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的无人机行业以零度智控裁员134人而告终。这家成立于8年前的中国知名无人机公司,从固定翼无人机飞控技术起家,曾在测绘、安防、影视、农业、电力、科研等行业积累了用户,2016年开始发力消费级无人机,甚至更换了域名及企业形象。零度智控的2016年,只是无人机行业这一年的一个小缩影。

我们还很难用一个关键词来形容无人机行业的这一年。当把时间尺度放宽,我们会发现,这个行业还处于一个探索期,如同零度智控这一年在消费级市场的探索。

这一年,消费级市场,大量公司开始探索出现第二家大疆甚至超越大疆的可能,而大疆自己也在探索“超越当下大疆”的可能,当大疆年度营收达到百万时,不少公司却陷入了裁员的窘境。行业级市场,大量公司或探索底层技术、产品形态提升无人机性能,或探索更多的应用场景,纯电动无人机、垂直起降固定翼无人机正成为新的趋势,农业、安防、电力、测绘、影视、科研甚至通讯、物流、教育等领域均已可见无人机的身影。

这一年,与无人机一样在探索的还有反无人机的市场。当无人机占领300米的高空不可避免时,一些公司则在探索如何保障无人机之下的安全与隐私,从无线电、声波、雷达、激光炮、新材料甚至黑客技术等技术均开始被应用。诸如A16Z、Menlo Ventures等基金则在这一领域尝试布局。

这一年,对资本来说同样是一个探索期。有机构笃定下一个消费级市场的大疆,自然也有机构不相信721规律外的机会;有机构看重机行业级市场硬件产品的创新,自然也有机构看重服务的价值与未来想象力。

而我们,则在尝试,如何用更精简、准确的语言描述无人机行业的这一年。

一、消费级无人机会不会出现第二家大疆?

消费级无人机市场里会不会出现第二家大疆是行业与资本圈的热门话题,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安卓也是这一年炙手可热的故事。

2016年,这个故事或许阶段性宣告失败,但讨论还很难说正式结束。

2016年的下半年,消费级多旋翼市场的两家知名公司Ehang、零度先后传出裁员传闻,在此之前昊翔也一度被传资方Intel 撤资,股价腰斩的GoPro不得不召回新发布的Karma。而在2016年的年初,硅谷明星无人机公司3DR也放弃了消费级市场。就在我们发稿前,SKYE、Parrot也纷纷爆出裁员消息。虽然“裁员”只是一个中性词,背后意味着“调整中”,但过渡被透支的未来无法兑现则销蚀着行业信心。

行业的另一面是无人机界的苹果。2016年年底,大疆宣布预计年销售额将过百亿,同比增长60%,仍占据了70%以上的消费级无人机市场。

从2015年被质疑,到2016年几乎一骑绝尘,大疆在消费级市场的领先优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技术领先带来的产品优势、品牌效应。Mavic 的问世,打破了对自拍无人机市场抱有侥幸心理的不少厂商,也搅乱了不少公司公司运作与运营的节奏。紧随Mavic而来的是,零零召开发布会讲一个和大疆不一样的故事,星图宣布新一轮融资。

对资本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纠结的时刻。以大疆提供的销售额推测行业,若以5000元的平均产品出货单价来估算,大疆的出货量在200万左右,即使全部产品都为无人机,2016年消费级多旋翼市场很可能还只是300万左右的规模。这是成为下一代爆款消费级数码产品的前奏,还是成为下一代工具产品的天花板? 这个问题直接影响着对行业的判断。第四季度,一家老牌美元基金告诉36氪在考虑是否投资一家新的无人机公司,或是追加对此前投资项目的投资。

大疆80%的收入来自于海外,这是意味着国内市场的增量机会,还是漫长等待的机会成本?国内13亿人口的大市场,能否有机会成就一个新的无人机品牌?如果可以,那么国内市场跨越罗杰斯曲线15%的临界点会是在何时,主要推动力会是什么?曾经被寄予厚望的小米无人机2016年并未能如愿回答这些问题,2017年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新老品牌会继续探索回答这些问题。

而当厂商们将更多的目光放在年轻男性身上时,小众人群是否有可能成为新的突破口。大疆慧飞培训提供女性半价优惠,意在开发另一半人群。Makeblock也在今年上线了针对儿童的STEM教育类无人机产品Airblock。航模人群再度被关注,据说有创业公司也已经在开发针对航模爱好者的千元级产品。

2、行业级无人机市场的机器与服务之争谁能笑到最后?

