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混沌研习社”(ID:dfscx2014),内容根据1月7日混沌研习社的课程内容整理而成,有删节;36氪经授权发布。

对话嘉宾:

朱啸虎(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董事总经理)

王海宁(乐元素创始人兼CEO,混沌创业营学员)

朱啸虎:这个世界变化很快,我做投资已经十年了,很多投资经理都是30出头,对我们来说,必须承认新的形势已经不一样了。比如我投映客,我真的不能理解为什么有几千人看直播,但是数据告诉我们就是刚需,那就投吧。保持开放心态,让数据说话。

e代驾最大的失误,就是跟和滴滴正面抗衡

王海宁:你说商业模式要是可防御的,比如e代驾后来被滴滴反超,就是缺乏可防御性。但是,e代驾刚出来时,大家都很看好,很快就收入过亿,还没有对手。那时候滴滴还没有出来,怎么能知道是不是可防御的呢?

朱啸虎:这是个很好的问题,代驾是个高频的细分领域,是有机会的。但是e代驾的应对是错误的,当滴滴用补贴进入代驾市场,它选择了正面对抗,同样打补贴,但它的钱是有限的,几个月就没钱了。

如果e代驾那时候不是正面对抗,而是做差异化竞争,只是做高端用户,可能就不一样了,起码有并购价值。因为滴滴用户群太大了,高端用户方面是有欠缺的。

做正面对抗,就根本没有谈判、没有卖掉的资格,如果做差异化竞争的话就不一样了。创业者需要清醒,必须认识到自己竞争点在哪里。

我为什么看好程维和张旭豪

王海宁:人和人的差别是很大的,判断人是特别难的一件事。你面前有两个人,一个可能爬过八次喜马拉雅山,另一个只是每天都跑步的马拉松爱好者,你很难在很短的时间内看出来他们谁是登山健将的。

我想请问在你第一次见到程维的时候,他是哪些地方打动了你?你是怎么看出来,程维是一个未来能爬喜马拉雅山的人呢?你对程维最深的印象是什么?程维的长板和短板是什么?

朱啸虎:美国创业者很难看出来,但中国创业者比较单纯,很容易看出来怎么样。不过这也说明投资需要一些有经验的人来做,他需要见过很多人,才能感觉出来。

程维当时见了很多投资人,大家都不愿意投他。为什么做出租车?那些司机工作每天十二三个小时,一个月赚几千块钱,从他们身上赚钱是很难的。 

但是我跟程维交谈,最大的印象是,他非常自信,所有问题他非常自信地回答,为什么做,怎么做,问题在哪里。这种自信在创业圈是不多的。 

他的长板很清晰,就是在阿里的经验。程维也有短板,他不是技术和产品出身,最开始的应用还是外包做的,但是那个时候技术不是问题。不要过分追求技术,技术的问题都是有办法解决的。 

王海宁:你不是一个支持大学生创业的投资者,觉得大学生毕业后最好先工作一段时间,但是饿了么的创始人是大学生创业,也获得了你的投资。你在他身上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品质了?

朱啸虎:大学毕业时很多人都是白纸。为什么讲大学毕业一定要先去BAT工作几年,积累专业知识,积累人脉,对以后创业有帮助。

张旭豪的确非常特殊,没有工作经验却非常成熟。他有很多专业知识,背后有很深的逻辑,都是经过测试的。而且他能够很快吸收意见,非常开放,能从投资人那里吸取经验和教训。 

程维也是,直到今天还是非常愿意吸收意见,即使今天见到了我们这些投资人,还会先问,你认为怎么看、怎么做,去吸取一些观点。拿投资人的钱,不仅拿钱,更重要拿经验教训,拿到智慧。

程维挖来了柳青,我都不敢想 

王海宁:刚才你讲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出现一家独角兽的时间被大大缩短。这一方面是好事,另外一方面,也大大提高了对创业者能力的要求,以前做到两百个城市,也许可以像大众点评一样花七八年做,但是现在,可能三年之内就要做到。

朱啸虎:今天创业者的挑战非常大:第一,不断融资,作为CEO,要找人,找钱,找方向,工作强度非常大。第二,学习能力很重要,作为CEO自己能不能跟上,合伙人能不能得上,如果跟不上,需不需要换人,这都是创业者要考虑的问题。

当时程维告诉我,把柳青拉过来了,我们是很惊讶的,但是找来了柳青,我觉得放心了。我一直劝他找资深的人,他挖来了柳青。他确实敢想,我都不敢想。 

创业要有行业知识,有强大的逻辑能力,还要有说服能力。这个位子上就逼着你去学习,去锻炼,能不能真的吸引优秀的人,这是非常重要的。

京东和今日头条,是我觉得最遗憾的项目

王海宁:我们再讲一些并不成功的例子,拉手也是你投的,拉手曾经也很风光,后来发展没有那么好。我相信这也不是判断错风口的问题,美团也是从团购做起来的。你觉得拉手最后没有那么成功,问题出在哪里?

朱啸虎:我们反思过,那是非常大的风口,一开始很好,后来在中盘反而输掉了,有两点很重要: 

第一,不要太早上市。

在一个行业格局没有定型的时候,过早上市,实际上给对手很好的反超机会,上市要求发展正规化,但中国互联网打法很简单的,那时候会给对手很好的反超机会。 

第二,一定要把短板补齐。

拉手很大的经验教训,就是没有尽快把很优秀的人才补充进来。拉手的团队以前一起创业过,团队的二十个人一直创业。但后来发现,原来的十几个人是无法满足工作持续发展需求的。如果不行,要尽快想怎么提高能力。

王海宁:在你十年的投资历程中,有没有错过一些非常好的项目?

朱啸虎:今日头条我很早就看过,其实是有机会投资的。但那时候,第一次见张一鸣,觉得他太斯文,然而中国的互联网还是需要创始人凶狠一点,所以当时就没有投资。我们后来盘点这个项目的时候,还是非常后悔的。 

2008年,老刘融资的时候,都快急白了头。我们那个时候口袋没有那么深,也不敢敢投这么烧钱的企业。现在想起来,那点钱真的不多。没投他非常遗憾。

大部分人不适合创业,做赚钱的生意就很好

王海宁:创业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值得鼓励的事情,但是真正能上市的是极少数。所以以上市来为标准的话,绝大多数创业都失败了。

朱啸虎:我觉得大家对成功的定义不一样,上市不是最终的追求。大部分创业机会是赚钱的机会,一个公司一年赚一两千万利润,是很好的机会了,为什么不做呢。

只是说那不适合风险投资,风险投资看的都是十亿美金或者百亿美金的市场。创业者不要想太多,毕竟大部分机会都是做生意,能有一千万利润,这已经是很好的生意了,千万不要想做什么平台。

互联网平台的创业机会非常少,每年新成立公司几百万家,最终只有四到五家公司能做成平台,大部分人并不不适合创业。但是如果可以做一个赚钱的生意,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对话朱啸虎:程维挖来了柳青,他确实敢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