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南极电商又在其品牌矩阵上落下一子。

赶在 2016 年年末,南极电商公告称与母其弥雅、胡美珍分别出资 180 万元、90 万元、30 万元成立合资公司,开发、拓展母其弥雅个人品牌系列产品,而新设公司将通过运营自媒体平台等方式,承担宣传推广产品的任务。

公开资料显示,母其弥雅为运动瑜伽达人,是微博签约自媒体,官微有近 338 万粉丝,另外她还跨界参演了影视作品。

保暖内衣品牌的电商生态现形

2015 年以前,南极电商还叫南极人,很多人对后者这个传统品牌的记忆,或许还停留在“不怕冷”的“保暖内衣”上,但新时代的南极人已俨然一副互联网企业的模样。

可以说南极人引领了“保暖内衣”的风潮,一时间诸多竞品蜂拥而上,同质化、利润压缩、供应链过剩等问题在竞争中愈演愈烈,与此同时国外知名品牌进入中国,给对国内服饰零售市场造出不小冲击。在 2008 年,南极人痛斩生产端和销售端的自营环节,卖掉经营十多年的工厂,仅留下南极人的品牌,定位为服务平台,做品牌授权的生意,并构建了由上千家授权经销商组成的线上营销网络。

2012 年后,南极人围绕电商拓展了更多玩法,包括搭建消费者、供应商、经销商、平台商和南极人公司五位一体的“ NGTT ”南极人共同体商业模式、柔性供应链园区服务、电商增值服务等,至此南极人转型为一家电商服务型企业,产品线也不再局囿于内衣,而是延伸到服装、床品&布艺、母婴、厨品、鞋品、服饰配件、户外、家电等 9 大品类的 55 大产品类目。

构筑品牌矩阵也是南极电商生态圈的一部分,公司主要运营三类品牌:

  • 一是 LOGO 品牌,如南极人、卡帝乐鳄鱼,另外“帕兰朵”、“ CARTELO ”等 LOGO 品牌也在去年纳入南极电商运营范畴;

  • 二是以形象、图案为核心的 IP 品牌,36氪去年 12 月初报道过,南极电商完成对经典泰迪系列中文及图形商标第1-35类的收购;

  • 此外,以内容营销及泛娱乐为载体的人格化 CP 品牌是也是其主要着力点。

    明星、艺人就是首选,去年 8 月南极电商与韩国演艺经纪公司 MUNMU 达成合作,充分利用后者旗下所有艺人及媒体资源开展相关业务,并独家经营韩国美妆网红 Pony 独家经营其在中国区所有商业活动,包括但不限于粉丝经济变现、广告代言、商业活动、演艺经纪等。

    公告显示 PONY TIMES 美妆店已正式运营,产品包括护肤及彩妆品类;服装品牌 PONYCOLLECTION 也将于 1 月 5 日开始运营。

Pony 的广告业务给南极电商贡献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尝到甜头后,母其弥雅成为南极电商下一个要挖掘的个人品牌,这一次是将目光投向了大火的体育休闲领域,最终,南极电商的构想是从美妆、服装、体育休闲用品、广告等多维度打造个人品牌矩阵,为主营业务提供持续发展的动力。

去年双十一期间,南极电商阿里平台总成交额较去年同期有 82.96 %的增幅,其中南极人等 LOGO 品牌均录得双位数增长,其他箱包、生活电器等品类比去年同期增速均超 350 %,并获得内衣第一名、女装第一名、床上用品第一名、童装第二名的成绩(据亿邦动力行业数据),与其对品牌的挖掘不无关系。

挖掘个人 IP 成为下一个金矿?

在人口红利期,电商或许仅通过秒杀、满减、折扣等促销刺激就能获得大批流量,但随着红利期结束,流量愈发昂贵。多准数据创始人宋健曾告诉 36 氪,像在阿里系平台的钻展广告,用户一次点击行为商家要花费 1~2 元,双十一时期高达十几元甚至上百。

另一方面,五花八门的分羹者众多,短暂的销售刺激,不再是商家吸引消费者的长久之计。商家们开始将目光更多转移至自带流量及粘性的个人 IP 上,比如 Chanel 去年推出个名为 CdMdiary 的生活方式门户网站,超模 Caroline de Maigret 在该网站上分享其个人生活方式。

除了像超模、明星这类传统本身的 IP 可以挖掘外,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也让众多“草根”借力于这个发声的平台,分享经验、讲述故事,成长为自带流量的 IP ,这对非 Chanel 这样的巨头而言,是个值得尝试的、更“便宜”的“生财之道”。一旦用户热衷于这类 IP ,其所产生的信任与情感的影响将会是比促销刺激更长久。

南极电商搭上瑜伽达人母其弥雅,想要进一步挖掘品牌的价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