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年前,Airbnb创始人Brian Chesky 征询推友 "你最希望Airbnb在新年做出什么改变?",共收到约2000份意见,甚至有用户要求Airbnb开到火星。而他好基友,Twitter 现任CEO Jack Dorsey不甘落后:" 你希望 Twitter 在2017年如何优化?" 有强烈要求修改推文功能的网友,有和Dorsey互相吐槽的网友。还有一位忠实铁粉,从真实用户角度出发,痛陈利弊,提出『Twitter自救计划』。目前,身负重任的CEO对此回应,谢谢朋友,你说得对。

此前的Twitter,几乎把能犯的错误犯了个遍,2017年必将是转折点;同样,也希望我们对国内社交媒体和开发者社区有更多思考,特此搬运。

2016年末,Anil Dash作为Twitter官方认证的铁粉,在Medium上撰写公开信:『Jack,推特在我心里地位特殊。都2017年了,希望这之后,不用再谈如何拯救Twitter这件事。』

以下是拯救计划概要:

  • 平台持续上线新功能

  • 有效处理社交媒体恶意内容(例如虐待儿童、歧视他人),并广而告之

  • 不要再用毫无意义的指数作为绩效标准

  • 根据不同类型用户群体,提供不同工具

  • 想清楚,Twitter是否真正重视开发者社区

让世界看到你在不断进步

像这样的公开信其实挺不讨喜:人才济济的大公司,难道想不到这些问题吗?我不觉得他们没有努力,只是外界对此毫不知情。所以Twitter必须不断升级,上线新功能,告知用户并且教会用户,我们做了什么。

事态取决于此。我知道 Twitter 一直在测试,来为了给不同的用户群体提供更多个性化的功能,这些在每一次小更新上都有体现。

但是,几乎没有人相信 Twitter 有能力持续做实质性突破。上一次 Twitter 重大更新是“Moments”。虽然为新用户提供新鲜感,却没有给老用户留下任何印象。用户印象和所谓指标一样重要。Twitter 最忠实的一批用户已经很久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了。

相比之下, Instagram 或 Facebook 让用户感觉每隔几周就上线新功能,Google更新频繁到用户都看不过来。如果没法让人相信Twitter会不断迭代,也没人会相信你可以解决现存问题。

解决滥用 Twitter 发表恶意信息的问题

这是老生常谈。女性——尤其是有色人种——很容易成为Twitter社区众矢之的。这个情况还相对简单,还有更复杂的,就比如沙特阿拉伯地区,LGBT 青少年群体在Twitter上被人恶意出柜,导致人身安全受到威胁。诚然,Twitter 的信息安全团队怀着好意,对突发状况的响应处理也在优化。但根本在于这些恶意信息的检测模型算法经常出错。仅仅采取屏蔽封锁信息源的措施,不是万灵药。

所以,最应该向外界澄清的是:这里不需要网络暴民,更要确保Twitter 功能不会被他们利用。比如有恶意攻击倾向的用户应该无法转发。比起屏蔽个别用户,更要和这种大规模恶意攻击他人的行为抗争。既然网络暴民都觉得自己正在『被和谐』,就更别让他们看错了。大胆回应他们:你们狗带吧。

改良数据绩效体系

正是因为使用错误的数据指标去测算Twitter发展趋势,和华尔街投资人的关系才会恶化。新增用户曲线非常平坦,每一次绝望挣扎的改变都最终失败,这些传达给老用户的信息是:看,推特一潭死水,而且也不会上线他们关心的功能了。

与此同时,本季度YouTube新增视频创作者有多少?我不知道,因为所有优质视频已经在 YouTube 上了,无论新增还是日活,没有人会关心具体数据。毋庸置疑, YouTube在 推动文化前行。每一个人,还有广告商,都想加入。

不久前大选时,当川普在这里胡言乱语,肆意谩骂的时候,没有人问过:他在Tumblr上这样讲话吗?因为Twitter就是培育这种文化的温床。但是只盯着你们给出的新增用户数的投资人,完全弄错了重点。

所以,改革绩效指标,换一个故事,控制好局面,然后带领大家更好地理解Twitter所营造的世界——那个在2009年,不论数据有多难看,却成为公众力量之源,被大众热爱的Twitter(此处指2009年,美航客机在哈德逊河迫降,而前往救援者率先在Twitter上发布消息,引起轰动。《萨利机长》据此改编。)

在YouTube上,创作者只占少数,但是YouTube对外不断推广他们,让他们成为明星。而在用户和创作者印象中,正是对独特的创造力推崇造就了YouTube。反观Twitter,对外营销整体完成度不错,但是有些认知混乱。比如,这是在推广普金?

