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西经20度”(ID:outseeking),作者克里斯,36氪经授权发布。

马克.安德森、阿诺德.施瓦辛格、托尼.罗宾斯、里德.霍夫曼、彼得.蒂尔、凯文.凯利… 这一连串名字有两个共同点:1. 他们都是世界级成功人士;2. 他们都上过蒂姆.费里斯(Tim Ferriss)的访谈节目。

蒂姆.费里斯是美国知名的畅销书作家、天使投资人、连续创业者。过去两年,他的访谈节目《蒂姆.费里斯秀》采访了200多位世界级牛人,包括象棋天才、硅谷巨子、电影明星、五星上将、职业运动员、对冲基金经理,等等。

蒂姆总结了这些大师的思维方法、日常活动、推荐书籍等,于12月推出了新书《巨人的工具(Tools of Titans)》。该书一经出版,随即登上《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目前,国内暂无中文译本。

在蒂姆看来,这些大师都是普通人,唯一的不同在于:他们有着正确的理念和习惯。但他们眼中的“正确”,在很多人看来可能是反常识、甚至是荒谬的:

  • 超过80%的人会做每日冥想或专注力训练

  • 许多超过45岁的男性少吃或不吃早餐

  • 很多人使用助眠设备

  • 极力推荐《人类简史》、《穷查理宝典》、《活出意义来》等书

  • 习惯于单曲循环播放,以集中注意力

  • 几乎所有人都自费完成过项目,并把项目推荐给潜在买家

  • 失败是不可忍受的

  • 几乎所有人都曾把自己的缺点,转化为具有强大竞争力的优点

马克.安德森

硅谷传奇人物,a16z(Andreessen Horowitz)创始人,网景(Netscape)联合创始人,被称为“互联网的点火人”。曾投资Facebook、Groupon、Skype、Twitter、Zynga、Foursquare等多家互联网公司。

别打价格战,涨价!

“想要成功,产品价格应该更低”——这几乎成了硅谷的共识。大家的逻辑是:如果产品的价格低,人们就会买,量大就必然成功。

但我看过太多公司因此栽了跟头。如果人们不愿为你的产品多付钱,说明你的东西没什么好的。后来我得出结论,如果公司一直垂死挣扎,多半是因为产品价格不够高。

不要迷恋失败

我创业的时候,还没有“转型(Pivot)”这么高级的词汇。对于我们来说,“转型”的意思就是“搞砸了”。

有很多公司,每一次我见他们,他们都在转型。这意味着他们根本没花时间好好思考,把核心问题搞清楚,只能一次又一次推翻自己。

内部“压力测试”

a16z的每位管理合伙人(General Partner)都有权独自决定投什么项目。但首先,他必须通过我们内部的“压力测试”。

比如,某合伙人想投一个项目,即便我内心觉得项目非常好,表面上也会拼命挑刺,还会拉团队成员一起帮腔。

如果重压之下,合伙人还是坚持己见,我们就会改变态度:“好,我们同意了,大家都支持你。”这种方法很折磨人,但非常有效。

向对立面学习

除了学习硅谷的同行,我会花很多时间学习价值投资者,比如沃伦.巴菲特、塞思.卡拉曼等。

我们与价值投资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投资类型:我们是押注“变化”,价值投资是押注“不变”。如果他们犯错,则意味着某些变化他们没有意识到;如果我们犯错,则意味着我们预测的变化还没有出现。

但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我们都倡导原创性思考,去挖掘别人看不到、甚至持相反观点的机会。

阿诺德.施瓦辛格

好莱坞影星,健美冠军,前美国加州州长、政治家。

擅长心理战

每次参加健美比赛,我会装作若无其事走到竞争对手面前,关切地问:“你最近伤到膝盖了吗?”他们通常会表示没有,然后问我为什么这样问。

我会诚恳地说:“因为你的腿围看起来有点细,我还以为你没法做深蹲了呢。”接下来两个小时,此人会在镜子前不断检查自己的腿围;心理素质不好的对手,会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比赛时自信全无。

