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年的雾霾横跨到新年,仍在折磨着口罩下的那群人们。继 2016 年 12 月 20 日后,还未来得及享受几日安生,人群中就只看得见捂得严严实实的那张脸,只留得俩眼还在带有霾的空气中转溜着。

这一次遭殃的可不只是北京。

上一次雾霾袭城,36 氪也进行了报道。这次雾霾的范围显然扩大,并在逐步侵吞南方的净土。据中央气象台消息,今日早晨,华北中南部至华南北部出现雾和霾天气,大部地区有轻至中度污染,部分地区重度污染;同时,北京东南部、天津中南部、河北中南部、河南中东部、山东中西部、安徽西北部等地部分地区能见度不足200米、局地不足50米。

自 4 日凌晨算起,截至发稿前,中央气象台共计发布红色、橙色、黄色等霾预警 85 次,后两者居多,波及县市。

北京伴着浓霾跨越到新年,今日凌晨北京空气质量指数爆表,能见度不到50米。央视大裤衩

北京重度雾霾下,除了 240 米高的“长安街最后一根大烟囱”还“探得出头”外,四周的建筑都雾霾深深“埋”住。该大烟囱位于北京朝阳区大望路,属已关停的国华北京热电厂燃煤机组,于2015年3月20日“熄火”。

妈妈带着小孩戴着口罩行走在青岛台东三路步行街上。 

河南许昌市区,一些大妈戴着口罩跳广场舞。 

河南许昌体育场,一名老人顶着浓霾,不戴口罩,仍在甩鞭子锻炼身体。 

河北省邢台市街头,人们在雾霾中行进。

昨晚的天津,夜晚高空月色依旧明亮,航拍雾霾笼罩津城。 

青岛,天气晴好时的海慈医院大楼外景还清晰可见,在雾霾中已看不清它的面目。

江苏省扬州市,无人机500高空航拍扬州高层建筑笼罩在雾霾与蓝天分界线。

深圳城区也在雾霾笼罩下显得灰蒙蒙。 

仅仅是昨日往返于京津两地,弥漫于空中的雾霾附着在原本洁白的城际列车身上。

1月3日,北京化工大学高分子纳米复合材料实验室刘勇教授通过台式扫描电子显微镜,观察近期使用后的防霾鼻罩滤芯上采集的雾霾颗粒,以及分析雾霾颗粒里面含有的各种元素。图为防霾鼻罩滤芯上采集的雾霾颗粒。

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视觉中国

【组图】霾来了,逃往哪里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