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美国体育巨头Under Armour CEO Kevin Plank 在CES上表示,过去几年,不少鞋类制造商都将工厂从欧洲、美国移往劳动力价格低廉的亚洲,但将制造业搬到劳动力便宜的地方,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是不可持续的。不少美国消费者都更倾向于本土生产的产品,美国制造更吸引他们。UA不仅仅要将就业机会带回美国,同时还要在全球范围内收缩供应链,将更多的产业带回美国。Plank似乎在急切的表明,作为美国本土企业,一定响应总统号召,千万不要给我加关税。

在特朗普威胁丰田,如果丰田不在美国设厂而选择墨西哥,将会被课以重税。美国制造业企业的老总们都有点人心惶惶。UA这次更是完全抱大腿,打算在公司总部巴尔的摩地区加大投资,预计新增100个工作岗位。

运动品牌回美国,是省钱还是烧钱?

特朗普还未正式上台,就已开始在Twitter上大肆宣扬美国制造,不少公司都已经屈服于特朗普的
”淫威“,包括苹果、软银、菲亚特汽车、雷诺在内的不少大企业,都纷纷表示将会遵守特朗普政府的新规则,把一些产业带回美国。UA是第一家响应此号召的运动服饰类企业。到底这些企业回归美国是省钱还是烧钱呢?

我们拿Adidas的鞋类产品举例,目前Adidas鞋类产品还仍旧在海外制造,根据爱燃烧计算,一双100美元的Adidas鞋,在亚洲制造的成本在21美元左右,18美元耗费在了一些其他项目上比如税和险等等,卖一双鞋Adidas从中能拿到的利润大概在2美元左右。

图片数据来自爱燃烧

其实从图中不难看出,工厂成本只是成品的旅程的第一步。由于这些企业们把产地放在了亚洲,产品从离开工厂起,额外费用不断累积,产生到岸成本,到达彼岸后,还有复杂的关税系统。至此,已经不能将在海外生产的成本,简单的归为人力成本。工厂成本已经=成本+保险+运费+进口关税,其实工厂成本已经从21美元,变成了39美元。

虽然劳动力价格低,但是工人的效率确是远不如美国。根据搜狐的一组数据显示,在工人效率方面,美国甩了发展中国家好几条街。如果单纯比工资,确是这些发展中国家工人工资更低,看起来企业需要付的成本更少。但如果加上工资对应的产出,并进行调整之后,得到的结论就是,我们中国生产成本跟美国人差不多,其他发展中国家例如印度还有优势,但也绝不是很多。廉价的劳动力是否能够填补其他成本的费用其实还是个未知数。

此外,对于制造行业而言,人工成本只是整个制造成本中的一部分。国外的工厂存在产品质量不如意的情况,Adidas曾经承认,自己超过30%的工厂都有合规性问题。Nike的处境也差不多,他们的工厂中有32%的评级低于耐克的青铜(接受)标准。如果一旦出现质量问题,对于品牌的公关来说也是头疼的问题。

搬回美国后,企业可以更高科技

回归美国,其实给了企业一些思考。UA其实希望借此机会,给公司带来新气象。UA投资了建立数据分析中心,甚至引进一些高科技硬件运用在产品中。试想一下,倘若有一天苹果和三星开始做运动服装和运动鞋,那这些传统的运动服装企业要怎么办?UA的远虑是有道理的,毕竟在这个科技至上的年代,无论做什么都得有点科技思维,或者干脆把自己当做是科技公司。这大概也是UA参与近两届CES的原因。

在去年的CES上,UA与IBM合作,共同开发一款集运动锻炼与健康管理于一体的app,还与HTC合作,推出UA Band手环,UA Scale体重秤,以及UA Heart Rate心率记录胸带。

在今年的CES上,UA和三星展开合作,三星旗下有 Gear 系列穿戴设备,而 UA 旗下有运动社区以及对专业的运动数据处理能力。双方拿出了各自的资源进行合作,希望在今年的运动潮流中占据一席之地。

针对三星的产品,UA 的应用提供多款独特功能,例如在 UA Record 提供地图与路线显示功能,MyFitnessPal 则提供喝水量记录、快速添加卡路里做记录,而包含 MapMyRun 与 Endomondo 都将提供挑战模式,其中更针对后者加入无连线追踪功能。另外,用户还可以在UA的线上社区进行交流。

从入门级用户(满足于软件记录)到重度使用者(软硬件配合使用),从前端硬件支持到后端软件分析,从运动、健身再到健康管理,UA都已经具备充分的实力,或许回归美国,对于他们来说是个爆发。

Under Armour的CEO:我们要抱总统大腿,搬回美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