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ID:D-entertainment),泛娱乐产业一线自媒体大号,聚焦于影视、动漫、 游戏、内容,团队来自 21 世纪经济报道、大智慧通讯社、上海报业等专业媒体机构。本文作者郭雅琼,36氪经授权发布。

2016年中国电影市场陷入低迷,全年内地总票房定格在457.12亿,同比增长跌至3.73%,但影视行业依然是大量躁动资本的出口。说是“中场休息”也好,影市的“下半场”也好,各种自带资源的新进入者,谁会成为这场大变局中的下一个“主角”呢?

华谊兄弟副董事长兼CEO王中磊曾在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节上吐槽说,那些影业公司发布了几百个片单、无数个计划,但是其中95%是泡沫,好的电影挺少也造成了表面繁荣、资源浪费的现状,有的剧本还没写呢,项目先启动了。  

这多少反映了一些行业现实。不过,回顾2016年,从各种新进入者的背景来说,很多新成立的影视公司,也早已不是毫无资源的“野蛮人”,他们恰恰是占据影视产业链上部分环节资源的各类公司,游戏、文学版权、艺人明星、导演编剧等,纷纷“跑步进场”。

(数据来源:启信宝、网络公开资料  数娱梦工厂整理)

一位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向数娱梦工厂表示,这么多新公司的出现,无非是资本市场的驱动、财务核算的需求以及对未来爆发性增长的期待,总体来说就是逐利心理,让大家一起去做一个新的公司,既可以自我保护也可以对未来有期许。

但事实上,目前这些影视公司普遍都不具备制片能力以及专业的宣发能力,需要与专业团队和公司合作,即使拥有一部分资源,仍是某种程度上的“跨界者”。

 “这种公司跟其他没有任何资源的公司相比,肯定是有优势的,但跟专业的影视公司相比,也可能会被自身资源所限制。一方面,要找到专业的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也要摆正自己的心态,能够站在经营管理者的角度去经营公司,而不是掺入自己专业上的想法和私心。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可能会出现问题。”上述战略投资部人士表示。

也许正如王长田所预言的,在市场集中趋势加剧的大背景下,中国在形成以6大以发行为龙头的综合电影公司的进程中,与此同时将有上万家投资、制作、营销、技术服务等专业公司百舸争流。

当下的各种新生公司,也都将是这一进程的参与者。

互联网公司借助自身流量介入影视行业

如果世界是BAT的,电影也会是BAT的吗?

早在2014年,阿里便斥资62.44亿港元完成对文化中国传播的收购并更名阿里影业,此后还将淘宝电影票和娱乐宝资产注入阿里影业。2015年1月,百度成立电影事业部,同年2月,腾讯成立了两家影业公司——腾讯影业和企鹅影业。

除去BAT三巨头,成立于2011年的乐视影业,更是迅速以“互联网电影”的概念崛起。而一些互联网公司、电商平台以及视频网站,也纷纷在近两年宣布成立影视公司。小米影业、暴风影业、陌陌影业……身处电影市场,会发现越来越多的互联网公司开始追随BAT的脚步,在影视行业谋篇布局。

“要做这个行业得有个切入点,如果说你的切入点本身这个内容产品是有相应的流量和内容开发属性的话,这是个基础。有了基础之后怎么去做成这个事情,也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因为它也要经历到其他类型内容的孵化。”一位上市传媒集团的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这也是当下一些互联网影视公司们“雷声大雨点小”还没有项目落地的原因。

“如果财务能力比较好,会通过一个并购、投资,在股权方面去介入到一个职业团队来合作。还有一个就是自建班底,去从头学习也好,接受行业里面的资源也好,实际上整个的孵化,从一个单体项目到其他的孵化,其实已经跨界了。” 前述上市传媒集团的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在前述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看来,有些公司做影视公司只是它产业结构中的一小部分,尤其是对上市公司来说,可以提高自己的估值,或者可以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实现价值最大化。

影游联动: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提起影游联动,在过去的2016年,网易游戏旗下的网易影业可谓备受关注。前不久,成立于2015年底的网易影业推出第一个影游联动项目——《九州海上牧云记》。据悉《九州海上牧云记》改编自同名电视剧的一款 MMORPG 类(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而《梦幻西游》、《大话西游》、《阴阳师》等游戏IP都已进入影视化阶段。

2016年3月底,开发了《王者之剑》、《苍穹之剑》等成功游戏的香港上市公司蓝港互动,宣布成立蓝港影业,新的影业公司将立足于蓝港自己的游戏IP,开发可供年轻人消费的电影、动漫和游戏产品。

