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社交媒体高度发展的今天,网红可以说已经成为一个司空见惯的群体,Eva Gutowski 是 YouTube 网红中的一员。Business Insider 此次对话 Gutowski,一探当下 YouTube 明星如何从视频网站过渡到其他场所,了解他们不同的收入方式以及在这样一个仍在塑造过程中的行业工作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当 22 岁的 Eva Gutowski 在大学时期开始制作 YouTube 视频时,她只是将其当作是有助于自己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一种方式,根本没想到会用这个作为谋生的一种手段。

但仅仅不到五年的时间,Gutowski 的 YouTube 频道 MyLifeAsEva 已经有超过 750 万名订阅者,与此同时她还出版了一本书,并即将与艾美奖女演员 Rhea Perlman 在 YouTube Red(YouTube 推出的付费订阅服务)上共同合作一档电视节目。

Gutowski 并非个例,一些顶尖的 YouTube 明星通过在 Netflix 和 HBO 电视网上做节目以及与品牌合作,每年收入可高达 1500 万美元。

20 美元的晚餐

Gutowski 大学时期在运行一个时尚博客时,首次发现了 YouTube 的强大功能。于是她开始制作视频并将其嵌入到自己的帖子中,随后她发现这些视频在 YouTube 上的浏览量比她博客浏览量多一倍,于是她便将重点转向了 YouTube。

在此过程中她也发现,对于自己融合时尚风格、美容和喜剧的内容来说,YouTube 更容易为她增加观众数量。

Gutowski 的订阅者不断上升,从几千到几十万,但这时候她还没能赚很多钱。Gutowski 表示,自己从 YouTube 获得的第一笔收入大约是 20 美元。她琢磨着:“也许我可以用这 20 美元去享用一顿特别的晚餐。”

Gutowski 首次从一个商家的角度来对待自己的视频是在签约到 Fullscreen(帮助在 YouTube 等媒介宣传和推广明星的视频营销公司)之后。最初的广告收入能够保证她基本的收入水平,她也开始考虑将其作为自己的职业。

但是 YouTube 只是一个起点。

360°全方位视角

随着社交媒体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Gutowski 的收入来源和她所推出的创意产品类型也发生了变化。

她的收入不仅仅是围绕在增加 YouTube 观众数量,并提高 YouTube 发放给她的广告金额上。

简而言之:她必须无处不在。

Gutowski 解释道:“YouTube 是大本营,但是其他包括 Snapchat 和 Instagram 等平台也是展现个性的绝佳方式。”她表示观众想要看到你 360° 全方位视角的生活。

她承认这样会有些疲惫,但她也笑着说道:“幸好我没有什么秘密,我总是在想着我的观众。” 她还回忆起在布鲁诺·马尔斯(Bruno Mars)专辑推出后,她不得不就此事站在粉丝角度来考虑是选择 Instagram 还是 Snapchat 渠道。

Gutowski 的大部分收入来源与其他 YouTube 明星一样,都是通过与品牌合作文章或视频来获取收入。许多情况下,品牌商也会对发布内容及形式有着自己的要求,所以她必须保持灵活的态度。品牌商最喜欢的途径是 Instagram,因为这样评测快速、便捷,24小时内就能看到效果。虽然 Instagram 之前只是 YouTube 的一种补充形式,但现在 Instagram 已经成为品牌商的主要活动场所。

从一个平台跳到另一个平台

从一个平台转战到另一个平台是衡量 Gutowski 等 YouTube 明星成功与否的标志。她表示:“我之前总是跟别人说我想成为下一个奥普拉·温弗莉(Oprah Winfrey)”,这对于她正在创建的品牌类型来说非常有意义。

当然,成功的标志并不只是活跃在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之间。

Gutowski 也将推出自己的回忆录《My Life as Eva: The Struggle is Real》,这本书将于今年 2 月份由西蒙与舒斯特图书出版公司(Simon & Schuster Inc.)出版。

现在,包括 Netflix 、Verizon 的 go90 以及 YouTube Red 都在投钱为 YouTube 明星打造“优质”节目,这为 Gutowski 等 YouTube 明星打开了一条新的收入渠道。她将与艾美奖女演员 Rhea Perlman 合作一档喜剧节目《Me and My Grandma》,每月订阅费用为 9.99 美元。

Gutowski 表示,这档节目的制作与她先前所做的 YouTube 视频存在很大的不同,之前基本上都是由她跟另外一个同伴一起完成。

Gutowski 在这档节目中也处于一个十分独特的位置,在众多电视节目的前辈面前她只是一个新人,但同时她也是其中唯一一个能够真正理解观众的人。

《Me and My Grandma》这档节目将于今年与观众见面,它也将是对 Gutowski 由自主视频制作到高端电视节目转型能否成功的一个测试。

YouTube 明星进军传统节目表现参差不齐。Netflix 押注的两个社交媒体明星翻唱红人 Miranda Sings 和 Cameron Dallas 都是一片差评,YouTube 明星 Issa Rae 在 HBO 推出的新节目则收获赞誉评价。

放眼未来

Netflix 和亚马逊纷纷加大对高品质“流媒体”电视节目的投资,也让这一领域呈现出巨大的机遇。在未来的几个月,像 Gutowski 这样的 YouTube 网红纷纷试水这一新领域,他们将成为这一新型潜在收入渠道的探路者,也将决定这条渠道的生死存亡。

Gutowski 的经纪人 Adam Wescott 在去年曾表示:“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将能看到观众的兴趣点在哪里。”目前还不清楚哪些受众群体会对 YouTube 网红推出的这些高预算节目感兴趣,但可以肯定的是 YouTube 网红可以赚钱的方式在不断增多并随时在改变。能够适应每种新媒体并不是一个必要因素,但却是可能决定 YouTube 名气究竟价值多少的一个关键因素。

YouTube 网红如何实现“吸睛”到“吸金”的转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