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爱分析ifenxi”(ID:ifenxicom),36氪经授权发布。

与其它类别的消金平台相比,毫无疑问,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稀缺牌照、豪华股东阵容……这些光环的加持,使得持牌系自诞生之起,便倍受万千宠爱和无尽艳羡。

算上前段时间刚获批成立的哈银消费金融,目前已获批的持牌消费金融家公司,共有16家,它们被大家称作消金领域的“正规军”。

经历了近几年的发展,这些“正规军”究竟过的如何?前景又是怎样的呢?透过本文,将围绕这些问题一一展开。

如坐火箭般直上云霄 

除去哈银,纵观15家已经正式开业的持牌消金公司,自成立以来,便如坐火箭般发展,成长速度、盈利能力惊人。

尤其是第一批成立的捷信、中银、北银、锦程等四家消费金融公司,在这5年间,发展速度均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

以捷信消费金融为例,截至2016年7月,其线下贷款服务点(POS点)已超过10万个,覆盖280个城市,累计服务客户超过1,700万人次。

捷信消费金融2012-2015年发展情况,数据来源:年报

而与捷信同一时间成立的中银、北银、锦程,也经历了飞一般的发展。例如,中银消费金融,贷款余额从2010年的216万元,到2015年的突破130亿元,并且较2014年增长95%。而其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为2亿元,同比增长48%。

另外,兴业、招联、苏宁、马上、海尔等五家,虽然与第一批的四家相比,成立时间相对较短,但也保持不错的增长态势。

例如,招联消费金融成立于2015年4月,经历一年的发展,截至2016年6月,已经发放贷款203.9亿元,贷款余额82.5亿元。

招联消费金融一年发展情况,数据来源:年报

其余的6家,湖北、中邮、华融、晋商、盛银、杭银消费金融,均是成立尚不足一年,目前处于初步阶段,模式还没有经过一个完整的周期,具体发展情况还需时间来验证。但也可从中邮的发展情况一瞥端倪。

截至2016年6月,中邮成立刚半年,其贷款余额已经突破10亿元。爱分析在调研中发现,大部分创业平台对比之下,需经过一年时间,余额或者是交易额才有可能突破10亿元。

因此,在持牌消金与其它类别平台进行横向对比时,可以看出,持牌公司更具爆发力和成长性,相对来说,一直保持持续稳定的高速增长态势。

赢在起跑线上的“天生幸运儿”

持牌系能够取得这些不错战绩的背后,是有极大的支撑的。持牌系公司作为银监会认证的“正规军”,具有持有牌照和股东背景两个因素。

因此,持牌系公司从诞生之日起,便具备资金成本低、场景丰富、引流方便等多方面的先天优势,在起跑线上便甩开别人一大截。

一是资金成本低。

与所有类别公司相比,持牌消金最大的优势便是有最低的资金成本、最多的融资渠道。

一方面,根据《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规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可以通过接受境内股东存款、同业授信、发行金融债权、同业拆借等多种方式融资,相对于其他类别机构融资渠道广。

另一方面,大部分持牌消金公司股东为银行、上市公司,在初创期可以提供资金支撑,不仅成本低,并且持续的资本补充还有利于业务做大做强。

在调研中发现,大部分创业消金公司的资金来源单一,并且多源于信托、小贷公司、P2P平台,资金成本多为8-10%;而持牌消金公司的资金成本则为3-4%,相较之下优势明显。

二是场景丰富。

在消费金融中,用户的消费需求往往是与场景紧密结合的,因此,场景对消金平台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掌握了场景,就能更好地抓住消费者的需求,进而获取用户。而创业系平台要获得场景,需要与带有流量的平台合作。比如开展旅游分期业务,会选择和去哪儿、途牛等平台合作。

但是,对于创业平台来说,这些场景既不具备排他性,不属于独有资源,又要付出较高的获客成本。

而持牌公司则不然,其股东背景大多涵盖国内零售巨头,可以依托其股东覆盖全国的门店,将消费需求垂直对接和嵌入场景中,并且这些场景大多具有排他性。

例如,苏宁消费金融于2015年5月正式上线,其依托背后股东苏宁云商线下1,588家门店,以及线上平台苏宁易购,切入家电、3C、母婴、零售等场景。

截至2016年6月,苏宁零售体系会员总数达到 2.69 亿人,实现线上平台实体商品交易总规模为 327.57 亿元。可以说,苏宁在其体系内开拓消费金融,既是顺理成章,也是得天独厚的。