最不在乎输赢的,通常是赢家

进入好莱坞之前,我和朋友开了一家欧式砌砖公司,赚了很多钱。后来我拿着积蓄做房地产投资,在70年代高通胀率的市场环境下,房地产投资十分赚钱,我很快就成了百万富翁。

拍电影之前,我已经赚了足够多的钱,我的心态比其他演员好得多,绝不轻易向外界妥协。如同在谈判中,最无所谓输赢的,通常就是赢家。

创造属于自己的细分领域

当年我入行的时候,很多人告诉我:“你这样的大块头是不可能成功的。现在流行达斯汀.霍夫曼、阿尔.帕西诺、伍迪.艾伦这种小个子演员,他们才是性感的代表。”

但我坚持认为,一定会有人欣赏我这种类型。我从来不参加电影试镜,因为我是独一无二的,我要创造属于自己的细分领域。最终,别人眼中的劣势变成了我最大的优势。

《终结者》的导演詹姆斯.卡梅隆曾说:“如果没有施瓦辛格,就没有这部电影,因为只有他看起来像机器人。”

牺牲短期利益,交换长期价值

我个人赚钱最多的电影不是《终结者》、《真实的谎言》等动作片,而是一部叫做《龙兄鼠弟(Twins)》的喜剧片。

当时我想拍一部喜剧,于是找到环球影城的老板,他说:“如果你和导演不领工资,我们可以投入1650万美元拍这部电影,然后拿出票房收入的37%给你们去分。”

我们商量之后,同意了这个方案,结果,这部电影在1988年创下了全球2.69亿美金的票房。我自己赚得盆满钵满,环球影城的老板则为此后悔至今。

托尼.罗宾斯

顶级演讲家、畅销书作者,潜能开发专家,辅导过三任美国总统,曾担任莱昂纳多、奥普拉、戴安娜王妃、曼德拉等人的私人顾问。

投资你自己

17岁那年,我花了35美金参加商业哲学家吉米.罗恩(Jim Rohn)的研讨会。当时我很心疼,因为自己一周的薪水才40美金。但这次研讨会,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

几十年后,我问巴菲特:“你迄今为止最棒的投资是什么?”

巴菲特的回答是:“20岁那年,我花钱参加了一堂戴尔.卡耐基的演讲课,这堂课改变了我的人生。课程结束之后,我马上去奥马哈大学申请了教职。”

“投资你自己,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这是财务投资永远也比不了的。你会拥有更多的技能、能强的能力、更开阔的眼界,这些才能真正为你带来经济自由。”

先调整状态,再做事

状态不好的时候,你往往只看得到问题,看不到答案。这种状态下,你的战略多半会受挫,紧接着打击你的自信心,陷入恶性循环。

最好的办法是:先调整自己的状态,告诉自己一定能成功,然后再去思考战略。

调整状态的方法很简单,可能是5-10个俯卧撑、晒20分钟太阳,或者吃点小零食、洗个冷水澡。

伟大投资人的共同特点

我曾采访过全球最伟大的投资人,包括保罗.都铎.琼斯、雷.达里奥、卡尔.伊坎、大卫.斯文森、凯尔.巴斯等人。他们的投资风格各不相同,但却有几个共同点:

i. 控制下跌风险

所有投资人都想方设法赚更多的钱,但他们却在思考如何不亏钱。维珍航空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在面对新商业机会的时候,第一个问题便是:“这个生意的下跌风险在哪里?我是否能得到保障?”

理查德创立维珍航空之初,就与波音公司签订了协议:如果生意不顺,他有权把飞机退还给波音公司,且不承担任何债务。

ii. 不对称的风险与回报

“风险越大,回报越高”几乎是所有投资者的共识。但最伟大的投资人都在挖空心思以最小的风险(甚至无风险),获得最高的回报。

这无疑是反常识的思路。但如果你相信它是可能的,并且不断尝试,终有机会成功。

iii. 资产配置为王

无论曾经多么成功,这些投资人都知道:自己一定会犯错。因此,他们相信“资产配置”是最重要的投资决策。

桥水对冲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说:“我向你保证,不管你投资什么类型的资产,在你一生当中,它一定会跌去不少于50%的价值,有时跌幅会达到70%。”

