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语音助理这项智能技术还处于发展初期,能够将语音助理拟人化还是需要很长时间。Ben Fox Rubin 在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讨论到底语音助理可不可以提供健康医疗和情感支持。他开篇引用了JAMA在2016年早期的研究,该研究指出当问询语音助理一些基本的医疗和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时,大多数都表现不是很好。这就引出了两个有趣的问题:

• 语音助理的目的是什么?

• 如何打破普通语音助理和专业语音助理之间的壁垒?

语音助理的作用是什么?

语音助理的作用就是帮助用户执行任务,提醒用户重要事项,帮助用户获取信息以及帮助用户更加轻易的使用娱乐服务。这些都需要与其他服务相交互从而满足用户需求。

这就是Mycroft的主要销售点。Mycroft是一款开源的语音助理平台。他们免费提供软件,这么做的最大意义和价值就是可以获得大量准确的第三方交互数据。由于Amazon或者Google的规模和基础用户量,大多数第三方还是会选择这两家公司。如果你想控制自己的语音助理,这些交互就是必须的。

可以分析情感和情绪、充当随叫随到的医生的交互应用在哪里呢?这些需求都不是语音助理开发者最核心的努力方向。

获取信息让人充满担忧

“获取信息”这点对于语音助理来说也许有点儿太沉重了,即使这是它的主要功能。首先,你的语言引擎必须能够准确的明白用户的意图。其次,语音助理必须能够准确找到有用的信息,并将有用的信息提炼成答案反馈给用户。

你也许在想搜索好像做的已经足够成熟了。当你需要查什么的时候,有多少次Google能够在你第一次搜索的时候就提供出了你想要的答案了呢?那么第二次搜索,第三次呢?像上述研究中的提到的那样,对于健康医疗咨询来说,语音助理的第一要务就是找到最合适的答案。现在针对搜索结果还没有语音检查。你得到的答案有且只有一个。

语音助理针对大多数医疗健康的问题给出的答案都是“看情况”,这说明医疗领域还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你多少岁了?你的药物使用史怎么样?你被暴露在什么样的高危环境下?哪些有着相反结论的医学研究需要被呈现出来?

月初,当Google Home发布WebMD时,The Verge的报道标题是:“Google Home 将导致自我误诊”。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非常有见解的问题:

显然,关于Google Home我们在意的唯一功能就是WebMD,那么会出什么差错呢?

IBM 的 Watson 在医疗健康领域的专注点是辅助医生而不是取代他们。要想准确地掌握医学的本质,它必须获取和分析大量信息。IBM甚至以10亿美金收购了Merge Healthcare,只为了Watson可以更准确地分析医学影像资料。这其中的AI技术已经开发和使用了超过10年了。

亚马逊、谷歌、微软和苹果这种以用户为核心的解决办法更适用于一般任务和即使发生了错位也不会有太大问题的任务。这些解决办法与医疗健康领域的复杂和高风险的并不匹配,这没什么好惊奇的。

普通语音助理 VS 专业语音助理

这样,你有了更好的选择——Sense.ly,它能利用语音助理帮助用户记录他们的医疗信息并就医疗健康问题提供适宜的答案,也是医疗健康服务提供者与病人保持联系的好办法。

该解决方案并没有解决家庭自动化、烹饪指导或者简单的数学问题。Sense.ly背后的科技可以被拓展到以上日常任务,但是这不是其目的。它最初的设计理念就是完全围绕医疗健康领域做的,是一个专业语音助理,并不会像Alexa很快就被其他产品所替代了。

未来怎么样?

医疗健康语音助理必须要有强大的语音交互能力和专业的语音用户经历。用户在使用语音助理时,他们觉得语音助理是一位能够体谅他们的智者。这有助于他们抒发自己的感受,甚至是坐在厨房都可以咨询个人医疗健康问题。Sense.ly 的用户体验总监Cathy Pearl在一个基于语音机器人的采访中表示这个月在用户使用这方面,专业语音助理取得了重大进展:

我们有些病人非常依赖语音护理。他们几乎每天都会使用并打卡,并且市场接受度高,因为用户感到他们可以依赖我们的语音助理。有些用户如果忘记打卡还会给语音助理道歉。他们会和我们的语音助理分享自己的一天。这对用户接受度来说至关重要。

开发者故意将语音助理制作地更加拟人化。这就导致我们对待它更像对待人类。与语音助理间的个人连接,或者说个人谈话是必然发生的结果。但是,就像我们不会向一位大厨咨询医疗意见一样,我们不会向我们的医生寻求烹饪指导。语音助理已经非常像人类了,但是我们不应该在短时间内期待专业语音助理,至少在医疗健康领域实现起来还需要更多时间。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译者ID:YLS

语音助理可以提供健康医疗和情感支持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