2016年6月,巨人网络成立影视业务子公司巨人影业,将以影视项目研发、娱乐产业投资、IP运营及影游资源整合为核心,由巨人网络总裁刘伟亲自挂帅组建,张阿牧出任公司总裁,布局泛娱乐。张阿牧表示,未来巨人将立足“影游联动”,构建适合巨人影业发展的泛娱乐生态。

影游联动的模式提了好几年,但截至目前,虽然所有的游戏公司都想把自己的游戏改编成像《魔兽》那样赚钱的电影,却没有一家有游戏改编电影的作品产生。

“如果你游戏IP是《魔兽》,那是OK的,但你如果只是个简单的LOL,那就要在整个故事层面和设计层面有非常多的孵化。很多IP都不具体,不是一个清晰的产品,它可能就是一个流量或者一个想法、一个概念和人设。这种情况下从零到一百是非常漫长的。”上述上市传媒集团的业内资深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

而在一位有着多年投资经验的影视投资人士看来,游戏的运作模式和开发模式,与影视作品存在很大差异,“游戏是一个主观视角或者是一个上帝视角来呈现整个故事,但电影的视角会更多。如果用游戏的团队来主导电影开发,其实跟做电影的人关注的点会很不一样,在后期磨合过程中会出现很大的问题。”

经纪公司入局影视行业:要跳出旧有角色

在2016年上海电影节的“喜天之夜”上,喜天影视不仅公布了公司首轮融资的情况,还宣布成立子公司喜天影业。而喜天并不是第一家成立影业的经纪公司,今年暑期档上映的《陆垚知马俐》背后的投资方之一海宁壹线影视,正是鹿晗所在的经纪公司壹心娱乐成立的电影公司。

随后的6月份,中南重工成立中南影业,中南重工首席内容官刘春出任中南影业CEO,中南影业总裁则为常继红。而常继红是中国金牌演员经纪人,著名艺人经纪品牌千易时代的创立者,旗下千易时代曾获得“福布斯最佳经纪团队”称号。

经纪公司做电影,最大的优势自然是明星艺人资源,而在当前明星经纪模式不断变换的背景下,经纪公司开始在艺人资源之外寻求切入电影投资和制作的机会。

不过,当下这一类型的影视公司普遍还处于用明星佣金参与电影投资的阶段,而在用明星资源参与项目的同时,如何平衡各方利益也是个值得思考的话题。

“经纪公司做影视公司,可以利用自己的明星资源参与到项目中,外行看来觉得是个很好的话题,但实际操作中并不理智。”上述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

一个经常会出现的矛盾是,当无法跳脱出自己的资源,真正客观地去看一个项目,往往会作出一些错误的投资举动,“比如说我遇到一个很好的项目,但说实话没有一个角色是适合我手上艺人的。但我作为发起方,又不得不塞这些艺人进去,这时候就会做出一些很令自己匪夷所思的一些错误的投资举动,而这些举动有时候明知道是错的,但作为投资方来说,也只能从人情世故关系和自身公司内部利益以及投资利益当中寻找到一个平衡。”

网文IP难以转化为好的电影项目?

文学作品类的公司主要包括自己拥有原创能力的编剧工作室,也包括知名作家成立的影视公司。

2016年上海电影节期间宣布《蝴蝶公墓》、《荒村》、《最漫长的那一夜》等电影、网剧、网络电影等泛“悬疑合作项目发布会”的浩林文化,就是由蔡骏工作室在2006年转变而来。

而郭敬明的最世文化、南派三叔的南派泛娱以及天下霸唱的向上影业等,都是基于作家本身拥有的优质IP项目以及强大的IP制造能力而产生的影视公司。

进入2016年,一些文学公司纷纷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2016年年初,奥飞动漫与江南共同成立灵龙文化,主要就是依托江南手上的文学IP,将《九州缥缈录》、《龙族》等作品打造成影视作品。

随后阅文集团也宣布携手光线传媒,强强联手出资建立了新公司,共同开发优质内容,打造行业超级IP。

新公司在未来3-5年内将会有数个影视计划,其中针对阅文旗下《我欲封天》和《星辰变》这两个优质IP,就将开发多部系列影视剧作品。数娱梦工厂记者查询得知,新公司为成立于2015年12月的山南光启影视有限公司。

2016年8月,豆瓣成立飞船影业,进军影视行业。在具体流程上,豆瓣影业公司将选择好的豆瓣阅读小说,组织编剧、导演和主创,并参与后续电影的投资和开发。不过作为一家新入者,豆瓣目前仍缺乏在编剧、导演和主创上的储备,在投资、运作上也毫无经验。

