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把“映客模式”复制到海外的公司不少,猎豹的Live.me、YY发起的Bigo都在做类似尝试。现在,映客自己终于也有了出海的动作。

今日,由映客及出海游戏公司FunPlus联合创立的公司“未来趣娱”(Next Entertainment)宣布完成 2500 万美元 A 轮融资。除映客和FunPlus外,本轮资方还包括映客早期资方金沙江创投,以及梅尔菲德(MayField)投资公司、Signia Venture Partners等。

据了解,未来趣娱 CEO 将由 FunPlus 创始人Andy Zhong担任。映客方面将为公司发展提供技术及经验支持。目前,未来趣娱旗下移动直播产品 MeMe 已在台湾发布两个月,Andy称“业绩符合团队预期,还有一些指标令他们惊喜,比如台湾用户的付费意愿并不亚于内地”。在今日台湾社交应用免费榜中,MeMe 位列 12,低于 17 与 Live.me。

A 轮 2500 万美元,着实是一笔数目不小的资金。资料显示15年11月映客 A 轮金额是数千万人民币,而红杉投斗鱼时开价则是数百万美元。Andy向36氪透露,虽具体估值不方便说,但这轮出让的股份是A轮的正常份额。发布会现场,映客创始人奉佑生表示,MeMe 可以说就是映客的海外版本。

不过含着金汤匙出身的 MeMe 想要做成,并不是直接复刻映客那么简单。毕竟,当时映客的崛起与其进入的时间点及运营思路都有紧密关系。而就海外大中华地区目前情况来看,东南亚市场盘踞着 Bigo,借着先发优势吃掉了不少市场份额;猎豹的合作伙伴雪豹总部就在台北,拥有不少当地资源。而现在的 MeMe,从产品形态上来看还是纯粹的秀场直播。这样的定位与进入时间, MeMe 能顺利突围吗?

Andy回应,首先 MeMe 才刚起步,公司策略是“从最简的做起。先维系最简单的版本,再慢慢根据市场情况进行改良优化”。同时,他们并没有把占领大中华圈当做终极目标,而是在港台、日韩地区试水、打磨产品后准备杀入门槛较高的美国市场。

Andy做游戏出身,在他看来直播和游戏都属于娱乐产品,机制是融会贯通的。未来,未来趣娱想把 MeMe 打造成一款面向95后的“社交化+游戏化”娱乐直播平台。

所谓社交化,与映客做法类似,是指从当地用户惯用的社交平台往平台里洗流量,在台湾即是 Facebook、Whatsapp。而游戏化是从直播平台的规则设定体现出来的。Andy打比方说,每款游戏里都有大R中R小R。一款好的游戏,是可以在让大R成为氪金玩家的同时,让免费用户也玩的爽。也就是所有人都能在游戏里找到存在价值。

这点上做直播也一样,怎样管理主播与粉丝、粉丝与粉丝间的关系,让所有人都能找到舒适的位置,是 MeMe 正在探索的方向。初步来看,MeMe 会设定一些机制,例如通过升级、打经验等方式把养成性做深;又或者设立付费用户榜、粉丝数量榜等多维度榜单,去引导主播照顾更多用户。

在处理平台与粉丝的关系上,前期 MeMe 会参照映客的思路主打素人,没有公会生态;不过Andy表示平台也不排斥有经纪公司背景的主播上来播,团队也会在各类95后驻扎的社区中挖掘有特色的素人主播,比如 coser 等,来给平台定调。

谈及远期进军美国市场的打法,Andy认为不必太过忧心美国人是否有打赏习惯的问题,因为打赏之外还有不少其它的盈利渠道,粉丝经纪就是其中之一。Andy希望 MeMe 上能通过投票、应援等方式产生平民偶像,以娱乐化的品牌形象将平台和 Facebook、Twitter 的直播业务区分开。

事实上,除了 MeMe 外造星也被另一些直播平台所看好。例如陌陌旗下的“哈你直播”每月都会举行“哈你之星”选拔赛,先在线上票选后,胜出者再汇聚到线下决赛。陌陌方面近期还为 12 位人气主播打造了首张专辑。

当然,有 Meerkat 的前车之鉴在(作为移动直播鼻祖,Meerkat 在 Facebook 与 Twitter 的围剿下失去流量源、最终关闭)。没有大平台支撑的 MeMe 想在美国直播市场占据一席之地,前期的营销、拓客成本一定不会少。

如果你对#海外直播#这个话题有兴趣,或正好是其中的玩家之一,欢迎与我联系:chenzibing@36kr.com

未来趣娱A轮融资2500万美元:都说要做“海外版映客”,这次映客真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