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选自《快公司》。2011年,IBM沃森(Watson)成为游戏节目《 Jeopardy》的赢家,去年它又写了一首悲伤的歌曲,在我们看来,沃森感知运算平台似乎已经渗透到流行文化的方方面面。新闻稿像纸片一般飞出,告诉我们沃森制作了电影预告片,驱动着Macy百货公司的购物APP,它甚至还可以控制联网裙子的灯光;除此之外,沃森还被用在一些严肃的场合,比如治疗癌症。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我们:IBM沃森无所不能。

IBM首席创新官伯尼•梅尔森(Bernie Meyerson)倒是为“沃森热潮”降降温,他说沃森“仍然处在第一阶段,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许多行业都可以用到沃森,比如医疗,梅尔森说医疗行业生成大量数据,可以用沃森处理,不过沃森无法替代真人。梅尔森对“人工智能”这一术语保持谨慎态度,他认为计算机要像人类一样思考还要等很久。IBM喜欢使用“感知运算”或者“增强智能”这些说法,而不是“人工智能”。

梅尔森说:“沃森与图灵测试无关。我们不是要开发一种工具,用它愚弄人,让大家认为计算机是真人。让我强调一下:一直以来它就不是我们的重点。”按照梅尔森的解释,现代技术会生成海量数据,远超人类的处理能力,沃森的任务就是处理这些数据。

每个月,一名医生需要阅读大约6份医疗研究报告,梅尔森说,沃森在15秒之内就可以阅读50万份。今天,机器学习已经成为人工智能的关键类型,通过海量阅读,机器学习可以提供诊断建议,帮病人选择最佳治疗方案。在凯德琳癌症纪念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研究人员用沃森治疗癌症,它可以评估研究成果、测试结果、查看医生护士的记录,从中寻找基本模式,看看疾病是怎样恶化的,看看哪种治疗方式最有效。

医生的部分工作由沃森完成,一些繁重的任务可以完给它,但是沃森并没有替代人类。梅尔森强调说:“人类的大脑为工作注入了激情,还形成了常识。从定义上讲,常识不是基于事实的任务,而是主观判断。”

梅尔森举例说,放射线工作者需要查看大量脑部MRI图像。有时患者会出现出血症状,出血的地方很小但是能致命,只有不到4毫米长。机器视觉技术(AI技术的一种类型)可以扫描图像,标出可能出血的点位,让医生检查。梅尔森说:“你可能会找到20个点位,不过要查看1500张图片。你查找到点位的概率可能是0,也可能是80%或者90%。”

竞争对手也对IBM的言论给予支持。AI公司Digital Reasoning的CEO蒂姆•埃斯蒂斯(Tim Estes)说:“AI真的理解癌症吗?它的理解程度肯定没有医生好。如果告诉AI癌症是怎样的,让它寻找病变迹象,可能吗?当然可能。” Digital Reasoning最开始时服务政府反恐客户,然后是金融客户,现在正在向健康领域进军。

让沃森成为基本元素

健康产业在接受新技术时比较谨慎,有许多AI公司已经瞄准该产业,Digital Reasoning只是其中之一。例如,Clarifai开发了一个强大的图像识别系统,它被Unilever、Trivago和BuzzFeed等公司使用。

Textio 拥有强大的自然语言处理能力,它可以理解手写笔迹的细微差异,企业已经开始用Textio 招聘员工。还有一些企业在面试时使用AI。有的企业打算用AI处理法律事务,比如搜集证据,分析合同。LexMachina就是一套专用工具,它可以分析律师、陪审团记录,这种工作原本需要律师来做,不过LexMachina目前只能处理专利和反垄断案件。

反观IBM,它似乎想用AI处理一切事务。沃森汇集了大约30种产品,瞄准几十个行业。

最开始时,沃森是从游戏起步的。沃森的前身是“深蓝”,1997年,深蓝打败了国际象棋冠军Garry Kasparov。2011年,IBM将自己的AI取名为“沃森”,取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公司的首位CEO Thomas J. Watson。2011年2月,沃森在Jeopardy打败前冠军Ken Jennings。

有一些人批评说,IBM喜欢用AI吸引眼球。而IBM认为如果能够完成大挑战,就可以推动技术进步。去年11月,沃森算法主管埃里克•布朗(Eric Brown)在沃森开发者大会上表示:“如果我们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就可以为IBM客户及整个社会开发出高价值产品。”

