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想知道如何实现财务自由、在五分钟内获取最佳的管理技巧、以及选择一些简练的报价在下次商务会议上进行展示吗?《华尔街日报》通过调查表示,中国读者会为网上专栏信息付费。

对于那些想问题的人来说,付费的音频应用程序去解决一些各种各样的主题询问,像加薪谈判、比特币定价。

中国迎来了共享经济的下一个阶段:通过分享知识和经验来赚钱。新一批在线内容平台让用户付几元钱到数百元钱去订阅专家的专栏或者让这些专家回答问题。

全球很多的自助和问答网站在分享经验、知识和见解的时候,它们很少使用付费的商业模式。过去很多人不愿意付钱去浏览线上内容,现在一些中国人觉得他们花钱所得到的信息更可靠。

互联网公司腾讯所做的调查报告显示:在调查的1700位在线用户中,有超过55%的用户表示他们已经为专家的知识和见解付费过,包括为订阅的内容以及下载的文件付费。iResearch的报告显示,有超过一半的中国网民已经或愿意为内容付费,这个数字比两年前的30%要高很多。

随着在线内容价值的提升,一些网民表示中国的新媒体和在线信息正在遭遇信任危机。

随着审查制度的放宽和误导性假新闻的扩散,中国的内容提供商正在目击付费用户的增长。

新闻在中国是被严格审查的,而这些内容的创建者正在出售关于商业、生涯以及自我提高的知识。他们的订阅者担心自己会被快速发展的社会所抛弃,以及因为防火墙的访问限制,对中国之外的信息一无所知。

最成功的收费内容平台是一个叫“得到”的应用程序。在七个月内,“得到”收集了一些数据:订阅价格每年199人民币(29美元)的16日和每周专栏订阅超过57万,以及订阅价格仅仅为每年1元人民币的每周专栏超过44万。

“得到”的自助专栏迎合的是那些把努力工作,寻求自我重建和高效的网络设计作为成功要素的读者。

它的专栏作家包括投资者、记者、科学家以及管理大师。专栏“通往经济自由之路”是由富有的投资家Li Xiaolai写的,在四个月内吸引了超过100000位订阅者。另一位专栏的作者Li Xiang把自己定位为商业知识的私人秘书。专栏里的一些句子被标记为“适用于ppt演讲”或“适用于会议”。

唐克(化名)在南京的一家建材公司工作。毕业之后,他进入这家公司做销售员。他大约花费自己月工资的三分之一订阅“得到”的五个专栏年刊。因为他发现在学校学习的内容和工作需要之间有一定的差距。他说他通过这个专栏已经学习到了很多的实用知识。

政治新闻记者张婷(化名)也订阅了一个由美国作家撰写的“得到”专栏,这个作者承诺让读者和全球精英保持思想保持同步。她并不相信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很多文章,因为她大部分看做标题党。

得到专栏从来没有涉及到当前中国的事情。负责得到的运营工作的李甜甜(化名)表示公司提供很多知识服务,并不是新闻产品,但对读者感兴趣的内容保持开放的态度。

许多中国的注册者需要适应审查制度。“得到”的订阅者们知道“得到”的信息服务为什么不在新闻领域冒险。

中国的在线用户需要适应突如其来的变化。正如“分答”这个应用一样,在“分答”中,用户付费给专家,通过一个60秒的语音来回答问题。“分答”是去年夏天的热门创业公司。娱乐圈的明星, 投资人,经济学家还有企业家纷纷开通了账户接受用户的提问。在这个应用上线六周之后,已经产生了50万条音频答复。同时,吸引了超过一百万的用户愿意根据服务来提供1到上千元的费用。

运营该应用的公司进行了超过2500万美元的融资,估值超过1亿美元。

一切都进行的那么顺利。创始人将2016年视为知识变现的元年。其他科技公司也纷纷上线竞争产品。

之后,在8月份,“分答”停止运营。在六周之后恢复服务,主要面向健康、事业规划、个人理财等。

《华尔街日报》:中国网民愿意为可信赖的网络内容付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