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乌镇西栅河边的转角咖啡馆里,今日头条张一鸣、美团点评王兴、滴滴程维进行了一场长达三个半小时的闭门论坛。这场论坛后,“互联网的下半场”成为了一个随处可见的热词。

互联网有没有下半场、互联网的下半场开始了吗,这些问题此后也有不少讨论。在今天的腾讯研究院年会上,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研究部主任张新红、北大社会学系教师邱泽奇、小猪短租CEO陈驰、真格基金合伙人李剑威、腾讯研究院特邀研究员方军、腾讯众创空间杨耿华这个跨界组合也一起讨论了下这个问题。

  • 张新红认为,如果互联网真的进入下半场了,那上半场只有二十三年,下半场也就只能是二十三年了,提下半场的概念,实际上是一种紧迫感,更关注的实际上应该还是互联网的未来。

  • 陈驰认为,小的创业者和未来创业者来说,当然不希望进入下半场;而下半场的概念,无论是从学术还是技术迭代的角度,都不是非常准确的概念。

  • 李剑威认为,在王兴的领域确实已经进行到了下半场,不同的领域处的阶段不一样,有些领域甚至已经结束,但是在一些其他的领域则远未进入下半场。

  • 方军认为,互联网是一个无限的游戏。

  • 杨耿华认为,之前在蒸汽机年代有没有讨论过上半场和下半场的问题。

以下是现场内容的整理。

张新红:

其实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存不存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因为互联网这一股技术,我想它将来不会轻易消亡,它既然没有消亡,怎么可能有下半场呢?咱们人类已经存在了四百万,咱们电也已经存在了186年,人有下半场吗?电有下半场吗?如果都没有的话,为什么互联网会有下半场?上半场二十三年,下半场也就只能是二十三年了,所以这个我觉得提下半场的概念,实际上是给我们一种紧迫感,更关注的实际上是互联网的未来。

互联网的未来这一方面的话,我们可以看一看过去都走了那些路,从一开始的,它解决的从功能上解决了一些简单的通讯问题,2.0解决的是社交网络,我也曾经跟一些专家说过,我说你们说,但是我试着想了想,我觉得5.0很有可能智联网,很有可能是生命,什么意思,把所有的生命连在一起,甚至可以跟一棵树对话,人将来会把这些所有带生命的东西。不知道早期互联网来源是一个必然的结局,或者是一个必然的方向,所以我认为在这其中还是有一个观点,人类的奇思妙想,在这个过程中,哪一个奇思妙想能够得到,互联网技术的迭代不断的发展,我认为这可能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个方面,至于未来人能不能跟猩猩说话,我觉得不是不可能的事,但问题是唱完歌又怎样,这可能是我们先要问清楚的事,如果真的唱完歌人也很爽,就是把精神家园建得非常丰富,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

陈驰:

其实也没什么道理,因为这个好像是王老师首先提到的,从现在小的创业者和未来创业者来说,我们当然不希望支持下半场,在球场上踢球也是有下半场,刚才我说的平台空间会越来越小,新的技术出现,其中会出现一些机会,所以说下半场的概念,无论是从学术还是技术迭代的角度,我觉得都不是非常准确的概念,我觉得应该是不断迭代的。

李剑威:

我觉得所谓的下半场,刚才陈总也说的挺清楚,在王兴的领域里面已经到了下半场,其实从产业格局来讲,前三名已经非常清楚了,还有前三名,没有第四了,那比如说社交,早就结束了,就腾讯在所有社交里面,早就结束了,就没有下半场,所以每一个细分领域,他所处的阶段是不一样的,那你敢说人工智能是下半场吗?远远不是,当然谷歌是走在很前面的,哪里有非常非常多的创新,你能说自动驾驶是下半场吗?聪明的创业者会挑那些巨头影响力并不大的,但是又生机勃勃的,爆发式增长领域去努力,这里面其实是大家创业的机会。

方军:

我觉得互联网肯定是一个无限的游戏。

杨耿华:

这个问题来说,我一直觉得互联网它其实是一份载体,和工业革命的蒸汽机和电一样,我们不知道,之前在蒸汽机年代有没有讨论过上半场和下半场的问题。电已经深入到我们生活中任何一个细节方面,未来互联网也会深入到我们生活中的任何一个方面,它会变成一个工具,承担起整个社会的发展过程,所以我自己的观点我是觉得就是,不管互联网有没有上半场和下半场,但是我认为人类科学的发展是没有上半场和下半场的。

『本文图片来自:Yestone 邑石网正版图库』

王兴说互联网的下半场开始了,其他人怎么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