。

据唐骏说,“整个收购过程,我们只跟红塔方面见了一面,我花了十分钟时间读了一下股权转让协议,觉得没有问题,就让陈总签字了。”此后新华都却陷入了漫长等待,相关股权交割转让协议一直处于等待报请批准状态,已经打过去的20多亿的投资悬在空中。

2013年1月,唐骏离职新华都,公司方面态度冷淡。他花10分钟决定的云南红塔交易,本命年曝出的学历造假事件,都被认为是他和陈发树的嫌隙源头。

2012年,本命年的张朝阳被确诊为抑郁症,这一年,搜狐的净利润同比下滑了一半之多。这一年,被定义为门户时代终结的一年,搜狐没有顺利实现从门户向移动互联网的过河,人们认为这是上一代成功者张朝阳最大的恐惧所在。

(四)

本命年会让人倒霉吗?

据说,与占星学中,传统的生肖图腾与本命年,对应的是木星周期。木星每12年绕黄道一周,平均一年过一个星座,12年后行运的木星走完一圈回到出生时的位置——即木星回归。木星是颗智慧的行星。回归的木星要给人们上一堂“谦逊之课”,带来自我审视,开启一个新的周期。

我不知道这个解释的真伪,但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解释。

本命年后回归搜狐的张朝阳说,在他最春风得意的2008年,看到漂亮女孩就愿意多说几句话,看到长相一般的女孩都懒得搭理。“很多漂亮女人往我身上扑,我觉得我都可以不用结婚。那会自己真有病,太膨胀了”。

许多与张朝阳有过交集的人说,本命年的2012,是他开始变好的一年,他不再高傲的可以随时拂袖离去,他变得温和,放低自己。

与其说本命年带来的是坏运气,我倒更愿意相信催化的是坏运气的契机。人的大部分倒霉都是自找的,风光无限时的膨胀、自大、贪心、在某一个开始、结束时,一起清算了。

顺路说,2017年鸡年本命年的知名人士有,前两天大批马云的宗庆后、李东生,两个月前接受采访时说“只有失败者才需要反思,我不需要”的雷军,以及过去几年一直在发表独立宣言的田朴珺小姐。

PS:既然本命年是来教育我们谦逊善良的,新年是来启动重新开始的,偶们就更要敬畏过年的基本风俗。

像在乌镇大会,这么重要的场子还系个绿领带的李彦宏,就特别不敬畏本命年的风俗。

一个千亿元的教训,本命年这事儿真挺邪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