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是 1.0 时代的的 PC 端直播,还是2.0 时代的移动端直播,直播平台都会各大公会依赖有加。公会就像是主播的经纪人、幕后推手,能够帮助他们聚揽人气、合作推广,最后再从主播的人气中套现。

不论是大批量的签主播、给不同层级的财力支持,还是给不同平台输送和管理主播,公会朝着明星经纪的方向发展,至今已经有了比较成熟的套路。类比 14、15 年时的教育领域,会发现大批名师开始逃离机构,随着社群经济和直播产品的兴起,他们成为另一种网红,那么这种新兴的“名师经济”能否参考公会的运作模式呢?

不久前,一家叫做琢磨文化的知识网红经纪公司拿到新东方的 A 轮融资,估值一亿元,同时宣布以 4000 万元签约了夏鹏、崔冕、葛旭、李杜四位网红老师的内容购买合约,每人价值 1000 万。琢磨文化的董事长兼 CEO 李石就是一位前新东方人,他非常清楚掌握优质内容的老师最缺哪方面的运作。琢磨文化签下的第一个老师,就是新东方的前战略总监、“夏说英文”的品牌创始人夏鹏。

夏鹏掌握着非常垂直的内容资源,比如《句读莎士比亚》、《夏说英文晨读》这样的内容,在喜马拉雅 FM 上有 4000 多万的播放量,而琢磨文化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名师建立粉丝群、通过运营推广进行多渠道内容分发,最终使名师的独立品牌在教育培训、电商、广告代言等领域实现商业价值最大化。

运作名师并不是一个拔地而起的概念,这个模式在韩国、香港、台湾等地区已经相对成熟,很多独立名师凭借市场化的运作,每年都能获得上亿收入。但是李石表示,琢磨文化的诞生来源于团队对教育趋势的预判,“三年前这件事就一定是做不起来的。”他说。“越来越多的老师离开机构成为 freelancer,让名师经纪的市场环境逐渐成熟。”

另一方面,CCtalk、网易云课堂、有道精品课这样的平台型产品缺乏流量,需要优质内容来带,而掌握内容的很多老师又“不谈商业”,只专注做内容,他们需要掌握多个渠道同时又懂品牌的专业人士,所以名师经纪公司的出现是三方共同作用下的产物。

在具体的运作方式上,李石介绍,琢磨文化以 51% 股份来持股名师的工作室,这种模式可以更稳定地协调各方资源,但是会在分红上给老师更大支持。“教育的一个问题,是平台型产品不一定有流量,因此任何模式都不如老师运作自己的平台来得更直接。”李石说。

比如琢磨文化旗下的子品牌孤独的阅读者,这样小众的内容挂在任何平台上可能都是收效甚微的,但是在经过琢磨文化运作后,定价在 5700 元的课程很快就产生了 1000 多付费用户。在李石看来,平台看重的是交易量、日活,而琢磨文化这样的经纪公司更看重如何做好老师的个人品牌。

可以看到的是,除了琢磨文化这种专业的第三方,直播平台、甚至机构本身都在这条路上摸索(比如疯狂老师),但是李石表示:“经纪公司最大的作用,就是让老师不局限于一个平台。”和平台“倒粉丝”的做法不同,琢磨文化会先定位老师、测试产品,做平台和名师中间的“协调人”。

但是平台和经纪公司并不是名师们的唯一选择,因为很多名师自己也在独立运作自己的品牌。李石认为,因为线上的直播工具已经比较成熟,一些二、三梯队的名师可能不需要做经纪,但是“越顶级的老师约需要做专业的判断”,“输出内容只是第一环,工作室的事务、课程宣传、图书出版都需要精力去做。”因此琢磨文化也更看重老师源源不断生产内容的能力和在业界的口碑。

目前,目前琢磨文化旗已经有友邻优课、夏说英文、塔客学院、孤独的阅读者、酷艾英文等子产品,都是以英语内容为主。李石表示,英语是需求量最大的科目,用户的付费意愿比其它内容更强,所以“未来三年都不会换赛道”。

李石判断,未来 3 年会涌现一批商业价值在 5000 万左右的优质内容提供者,“我们期待这些品牌能在两年后出现大的增长,因为品牌的定位、产品的定位都要进行大梳理。”李石说。“经纪公司应该放足在 5 年、10 年甚至更久的时间上,但总的来说,有IP 价值的老师,商业化的方向一定是多元的。”

主播们有公会,明星们有经纪,名师能不能也参照这个商业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