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去年首次公开宣布资金链紧张后,乐视就一直处于被“追债”的状态中。如今正当贾跃亭在国外晒车(FF91)时,却收到了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诉状。

日前,浙江豪声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豪声电子)发布仲裁公告称,因采购业务与乐视移动智能信息技术(北京)有限公司(乐视移动)形成债权债务关系。双方约定限期归还,并且乐视控股还做了担保,但公司逾期并未收到应得款项。

公告称,乐视移动第一期归还豪声电子的款项为1102.04万人民币和592.93万美元。除了豪声电子,“乐视系”2016年还被曝欠另一家新三板公司——和力辰光9000万元。

据《财经》此前报道,乐视的供应链问题主要出现在手机业务上。而该业务的欠款主要发生在模组厂商和组装厂商中。按照乐视总量和单月采购量来估算,其所有的应付账款在100亿左右。

“乐视系”对两家新三板公司的欠款为1亿多元,占其总欠款的1/100,但这些款项却占到了这两家公司的绝大部分收入。相比此前爆料的一些大公司,这些小型创业公司受到的影响更大。

目前,乐视方面称正在引进100亿元左右的战略投资。关于欠款的事情此起彼伏,到底什么时候能妥善处理完?

两家新三板公司受影响较大

豪声电子与乐视移动合作,幸与不幸交织。

据公告,豪声电子和乐视移动于2016年11月16日签订了补充协议,对欠款1102.04万元和592.93万美元进行了确认。另外,这笔欠款需要自上述日期起分九期偿还,年利率6%。

其中,在2016年12月11日前,乐视移动要向豪声电子支付第一笔款项。协议还规定,如有任一款项未按期支付,乐视移动需支付剩余所有欠款。然而,乐视移动第一期款项就未按期支付。

对此,豪声电子一怒之下向乐视移动发出仲裁请求。不仅要归还所有款项,而且还要支付8.70万元和4.68万美元利息。另外,担保的乐视控股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豪声电子为何如此急着“追债”?主要是因为这笔款项会严重影响公司的现金流。

据豪声电子2016年半年报数据,公司整体经营状况良好。上半年营收2.06亿元,同比增长40.95%;净利润1858.16万元,同比下降16.42%。公司主营收主要由扬声器、受话器与集成话模组构成,报告期合计占比达98.54%。

另外,公司现金流净额3621.29万元,同比增长165.26%。但乐视移动是其第二大应收账款方,应收账款金额为2952.71万元,占应收账款总额比例为19.8%。

但对于和力辰光来说,影响的不只是现金流,可能还会对公司的IPO进程产生影响。

据和力辰光2016年半年报数据,公司上半年营收为7553万元,同比增长1907%;净利润368万元,相比去年同期的-712万,实现盈利。由于公司业务拓展较快,现金流金额为-1.8亿元。

另外,上半年公司营收账款为1.07亿元。其中,西藏乐视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应收账款金额为5990万元,乐视影业的应收账款则为2996.85万元。加起来,“乐视系”欠和力辰光的账款金额达到8986.85万元,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83%。

近日,公司发布公告称,正在筹划首次公开发行 A 股股票并上市事宜,所以公司股票目前处于停牌状态。但这么大笔的欠款会不会影响到公司的IPO事宜?

乐视什么时候能挣脱资金枷锁?

供应商着急也没办法,乐视近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处于停牌引进100多亿战略投资中。

去年12月28日,乐视发公告称,乐视网联合贾跃亭、乐视控股已与战略投资者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并且战略投资者支付了一定数额的诚意金。其中,本次重大事项涉及交易规模预计超过100亿元,相关各方仍需要进一步磋商以签订正式合作协议。

据第一财经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 此次引入的战略投资者或与险资有关。

去年11月15日,乐视方面披露称,将获得6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海澜集团、恒兴集团、宜华集团、敏华控股、鱼跃集团、绿叶集团等十几家国内著名企业领导人,当天汇聚乐视大厦,正式与乐视控股签署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投资协议。但这笔资金主要投向了乐视汽车生态。

此前《财经》分析认为,乐视的供应链问题主要出在手机业务上,而手机此次的欠款主要发生在模组厂商和组装厂商中。按照乐视总量和单月采购量来估算,其目前所有的应付账款在100亿左右,其中逾期欠款应在60亿-80亿元。

据界面援引知情人士的报道,乐视欠款的供应商可能包括芯片方高通、屏幕供应商夏普、摄像头模组提供商舜宇光学、指纹触控模组信立半导体、声学模组商瑞声科技、手机代工方仁宝电脑、电视代工方TCL等公司。

其中,乐视对于供应商的欠款,金额比较大的有信利、仁宝、立讯精密、AAC等五六家,其中对信利、仁宝的欠款约7亿美元。另外在摄像头模组厂商中,乐视约欠了信利光电10亿元左右,舜宇光学2、3亿。 

据36氪此前报道,仁宝回应称,乐视已于去年11月中旬依约还款,履约情形良好。但其他家的欠款是否已经偿还,还不得而知。

去年11月,贾跃亭发布了一封致全体员工的信,反思公司节奏过快,称近几个月供应链压力骤增,加上一贯伴随企业发展的资金问题,导致供应紧张。对手机业务持续发展造成极大影响。

另外,乐视汽车前期投入巨大,陆续花掉100多亿的自有资金。

自这封公开信发布后,资金便成了悬在乐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如何定义乐视的发展,贾跃亭也给出了答案:一部挣脱资金枷锁的历史。

乐视欠债风波持续发酵,新三板公司一纸诉状催其还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