可以预见,短期内豆瓣影业仍将停留在与业内成熟公司“联合”的层面。

在多位业内人士看来,文学公司做影视,本身的开发能力是存疑的。“只拥有一部分资源想要做成影视作品,不管是文学作品IP还是游戏IP等都是很难的,还是需要去找专门的编剧来帮忙落地。”上述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告诉数娱梦工厂。

“小说、原创故事转化为影视作品,转化率也就10%左右,大量的囤积而开发不了,就只能转售。另外,把故事讲给投资方听,市场上前几年有这类型的公司融到资。”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该业内人士还表示,“其实大部分公司的目的很明确,无非就是希望通过一些资本操作行为来增加自己公司的估值,尤其是带有新媒体、互联网性质的公司,他们希望在下一轮融资或者上市的准备当中、并购当中,获得更高的利益。这样就需要装入更多的话题,上下游产业链打通,然后让自己手上本身有的IP发酵,让它产生更高的价值。”

导演开公司存在较高风险

前不久的12月27日,韩寒执导的电影《乘风破浪》在京举办发布会,同时宣布影片将于2017年大年初一正式上映,电影出品方正是韩寒于2015年7月份成立的亭东影业。

这几年,因为拥有电影的创作能力、人脉和创作资源,手里又有一些优质的电影剧本,导演成立自己的影视公司渐成趋势。

去年戛纳电影节上正式宣布成立的暖流文化就是由贾樟柯发起,影评人王宏、财经作家吴晓波、投资人曹国熊是公司合伙人。

而在2016年连上两部电影的张嘉佳更是早在2015年就成立了“时间海”。

更早之前,宁浩曾经成立了坏猴子工作室,后来改名为坏猴子影业,徐峥和陶虹的工作室真乐道也改名为真乐道文化传播公司。

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导演王小帅与制片人刘璇共同宣布了上海冬春影业的成立。冬春影业合伙人、制片人刘璇表示,冬春影业会以王小帅导演的影片为主,同时投拍一些商业类型片,主要做投资。

而《路边野餐》导演毕赣于2016年7月成立的麦荡影业,在成立之初就完成了由华策影业独家领投的天使轮融资,额度近千万。凭着文艺电影《路边野餐》,新人导演毕赣在金马上击败《左耳》与《我的少女时代》,夺下最佳新导演奖项。

“导演开公司,需要给他们配置好的管理型人才 ,或者自己是个管理型人才 ,要不然只有技术特长的话是管理不好公司的。”上述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表示,“跟经纪公司一样,如果不能够真正跳脱出导演这个职位来纯粹的做一个管理者,这类影视公司就会比较危险。”

在一位项目开发总监眼里,假如一家电影公司单纯的依靠某一位导演,可能会增加公司风险。一般情况下,导演的创作周期不会太短,这期间,维持公司的运营和运转很重要,另一方面,即便是知名导演,也不能保证自己的每一部影片都能赚到钱。

善于盘活资源的高管或许成功率更大

在如今的文化创业大背景下,高管离职创业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影视行业也是如此。

2016年仅公开宣布的,就有前搜狐畅游CEO王韬和《大圣归来》出品人路伟共同成立的中影游以及游族影业高管、《三体》电影的前总策划杨璐和利欧股份共同成立的元力影业。元力影业同时还与《美人鱼》编剧设立元力千荣公司,与科幻作家墨熊设立元力璇玑公司,分别主打青春爱情喜剧与科幻IP的孵化。

在上述一位业内人士看来,离职影视高管的创业与前面几种类型公司相比,成功率更大一些,“高管头脑清楚,可以最大程度上把产业链上的资源整合到一起,这些人更善于盘活资源,把现有的100分的资源盘成130分或者更多。而且相对广泛的人脉可以使他们与上下游合作伙伴有更好的关系。”

在上述影视公司战略投资部人士看来,现在市场上那么多公司大量去拿IP本身,甚至只拿一个IP去撑起一个公司,说明一个不平衡:资本现在对于项目的需求非常旺盛,囤积着大量找出口的资本;但是内容制作团队非常有限,能够成熟地去运作一个资本、一个项目的公司很少,远远少于躁动的资本数量。而资本市场的驱动、财务核算的需求以及对未来爆发性增长的期待,总体来说就是逐利心理,让大家一起去做一个新的公司,既可以自我保护也可以对未来有期许。

而这些占据各种类型资源的影视公司,因为具备某一领域的资源而拥有进入影视行业的敲门砖,但自身的局限也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心态能归零,获取各自的市场份额就还好,如果心态不好,动作比较猛的话,可能会有一些不好的个案产生。目前来看,讲故事、讲概念容易,能否真正将项目落实,对这些影视公司来说是个很大的考验。

退潮还是进击?那些选在2016年进军电影领域的编剧、导演、经纪公司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