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Post-truth(后真相)”是《牛津词典》选出的 2016 年度词汇,《牛津词典》把 post-truth 定义为“诉诸情感与个人信仰比陈述客观事实更能影响民意的状况”,描述了对“事实”越来越不信任、越来越依赖于公共话语的情感。拒绝接受 “以证据为基础”的故事设定、忽视真正深层次的积怨并非明知之举,这种做法只是在说服别人而不是向别人做出解释,使听者对某种观点的偏见视而不见。但是正如许多人所见,后真相政治也是媒体格局发生巨变的产物。本文作者为 Edd Gent。

Post-truth 一词经常用来描述将唐纳德·特朗普带向成功的总统竞选的政治,以及导致英国投票离开欧盟的情绪。Brexit(对英国退出欧盟的一种戏谑说法)的领导者英国司法大臣 MichaelGove 给出了一种不朽的说法,“这个国家的人民已经有足够的专家了”。

在 Pew Research 5 月的一份报告中显示,62% 的美国人获得的一些新闻来自社交媒体。这必然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因为有证据表明,社交网络的“回声室”创建了极端的言论,封闭了其他观点的可能性。

其实这中间的责任也在用户,人们总是倾向于回避不符合他们的信仰的事实,他们加入的小组、转发的帖子都在塑造他们的感受,当然算法在这中间发挥的作用也不可忽视。

互联网活动家 Eli Pariser 在 2010 年提出了过滤器泡泡的概念,指的是互联网服务在努力提供个性化体验,为迎合个人喜好而调整服务,像 Google 和 Facebook 这样的公司会把用户与他们反对的观点隔离开来。Eli Pariserv解释说,当他的两个朋友在 Google输入 BP 时,一个的搜索到的链接是投资机会,而另外一个人的链接是“深水地平线”事故。

此外,技术增加了跟踪读者参与度的可能性。这导致了骗取点击量的内容增加,于是这类内容的成功与否决定于页面浏览量而非内容的真正价值。伪造新闻的网站的通过离谱的言论带动网站流量,以赚取广告收入。

但技术同时也推动了一些已有的刊物向相同的方向发展,因为这类刊物的收入日益减少,只有这样才能维持运作 。加上新闻机构的不断缩减,炒作一些鸡毛蒜皮的消息的代价是牺牲深度报告。以技术为基础的哗众取宠的作风通常明确针对特定的”回声室”,进一步驱动了读者的极化现象。最终,随着不同声音的壮大,媒体作为真相的守门人的作用被削弱,加速了政治共识的分裂。

是技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但同时也只有技术能解开这个局。

科技公司一直不愿意承认他们在这一过程中起到的作用,但一年之后,错误信息已经占据了美国政治的中心舞台,于是 Facebook 和谷歌宣布通过切断其广告收入来处理假新闻网站的计划。

这两家公司还计划与《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以及 BuzzFeed 和 Twitter 等媒体合作,创建一个促进社交媒体用户的新闻素养的联盟,创建自律守则,并启动可以核实可疑故事的平台。

假新闻可以说是社交网络的设计方式的一个新兴属性,但现在的问题不是简单的假新闻,需要更复杂的解决方案。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 Cesar Hidalgo 表示,社交媒体网络可以将高质量的文章随机引入人们的信息源,或者使用算法来识别用户的偏见,并从政治光谱的另一端展示故事,Chrome 扩展程序EscapeYourBubble 就是用来做这个的。

事实审核成了近来总统选举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但根据 Skymind 和 Deeplearning4 的联合创始人 Chris Nicholson 在 Tech Crunch 的文章,机器学习可以将这个过程变得更加自动化。深度学习基础上的自然语言处理技术逐步改进,这也意味着我们现在可以检测文本中的各种模式,为什么不将这样的方法运用于这些模式的真实性检测呢?

互联网每天产生大量的文本流量,计算机可能是唯一能够跟上如此大体量内容的设备了。这也是为什么像PolitiFact和Full Fact这样的团队正在构建可以24小时实时分析电视和社交媒体以及网站内容的工具,而且他们认定功能性产品将在几个月内实现。

然而,真实性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中间存在相当大的灰色区域,人类在真相核查方面步履维艰。将如此细微的差别编入及其复杂的软件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紧随其后的是太过于人性化的假设偷偷潜入代码中。

长期以来支持互联网的中立性和信息民主化的公司成为了社会的关注中心。正如马克·扎克伯格在自己的 Facebook 上所写的,该公司致力于开发处理假消息的技术,他们不希望由自己来判定某条信息的真实性。

但这与该公司在媒体内容发布中日益重要的方向是不相符的。无论他们是否承认,Facebook 都对人们所看到的新闻有着重要影响。Facebook 迟早还是得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是一家媒体公司,而非技术公司。

互联网巨头不是唯一需要做出深刻的自我反省的部分,过滤器泡泡和回声室也不是新产物,它们只是人类的部族主义长期趋势的数字化表现。互联网所造成的错误信息和偏见必定会加剧这个问题,但研究表明,其核心是还是人为驱动的过程。

科技公司确实需要做出更多努力来消除他们对公共话语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技术并非解决人类天性中的问题的灵丹妙药。说到底,只有人类本身能拓宽自己的视野。

后真相:技术催生了互联网的偏见和错误信息,但也只有技术能解这个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