三是客源充足。

持牌消金基于丰富场景,天然便可以获取大量用户,并且对于消费者的针对性、指向性更强,更有利于精准获客。

一方面,与主打信用卡和住房信贷业务的商业银行相比,持牌消金的消费金融产品和服务更加多样化、个性化,在挖掘和发展长尾用户方面更具有竞争力,用户群体范围更加广泛。

另一方面,银监会规定只有持牌消金公司才能在名称中使用“消费金融”字样,相较于创业系,持牌系存在品牌优势,无形中更容易获得用户的信任。

因此,与创业系相比,持牌系具备天然的线下丰富场景和充足的市场渗透空间,营销成本得到大大降低。

四是资产质量高。

风控是消费金融的核心。而在风控方面,持牌系是少数可以接入央行征信中心系统的消金公司,并通过与第三方大数据征信机构合作、自主研发信用风控体系,对央行征信进行补充。

同时,由于持牌消金公司的年化利率不超过18%,例如马上消费金融在与场景结合的信贷业务方面的年化利率仅为10%,这样更有利于减少不良资产的出现。

相较于创业系,持牌系所针对的用户是最为优质的,而其坏账率一般在1%以下,和银行处在同一水平。

通过调研对比,创业系的年化利率要远高于持牌消金,有些细分类别的平台甚至高出几倍,而其坏账率要高于持牌系,有些采取高息覆盖高风险的平台,坏账情况就更为惊人。

因此,持牌系有各项光环加持,其资金、营销、坏账等各项成本要远低于持牌消金公司,发展速度、盈利能力也要高于大部分创业系。

然而,虽然其能产生丰厚投资回报,但对于多数风投机构来说,却是“可望不可及”的,想要在持牌系中分一杯羹是很难实现的。

而现在唯一一家可以做到参投持牌系的风投机构,只有红杉资本。其于2015年9月参股中银消费金融,在这一方面,可谓风投中的“赢家”。

在对持牌系进行估值时,可采用两种方法,分别是PE和余额的方法。

对标Capital One,其5年最高PE倍数为12.9;而其市值达到348亿美元,余额为2,298.51亿美元,市值约为余额的0.16倍。

但因为其近几年净利润增速缓慢,甚至处于负增长状态,而国内持牌系仍处于飞速发展阶段,因此给持牌系的PE倍数和余额系数,均要高于Capital One。

按照PE估值,适用于成立时间较早、有稳定利润的公司。例如对捷信消费金融便可采用此方法估值,捷信从2012年至今,净利润几乎处于持续增长趋势。

同时,其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约15%,可预估其2016年全年净利润约为11亿元,假设给出PE15-18的倍数,则捷信估值为165-198亿元。

按照余额估值,招联消费金融2015年末总资产为21.05亿元,目前总资产为84.68亿元,余额则为82.5亿元,可看出持牌系的余额几乎与总资产持平。

假设下半年为50%的增速,那么,招联2016年年底总资产约为127亿元,而余额约为120亿元,按照0.4-0.5的系数,其估值为48-60亿元。

在刀光剑影中拼杀出康庄大道

不可否认,持牌系公司确实是“天生幸运儿”,自带顶级装备闪耀入场。尤其是早进场的选手,成立时间早,竞争压力小,市场渗透率低,更容易快速扩张和成长。

然而,纵然头顶光环、背靠大树,但持牌系未来前进路上也并非一帆风顺的,还是会荆棘丛生,面临种种挑战和问题的。

最大的挑战,来自于众多市场参与者带来的巨大压力,那便是竞争激烈。

在消费金融领域,参与主体众多。这些参与者中,一类属于资源丰富的平台,实力与持牌系相当,甚至大于持牌系,此类主要为电商巨头下的消金平台。

例如蚂蚁借呗和花呗直接根植于阿里内部生态体系开展消费金融服务,天生自带大量流量,在获客方面优势更为明显。

同时,借呗年化利率为10.95-14.6%,花呗最高则为8.8%,在资产质量和吸引用户方面,也并不逊于持牌系。

另一类则是深耕已久的创业平台,包括各类分期平台、P2P等,这类平台已经经过了一定时间积累,占据了一定的市场地位和空间。

另外,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地域属性强,不容易扩张,虽然从2013年放开了经营范围的限制,也要面对和其它非持牌机构的竞争和压力。

锦程消费金融2010年便成立,可是直到今日,仍然偏安一隅,守好西南这个大本营,并未向其它地区扩展。

挑战和压力之下,难免带来种种问题。

面对竞争带来的高压,有些持牌系为了快速占有市场、获取不错业绩,容易采取冒进的发展策略,这样难免会面临坏账风险、监管风险。

例如今年上半年,北银消费金融持续爆出“拉人头”骗贷的负面新闻,并受到银监会对于其违规发放贷款作出的150万元罚款。

总之,如今消费金融领域竞争已经陷入白热化,持牌系面临种种压力,尤其是对于刚入场,或准备入场的公司,要在刀光剑影的市场中,拼杀出一条康庄大道,着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另外,牌照虽然是一块敲门砖,但既不是免死金牌,也不是长期饭票。持牌系还需爱护好这块“金字招牌”,做好核心风控、持续挖掘用户需求,避免后期乏力,成为消费金融行业的“伤仲永”。

爱分析是一家专注于创新企业研究和评价的互联网投研平台。读完文章,您有没有什么想聊聊?您可以发邮件至xuekaili@ifenxi.com,或者加微信号xkl1227联系作者。

头顶光环的持牌消金公司,能否在刀光剑影中赢天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