并不性感的行业级无人机市场,正在吸引更多的技术、产品、应用探索。相比于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探索,2016年行业级无人机市场显然要热闹、创新的多。

除了避障技术、PTK定位技术、图传技术、机器视觉技术、石墨烯材料的进步与应用,氢燃料电池、太阳能、无线充电等电池技术也被应用于更多的无人机。纯电动行业级无人机正成为新的趋势,混合翼、垂直起降固定翼正成为新的形态。诸如傲势科技、成都纵横、福昆等都已研发或者正在研发创新型的工业级无人机。

农业、安防、电力、测绘、影视、科研甚至通讯、物流等领域均已可见无人机的身影。相比于相对体制化的安防、测绘,2016年围绕农业与物流的竞争格外激烈。

农业方向,2016年,大疆先后推出了两代农业无人机产品,极飞发布新一代 P20 2017 植保无人机系统,天途航空推出“天农M6E”。 2016年5月,农业部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开展农用植保无人飞机专项统计工作的通知》,给了农用无人机更多想象空间。

一方面,与消费级无人机类似,农用无人机的市场到底有多大依然是一个值得关注的话题。大疆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2016年大疆农业无人机销量2000台,市场份额达到70%左右。蓝莲花研究机构的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农业无人机硬件销售额为17亿元。

另一方面,无人机农业服务是一套系统工程已成共识,但农业方向围绕卖机器还是卖服务还是都卖的讨论一直还在持续。传统的农机销售并不适合小农经济,官方或者第三方服务是大势所趋。2016年大疆的选择是搭建生态,以培训第三方服务商为主,极飞的选择是以自有服务为主,同时销售无人机给第三方。而由由GGV、真格、顺为投资的农田管家则希望从“滴滴叫飞手”的模式入局。

物流方向,相比于产品的提供方,离消费者更近的电商、物流企业获得了更高的媒体关注度。2016年,亚马逊终获政策支持,成功试飞。京东无人机在宿迁送出试运营第一单,中国邮政携手迅蚁开通第一条无人机邮路,但无人机在国内物流行业的应用显然并不会一蹴而就。安全与政策依然是各个玩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而Google Project Wing和亚马逊的 Project Air也给了物流无人机创业者更多的启发。纯电动垂直起降固定翼的研发成了新的方向,混合翼也成了过渡时期的新方案之一。

与整个机器人行业类似,政府及机构依然是最稳定的买家,安防、电力成了最为成熟、可靠的应用市场。一名农业无人机的分销商及渠道商告诉36氪,目前农业植保服务最大的订单一般都是来自当地政府统一采购。而在安防、电力等食材,由于种种因素,软硬件的创业者往往无法直达客户,产业链的长账期往往是行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一家2016年新三板挂牌的无人机厂商的招股书中,各电力部分的欠款成为首先列出的经营风险。

相比于国内公司,海外的华人创业者也在商业化道路上探索。岚斯科技想要用无人机做风电设备巡检,已开始接触合作客户。做无人机房屋定损的Panton,已在飓风Matthew后的美国东海岸进行应用。

当下市场刚刚起步,未来预期相对乐观,也使得行业的竞争更加激烈。不少产业链上游的公司也希望逐步拓展下游市场。比如从航电设备起家,2016年艾肯拓也切入了工业无人机整机市场。甚至做无人机空管系统的Airware也要为买家提供全套的无人机解决方案。

3、娱乐至上能否成就无人机赛事市场?

随着多旋翼无人机的普及,多旋翼无人机赛事也正逐渐流行开来。

国外方面,Aerial Sports League旗下的无人机格斗赛事Aerial GP已经在全球无人机爱好者中建立了知名度;美国全国无人机锦标赛(US National Drone Racing Championships)已经进入第二届;英国创业公司Drone Racing League雄心勃勃希望打造无人机领域的F1大赛;迪拜今年3月举行了首届“世界无人机大奖赛”(World Drone Prix),奖金已经高达100万美元。

国内方面,赛事无人机与无人机赛事都已公司涉足。2016年9月,大疆发布系统化设计的Snail穿越机动力系统,积极布局竞技无人机产业。而在一个月之前,另一家初创公司D1,则在深圳举办了第一届无人机亚洲杯竞速表演赛。有业内人士也在下半年向36氪透露,国家有关部门也有意组织国内的无人机赛事。

不过,相比国外,因为博彩被限制,中国的无人机赛事天然地少了一项重要收入来源。因此除了将商业重点还是放在赛事IP运营与授权、相关产品销售上。或许,2017年你看到无人机版的“ 《四驱兄弟》”动画片也不无可能。

4、反无人机技术与产品的兴起是大势所趋还是多此一举?

无人机产品的廉价化、普及化,隐私与安全方面的忧患日益提升。当300米高空有多少无人机,是否就需要多少无人机的监测与防御设备。这样的假设之下, 反无人机的技术与产品自然成为2016年的行业热点之一。

当前,反无人机技术与产品主要分为三类:信号干扰阻断、直接摧毁、劫持控制。直接摧毁相对暴力,更多的还是在军用领域。美国波音公司的Silent Strike、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MHTK都广受关注。

针对消费级市场的产品目前仍以信号干扰阻断、劫持控制为主。2016年,美国Battelle公司推出用于迫降无人机的Drone Defender电子枪,国内厦门美亚柏科、上海后洪电子也推出了便携式产品,信号干扰距离可达数百米甚至一两千米。英国的“反无人机防御系统(AUDS)”,则通过对准无人机的定向天线向无人机发出无线电信号,以干扰无人机操作员发出的无线电信号并使之失效,从而“冻”在空中。

