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红刊财经”(ID:hkcj2016),作者惠凯,36氪经授权发布。

格力电器董事会成员望靖东、徐自发家族近期一再增持格力电器股票。徐自发也是格力电器核心销售商集团的代表。针对多家券商普遍“看好”格力电器“被举牌资质”,格力电器董事的高位增持动作,又是否是其对抗野蛮人举牌的防御之举?

格力电器董事高位增持

格力电器增发股份收购珠海银隆失败并未冲淡资金的热情。自格力电器11月17日复牌以来,股价节节走高,格力电器董监高也一再出手增持格力电器股份。

深交所信息显示,11月21日,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通过竞价交易增持本公司股票2.48万股,22日和23日再增持5900股和12.51万股,共耗资437.80万元。11月24日,格力电器董事徐自发和其子女徐伟、配偶韩凤人增持格力电器股票78.48万股,其中徐自发增持57.53万股,总计增持金额达2074.22万元。在两人增持过程中,格力电器一路上涨。11月28日,深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格力电器自查。次日,格力电器申请停牌。

wind数据显示,徐自发生于1954年,长期在河北商超行业工作。从1999年始,徐自发担任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2011年7月至今任河北盛世欣兴格力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徐自发同时也是河北省第十二届人大代表。从2015年6月起,徐自发任格力电器董事会成员。

记者查询天眼查后发现,徐自发是河北新兴格力电器销售有限公司、河北格力电器营销有限公司与北京明珠新兴格力空调销售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河北格力电器营销有限公司还是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称“京海担保”)的第一大股东,实缴出资2800万元,占海担保总股本的28%,徐自发在京海担保任董事。

京海担保是由格力电器重庆、河南、河北、山东等10家核心销售商组成的平台。2007年4月,格力集团与京海担保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向京海担保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10%的股本。京海担保作为战略投资者参股格力电器,格力集团第一大股东地位保持不变。截至2016年9月30日,京海担保持有53606.20万股格力电器股票,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8.9%。

此外,京海担保的股东方还集体投资了另一家公司——北京盛世恒兴格力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称“北京盛世恒兴”)。北京盛世恒兴又投资了合肥晶弘电器有限公司,其主打产品为晶弘冰箱。 

董明珠的防御战?

格力电器董事的增持行动,在其认可公司的投资价值以外又是否有其他深意?

众所周知,格力电器因为股权结构分散,P/E估值低,现金流好等特点,而这恰恰符合二级市场举牌大军的“审美要求”。有机构认为,“格力被举牌是大概率事件。即使此次不被举牌,未来也将被举牌”。

格力电器从去年推动至今遭遇败绩的收购珠海银隆方案,在为公司跨界新能源提供转型方向的目标外,实质上也有防止被举牌的目的。格力电器原收购方案支持管理层的股份最终超43%,从而事实上实现对格力电器的控制,喝止潜在举牌方。但这个方案未获通过,且最终失败,这对潜在举牌方来说是利好消息。

望靖东、徐自发增持格力电器股票,在某种程度上是以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为核心的管理层拒止野蛮人的积极动作。长期关注格力电器的上市公司财务专家陈绍霞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格力电器收购珠海银隆方案被否决后,员工持股计划也无法实施,参与员工持股的高管储备的资金可能直接从二级市场增持。”

在收购资产、董事增持这些拒阻野蛮人的方式以外,董明珠还没有哪些防御手段可选?结合近期万科股权事件、南玻A等情况,员工持股计划、引入外部战略投资者以及诉讼是上市公司阻止野蛮人的其他三大方式。

南玻A管理层曾试图通过实行员工激励计划来增强管理层股权并稀释野蛮人持股比例。虽然南玻A举牌方通过董事会否决了该提案,但相较南玻A,格力电器目前的股权结构显示,董明珠依然有可能实施股权激励计划。万科A拟引入深地铁作为“白衣骑士”的模式也可能被格力电器借用。即使上述方案不能被采纳,上市公司还可以根据举牌方买入后的信披问题是否违反了《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以及上市公司治理程序等问题,诉诸法律。

总之,格力电器手中应该还有很多牌可打。记者也就此致电格力电器董秘望靖东,截至发稿,但对方未作回复。

格力董事出手增持,董明珠展开防御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