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年CES展览上,除了Google Home、 Echo等消费者耳熟能详的智能家居,还有一个彩蛋——韩国最大的娱乐公司SM Entertainment,本次将展示旗下最新智能生活品牌Wyth。据外界猜测,本次展品很可能包括类似Echo的智能音响,并演示手机App为入口控制所有IoT设备的互动方式,而Wyth的智能助手是SM旗下当红艺人担当声优的 Celebrity AI Speaker。

这样的用户场景对于中国用户群体可能太过遥远,而对于热爱Kpop的粉丝群体而言,不啻为福音:想象一下,如同电影《Her》中,你的理想型女神(AI助手)对你嘘寒问暖,解语贴心,服务到家,简直是梦寐以求。据悉,目前的声音录制者有少女时代的Tiffany和EXO的边伯贤。

无论Wyth在CES表现如何,背后的「AI + 智能硬件 + 音乐」的构建模式都值得探讨与借鉴。

少女时代 Tiffany

Celebrity AI 与智能终端的碰撞:跨界的粉丝经济

现任SM公司理事的金英敏谈及此次展出时说道,未来的娱乐市场将是智能设备、音乐服务以及AI的结合体。

本次的跨界发布看似出人意料,实则伏笔千里。在2016年SM的发布会中,SM掌门人李秀满就阐释了未来的New Cultural Technology战略(即NCT),向娱乐市场数字化产业链进军。

SM自成立以来,依靠强大的艺人培养体系和制作发行体系在韩国以及东南亚音乐圈奠定地位。而在互联网引发的流媒体变革中,韩国音乐圈呈现多极化态势发展,SM、YG以及JYP三足鼎立。作为第一个"K"斯达克上市的娱乐公司,相比YG和JYP,SM盈利持续走低,股价表现差强人意,体系必然走向革新。                           

最新的NCT战略,李秀满极其强调数字化,立体分发渠道以及作品本土化的重要性。以往,SM营收强在由粉丝经济支撑的实体专辑销售和演唱会,代表韩国国民认可度的流媒体音源贩卖一直相对弱势。而NCT中Station计划和EDM项目面向韩国以及海外的流媒体市场 ,摒弃了以往仅由SM内部制作和团体组合发行作品的限制,旗下艺人(不论是solo歌手还是组合成员)都有机会和外界优秀音乐人共同制作;甚至在MCN项目中,原本以音乐演出为主的艺人有机会登上演员、模特、设计师等跨界舞台。就今年SM在音源榜单的竞争力和影视界的影响力而言,效果优于以往。

同理,利用粉丝经济,借助多元渠道让产品触达更广泛的群体,Wyth无疑是SM在数字化乃至智能化的进一步探索。 可见,音乐圈还是需要像李秀满先生这样的理工男来开拓边界。

Celebrity AI背后的技术支持:IBM Watson的韩国分身

此次亮相的Wyth是基于Aibril提供的AI服务。而Aibril是IBM Watson的韩国分身。2016年5月,IBM Watson宣布和SK集团旗下的IT公司C&C达成战略合作,由C&C展开Watson的韩语训练项目。

作为韩国最大数据中心的运维方,C&C的业务也包括云计算,IoT,提供企业级解决方案等。可能AI技术本身不够成熟,却在商用中有更大的优化空间——例如面向需要大量人工客服的保险业客户,C&C建立了AI 客服中心,并以客服系统中的大量语音语料进一步反馈训练。目前在理解和表达上,Aibril的完成度在96%。而预计到17年底,AI客服将帮助企业减少30%的人工成本。本次Wyth所用的Celebrity AI技术相同,只不过以当红偶像声音为语言生成的素材。虽然无法真正高度智能,但和志玲姐姐担当解说的高德地图,还是有本质区别。

参考Watson的技能点,Aibril的用武之地绝不止于电话客服,还有基于文本交互的chatbot。与Celebrity AI相近,国外主流IM平台上早有奥巴马chatbot,Elon Musk chatbot。这些名人的chatbot更近于智能代理,交互止于聊天,但Aibril的商业应用更上一层——在16年9月与生命保险的合作项目中,Aibril作为高度智能化的大脑,串联起可穿戴设备、手机等智能终端,记录用户的生活和健康情况。用户以语音和文本,都可以有效交互。

简而言之,当Aibril足够强大和成熟,每个韩国人都能有一个专属自己的Jarvis。

IBM Watson 在韩落地

Wyth类产品推进AI商业应用成熟的可能性?

也许,韩国的技术实力尚不足以支撑AI全产业链的发展,但其高度成熟的服务体系,很可能催化AI商业应用快速发展。

反观国内市场,本次Wyth产品至少有两点可借鉴之处:智能终端背后的服务构建模式,以及弱AI技术如何快速走向商用。

参照市面现有的智能终端,可以猜测Wyth的发展。以Sonos智能音箱为例,目前以Alexa为交互承载体,逐步接入Siri、Cortana等,流媒体播放则全面对接了Spotify以及国内QQ、虾米等主流音乐服务商。这实质是交互和服务的统一聚合模式,例如在中国对接多家服务商主要是为了解决音乐版权问题。

而Wyth不可能以此为壁垒。与国内版权垄断模式不同,韩国的数字音乐多以音源售卖和打包的形式面向普通用户,也就意味着韩国流媒体业务不可能以版权为壁垒,而是以智能终端提供的用户体验和特殊服务为壁垒。Wyth整合统一服务的基础上,另外必定以SM的「粉丝经济」构筑壁垒,例如与官方应援物智能互联、观赏全息影像演唱会等等。

另外,IBM Watson为Aibril提供基础服务,Aibril为Wyth提供基础服务。国内各大AI基础服务能否找到相似的服务出口,将是快速走向商用的关键。

尽管国情市场不同,底层逻辑相似。作为硬件服务商,天然需要整合对接所有服务;而作为服务商或是内容提供者,希望对接更多平台和终端入口。在不久的将来,国内AI市场上将会有提供AI基础服务、对接主流入口和服务商的整合平台(即国外常见的Integration模式),以AI为基础的商业应用门槛大幅降低,才能真正落地。

今年的CES,你应该看看这家韩国娱乐公司出品的智能终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