全球第二大市场研究咨询公司 Markets and Markets甚至预测,到2022 年,全球反无人机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1亿美元。这种预期似乎也推动了资本加注该赛道。2016年年中,德国公司Dedrone获得1000万美元A轮融资,初创公司SkySafe获得来自A16Z的300万美元融资。国内盛空科技也已完成天使投资。

相比于“暴力”的反无人机系统,政策监管与技术管控也有了新的进展。

政策方面,2016年美国FAA全面实施无人机注册制,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无人机法案,日本通过《无人机管制法》,英国发布最新消费级无人机操作手册。自2003年开始,国家有关部门就开始重视对通用航空的监管,出台了《通用航空飞行管制条例》, 2016年7月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也正式下发《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规定》。

技术方面,2016年涉及到无人机飞行管理的Airware、Airmap均获得新一轮融资。国内方面,国家体育总局航管中心副主任王雷也表示,无人驾驶航空器飞行数据管理系统已纳入空管十三五规划。2016年全年多场“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安全管理”相关的会议在国内召开,这也成了无人机行业诸多公司博弈的新战场。2015年底,大疆曾向监管部门展示“遥控航空器安全管理服务系统”,青岛云世纪研发了无人机管理系统Ucare,AOPA开发的Ucloud无人机监控系统则开始被应用。

5、资本投资退潮还是回归理性?

根据CB insights的统计,相比于2015年,2016年无人机行业的一级市场投资金额确有下降。相比于2015年全年投资214%的增长,2016年无人机创投行业的吸金光环不再。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无人机行业投资金额减少约30%。

在消费级无人机市场诸多创业公司发展遇阻时,对于无人机行业创投的反思一度成为热点。但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无人机行业投资交易笔数相比2015年仅减少了5%。2015年全球无人机行业投资金额超过5亿美元,其中大疆7500万美元B轮融资、昊翔6000万美元战略融资、3DR 5000万美元C轮融资则占据了投资中的很大一部分。

相比之下,2016年更多的投资开始流向软件端与应用端。2016年一级市场最大的几笔融资包括了Airware 3000万美元C轮融资,Skydio 2500万美元A轮融资,DroneDeploy 2000万美元B轮融资。其中,Airware是一家无人机操作系统开发商,2016年还收购了无人机数据分析初创企业 Redbird。此外,做无人机巡检应用的以色列公司Airobotics,2016年上半年,获得了总额为2850万美元的A、B两轮融资;利用无人机采集数据的硅谷公司Kespry,2016年6月完成1600万美元B轮融资;无人机空管系统 AirMap,在2016年4月获得1500万美元A轮融资;利用无人机提供空中路径计算及数据评估解决方案的初创企业Precision Hawk,2016年4月获得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利用无人机监测农业生产和管理的美国农业科技公司Mavrx,2016年9月也完成了1000万美元的融资。

还在起步中的民用无人机行业离资本退出显然还有挺长的一段路要走。即使诸如大疆,在2015年初被盛传准备IPO,但在2016年100亿的销售额也并不足以将“无人机领域苹果”的故事。新三板成了这一年诸多公司的选择。易瓦特、韦加无人机、艾森博航空、四川特飞、北京臻迪先后挂牌新三板。

而继雷柏之后,上市公司也成为无人机公司们的新“买家”。2016年6月,赛为智能2030万元投资北京华翼星空科技有限公司51.09%的股权;2016年8月,威海广泰1.5亿增资全华时代,进军无人机领域;南洋科技收购了彩虹公司、神飞公司全部或者部分股权;隆鑫通用2475万欧元收购意大利CMD公司股份,并以1636万欧元增资。

民用无人机行业才刚刚开始

作为行业观察者,36氪梳理了民用无人机行业这一年的现状和趋势,把对2016年民用无人机行业的所见所闻如实奉上。

不过,在纸上我们能从容的谈起行业的探索、进展、困惑、甚至瓶颈与挫折,但这显然不能描述身处其中的人所经历的全部。对于那些坚信无人机会改变人类社会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现在的一切既有重如泰山的意义,又是那么轻如鸿毛。在他们的前面,是需要教育的市场,是需要突破的技术研究,也是无限美好且有意义的未来。

创业或许有成败,投资或许有得失,但或许我们更应该记住的是整个行业在2016年的努力与进展。

对于这些人来说,预测2017年甚至更远的未来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正在创造未来。

PS :

本文为36氪的观察与总结,不一定能代表行业的观点与认知。所以我们也为有行业经验和见解的读者提供了一篇盘番外文章,提供了我们年度报告的一些素材。欢迎大家点击查看,并与我沟通交流(syq@36kr.com)。

我是36氪记者小石头,关注AI、VR、AR、机器人、物联网、商业航天、智慧工业等领域,欢迎与我沟通交流(syq@36kr.com)。



氪纪 2016 | 无人机行业遇冷?我们认为它才刚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