iv. 乐于奉献

他们都热心于捐助和馈赠——不是为了做表面文章,这些人是从内心深处乐于奉献。

里德.霍夫曼

领英(LinkedIn)联合创始人,“PayPal黑帮”成员,硅谷天使投资人。曾投资Facebook、Airbnb、Flickr、Mozilla等互联网公司。

带着问题入睡

爱迪生有句名言:“带着问题睡觉,让潜意识去思考。”在睡眠过程中,你的大脑会重新充电,潜意识开始工作和思考。

起床之后,我通常会花一个小时去解决昨晚睡前的问题。那个时候我处于最充沛的状态,也不会被电话、邮件、短信等干扰。

速度至上

我告诉秘书,如果你能提高处理问题的速度,你就有权自行决定事务,不必经过我的同意;我甚至容许10-20%的出错率,只要你的速度能更快。

谁是一流员工

一流员工会根据他们的经验和对细节的把握,在你提出战略的基础上做改进和调整,而不是简单接受和执行你的战略。

最重要的理由,只有一个

在决定访华之前,我的秘书提了很多来中国的理由。但那些都是小理由,我不会因为一堆小理由而做出一个重大决定,我只需要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否则,我多半会因此后悔。

彼得.蒂尔

Palantir创始人、PayPal联合创始人,硅谷投资人,畅销书《从0到1》作者。曾投资Facebook、LinkedIn、SpaceX、Yelp等公司。

时不我待

如果时光倒回20年,我会告诉自己:“如果想做什么,就别等了。如果你为达到某个目标制订了10年计划,你应该问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在6个月内完成它?”

不要高估失败

生意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种,有时候失败可能是不同因素的叠加。从失败中,你可能学不到任何东西。人们总想着总结失败、汲取教训;但我认为,失败除了是悲剧,什么也不是。

反对谈趋势

大家喜欢谈论趋势,但趋势意味着很多人已经在做了。而很多人做的事情,就意味着很多的竞争,以及很小的差异性。

正如下一个比尔.盖茨不会做操作系统、下一个拉里.佩吉不会做搜索引擎、下一个马克.扎克伯格不会做社交网络。我认为,应该尽量避免趋势。

相比趋势,我更喜欢谈论“使命感”。正如埃隆.马斯克在创立SpaceX之初,他的使命是去火星。除了SpaceX之外,其他任何公司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这将极大鼓舞在那里工作的人们。

少一些竞争力

我在学校里成绩非常好,个人竞争力极强。但回头看,我不希望自己眼中只有竞争,也不想把精力全部放在竞争对手身上;那样我会错过其他很多东西,忽略了创造更有价值的事情。我希望自己少一些竞争力,从而变得更加成功。

凯文.凯利

《连线》杂志创始主编,畅销书作者,“硅谷精神教父”,科技商业预言家。

100%专注

当我做某事或者见某人的时候,我会保持100%专注,不会被其他事情打扰。比如,参加会议的时候,我会把精力全部集中在会议上,不会看手机或者做别的事情。我相信专注于单一任务的强大力量。

死亡倒计时

我的电脑上有个死亡倒计时:我从自己的出生年月,倒推出死亡时间,然后估算自己还能活多少天。根据推算,我大概还能活6000多天。这点时间可不够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所以,我会格外珍惜时间,更加集中精力在手头的事情上。

写作即思考

我常常会产生很多想法,但当真正动笔去写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一无所知。对我来说,写作就是重新梳理想法和思考的过程。

分享自己的想法

我通常会毙掉行不通的想法,再把自己的好想法分享给大家。我乐于分享,从不害怕让别人知道。只有那些毙不掉、又能引起你反复思考的想法,才是你真正应该去做的。

以上几位,只是本书中知名度较高的受访者代表。作者并不鼓励盲从大师的理念和习惯:“他们的成功有独特的时代背景和环境因素,这些工具和方法并非对所有人适用。”

但这些理念和习惯,可以帮助我们突破思维的局限。找到适合自己的工具,去试验和组合、汲取和借用,最终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巨人的工具”。

正如毕加索所说:

“只有像专家一样学习规则,才能像艺术家一样打破规则(Learn the rules like a pro, so you can break them like an artist)。”

凯文.凯利、施瓦辛格、彼得.蒂尔… 大师们有哪些小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