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对飞行的向往可能是一种本能,而这也催生了热气球、滑翔伞、动力三角翼等航空运动的出现。然而,航空运动的高危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她的大众化。而专注于低空飞行的中体飞行,除了想要做好飞行运动之外,还想在赛事和基地基础上做好飞行主题的嘉年华,开发飞行运动的观赏性。

中体飞行的创始人赵磊明曾经经营着一家军工导航仪制造公司,而他的另一个身份则是航空运动员。1998年,赵磊明开始从事航空运动,曾连续10年作为国家队的一员参加世界级比赛,是国内顶级的航空运动飞行员,同时还是国家级教练员。2013年,赵磊明因为看好飞行运动的发展前景,决定将爱好和事业结合,开始进入飞行运动领域。

他的切入点和原本的事业有关。“飞行运动大多是在3000米以下的低空,这一区间的特点是‘低慢小’,航空总局和空军的监管很难覆盖。”赵磊明说:“我们开发的‘黑匣子’是一款低空飞行器的追踪监管装置,可以实现对低空飞行器的实时监控和历史记录,可以和现有的飞行器监管体系相结合。”

凭借着这套系统,中体飞行完成了两个事情:第一,这套监管系统覆盖了中国所有低空飞行运动的飞行器,其平台沉淀了5000+飞行员,和大部分的飞行俱乐部;第二,这套监管系统被官方认证为“空管补盲”,纳入了国家监管体系,也使得中体飞行和低空飞行运动的相关监管部门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而在2014年之后,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近10项利好政策,推动航空运动的发展。2016年10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77号)提出布局“200公里航空体育飞行圈”。此后10部委联合印发的《航空运动产业发展规划》则提出将之发展成2000亿元产业的目标。在这一时间段,中体飞行也开始积极转型,从体育总局和航空管理局处获得了航空基地建设资格和航空体育赛事承办资格。

赵磊明说:“我们和体育总局的良好关系,以及航空运动在政策上的火热,帮我们获得了地方政府的追捧。”现在,中体飞行在京郊已经有了两个航空营地,而在河南洛阳和费县,他们还在和地方政府合作建设两个新的航空基地。赵磊明表示,这两个是他们的示范基地,此后他们会以此为模板在中国大量建设航空基地。这些基地在平时将会用于旅游,成为当地的一个旅游景点,提供低空飞行体验服务,并随时准备成为中体飞行赛事和活动的举办场所。游客想玩一次客单价在500~1500之间。

在体育赛事方面,中体飞行现在已经签约了上千名运动员,并且和国内大部分飞行俱乐部建立了比较好的关系。至于运动项目,赵磊明说:“不同的地区适合不同的体育项目,比如沿海地区风比较大,那么就适合热气球,山地地区就比较适合滑翔伞,而平原地区则比较适合降落伞。”

尽管客单价还不错,但由于成本和客流量限制,赵磊明表示,航空营地及其经营以体验为核心的航空体育活动,仅仅能保持盈亏平衡。但赵磊明表示:“我们做这些基地的目的也不是为了盈利,而是为了给我们的嘉年华做准备。”

由航空而导致的集会活动其实由来已久:每次特技飞行队开展特技表演,总能吸引许多人前去观看。而中体飞行则想用航空体育达到同样的效果。“我们已经取得了航空体育定点联赛的举办资格。在地方上举行跳伞、热气球竞速等比赛已经能够吸引许多观众来观赏了。而且我们还准备用更多的娱乐因素,把航空赛事变成一场嘉年华。”

目前,中体飞行已经举办了一次为期7天的全国动力伞优秀选手塞暨费县许家崖飞行嘉年华,吸引了3万多人参加。赵磊明表示,他们的活动可以从门票销售(100元每人),纪念品销售和当场的热气球体验活动三方面获得直接盈利。赵磊明说:“当天有上千人在我们的活动现场体验热气球低空飞行。”

费县的航空嘉年华

中体飞行的航空嘉年华和马拉松赛事其实比较像,都是“基于体育产生的集会”,其核心价值是在于可以短时间内吸引大量的人流量。因此,他们还可以像马拉松一样得到当地政府的补贴,这也成为了其盈利来源之一。不过马拉松可以覆盖市内,航空运动呢?赵磊明表示,他们正准备打造一个“航空家庭嘉年华”的IP。这个IP将会以小型的、卡通造型的热气球做卖点,并且把会场放在足球场等场馆,目的是吸引儿童及其家长前来参加。

2017年年,中体飞行希望能举办10场航空嘉年华。赵磊明表示,他们还要进军航空装备、航空人才培训等,覆盖产业链的上下游。

此前,中体飞行前身极限追踪曾获得尚诺集团CEO杨大勇领投,云投汇平台等跟投的天使投资,随后获得了来自信中利资本的过千万Pre-A轮融资。

送你上天其实没那么赚钱,中体飞行认为看别人上天才是一项好生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