2004年时,沃森理解自然语言细微差异和多层意义的能力还很很弱,所谓的自然语言就是我们经常说、经常写的语言。布朗认为,参加Jeopardy 挑战对于改进技术而言是一种有趣、可行的方法。整个过程花了7年时间。

2011年8月,沃森从项目变成产品。沃森CEO罗伯•海尔(Rob High)说:“在前两年半时间里,我们寻找解决方案,尤其重视医疗健康领域,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积累了丰富的经验,知道如何构建解决方案。”

自此之后,沃森开始迅速扩张蔓延。2016年,IBM在“沃森世界”大会上推出新的AI服务,它可以用于营销、可以处理订单、可以管理供应链、可以让员工协作、可以管理人力资源。现在,沃森产品用在健康、教育、金融服务等诸多产业,还可以管理联网产品和传感器。IBM与通用汽车合作,将AI智能助手放进了OnStar汽车系统。

在产业服务之外,IBM还提供了“沃森开发者云( Watson Developer Cloud)”。海尔说:“2013年年底时,我们开始意识到无法满足市场的需求,许多人需要不同的解决方案。”IBM开放了沃森API,让开发者接入,开发者可以将自己的程序插入云计算AI系统。

沃森API包括了视觉识别功能,它可以挑战Clarifai的技术。沃森API还提供8种语言工具,有的可以翻译,有的可以分析帖子的情绪,有的可以评估客户所写文本的语气,它甚至还可以理解用户的个性。

梅尔森说:“我们不断增强沃森,大批开发者可以在平台上操作。有人说我们将所有应用锁定在自己的平台,可是有必要这样做吗?”IBM用AI招揽客户,一些客户为自己的企业开发沃森APP,然后交给用户使用,让他们付费。

有一些工具很简单,不懂技术的人也可以使用,比如“沃森分析(Watson Analytics)”工具。用户可以上传任何数据,在线工具扫描数据,分析模式,寻找异常,比如销售数据,沃森会参照IBM提供的其它信息源(比如天气位置信息),然后修正数据。用户用正常模式(比如说话)就可以向沃森提问,看它们到底发现了什么。沃森分析工具可以挑战其它智能软件,比如微软Power BI、Qlik和Tableau。

IBM似乎已经牢牢占据AI的中心位置。梅尔森说:“我们打造了一个平台,不论将它放在哪里都能适应,因为你可以从平台调用服务。我们打造了一个生态系统,不只IBM使用,其它人也在用。”

沃森不是通用人工智能

IBM没有开发“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通用人工智能拥有人一样的智能,这种智能我们在电影中已经看到过。为什么IBM没有开发通用人工智能?有一个原因:这种智能还没有出现,可能永远不会出现。梅尔森说:“我们专注于执行。”1980年,梅尔森来到了IBM,他曾经获得固态物理博士学位,到了IBM之后,他负责硅芯片开发。

梅尔森说:“就目前而言,我们离通用人工智能还很遥远。”他认为图灵测试如同“红鲱鱼”。梅尔森解释称:“即使我能让你相信墙壁后面是一个人,不是一台电脑,它跟智力有何关系呢?”

“图灵测试”法也有积极的一面,例如,AI如果看起来是真的,就更容易被人们使用。对于IBM来说,让AI更加平易近人才是重点。在沃森开发者大会上,IBM推出新的实验性产品“Project Intu”,它可以理解人类说什么,还知道人类说话时的情绪,甚至个性。

技术已经具备,比如沃森语言工具。Intu收集数据,比如天气数据,然后判断它会对人类的情绪造成何种影响。

沃森还会模仿人类的语调,使之与用户匹配。海尔介绍称:“我们可以将一切元素整合起来。用户会与界面互动,我们为界面合成情绪状态,从语气之中就可以知道它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的,这样一来工具就可以与环境更加匹配。”当中包括了语音的变化、语气等等。海尔还说,客户服务机器人甚至可以平息客户的怒火,让问题顺利解决。

“我并不是说我们要合成人类思维,让它形成情绪状态,因为重点不在于此。”海尔称,“重点在于拥有一种情绪状态,它可以用这种状态与我们互动。”

换言之,沃森使用的是“欺诈手段”。墙壁之后没有人,也没有其它有知觉的生物。IBM并没有开发可以接管世界的AI,它只是打造一项业务,让业务接管整个 AI 世界。 

IBM 沃森不想替代人类,它准备接管整个 AI 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