# 普金?

广告应该突出Twitter社区独有的亮点、创作者和他们精彩绝伦的想法。推广话题恰如其分,而普金却不是。从其他任何地方,我们都能看到普金。

现在,感觉 Twitter 在追赶视频热潮,因为热钱涌动。而为什么资本流向这里?因为这是唯一一个创意达人灵感发生碰撞的地方。正是这股力量塑造了我们所处的文化,而这就是Twitter承担的角色,肩负这个重任吧。

贴近用户群体,提供个性化服务

几年前,很多人对小小的认证蓝标非常迷恋,因为这代表了『Twitter 知名度』。也正是这个蓝标,引起分裂,让用户逐渐疏远了Twitter社区。主因是,Twitter团队没有想清楚,这个蓝标到底代表了什么。

有人说,蓝标只是实名认证用户而已。如此一来,当种族主义者的账号出现了蓝标,就是在说,看,真正的纳粹。话说回来,认证只是开通用户过滤和管理的高级功能,和认证这个账号到底是不是本人,毫无关系。推上一大堆没有人关注的名人大V,也根本不会有人去假冒他们。而很多高人气的推主却没有认证。所以,对于社区影响力到底如何体现,团队内部缺乏清晰一致的认知和策略。

这不只是认证的问题,Twitter 显然很重视名人和网红。引入Dashboard(更快连接企业主和目标用户)和Engage(帮助网红管理粉丝,促进互动)这些工具,都可以为这些有影响力的用户提供助力。但如果这些应用没能普及给每一位忠实用户,而仅仅推送品牌和名人的内容,就毫无意义。

而YouTube,他们做了一个创造工作室,提供了大量的工具来帮助那些想有一番成就的用户。但在Twitter,只有广告主或是在平台之外已经成名的明星,才能使用丰富应用。来调整一下战略:

  • 想为新用户提供简洁体验?没问题,但不要随意去掉正常功能,让老用户觉得糟糕。

  • 给创意达人提供丰富工具链,尤其现有仅对广告主开放的部分。设定奖励机制:比如推文被转超过一千次,推主就可以解锁工具。Twitter在优秀表现基于正反馈方面表现得糟透了,这将是历史性的一步。

总之,Twitter的功能点应该以真实使用它的用户为导向,而不是以内部划分用户身份为导向——谁是网红,谁是广告主,而谁刚好是个爱用Twitter的二傻子。

这是推特媒体库工具。可惜,你用不上。

重视开发社区,做个Bot开发平台

上一个我加入的团队,基于Twitter API生态创业,最终产品死了。我们都在赌Twitter想帮助开发者基于平台去做炫酷的新产品。在2015年的开发者大会上,Twitter团队意识到了现有问题,让我也重燃信心。

然而,2016年的Twitter ,没有开发者大会,现在唯一在搭建的平台是关于广告营销分析。同时,同领域其他人都在关注Bot生态 。不仅社交行业的主导地位拱手让人,连Twitter API也已经消失在大众视野。

当我们团队推出 Gomix 平台时,期望可以创造一个工具,让所有人都能轻松搭建自己的 bot。当然,如果是Twitter bot就更好了。但现实令人震惊:有很多开发人员对基于Twitter开发缩手缩脚。曾经,这里是无数开发者和凝聚他们心血的产品,一起说『Hello,world』的地方啊。

现在开始,拥抱bot生态和物联网,并不算晚。

为Twitter而战

说起来很可笑,给一个上市公司提出这样的请愿。信写得真诚,读起来像狂热粉丝写的同人文;写的强硬,读起来像自大狂的无理谩骂。

坦诚地说,这是出于私人感情:Twitter对我来说意义重大。这里是过去那个时代的最后一片净土,是唯一能让人看见博客和社交媒体和我们的文化依旧息息相关的地方。我们不断美化Twitter,是因为就算有很多不足,它依然有着互联网内核精神的闪光点。对很多人来说,Twitter缺点压倒了其他;从过往社交平台经验来看,这恰是转折点。只是有时候,Twitter产品本身却斗不过Twitter团队,只好两败俱伤。

不管在团队内外,依然有很多关心着Twitter 的人,想要努力补救。现在,是时候对这些心血和努力做出一个交代了。

一位 Twitter 忠实用户的反思与请愿:2017,坠落或重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