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早间,中国恒大(3333-HK)公告称,集团间接附属公司嘉凯城集团(上海)有限公司作为卖方,与融创(01918-HK)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融创(青岛)置地有限公司订立股权转让协议,以36.62亿元出售目标公司的全部股权,预期公司将从该出售事项中获得税前收益约27.9亿元。

在此之前,嘉凯城被认为是恒大借壳回归A股的重要壳资源。2009年,嘉凯城在历经三年重组过后,终于借壳ST亚华成功登陆了A股资本市场。今年4月24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宣布以3.79元/股从浙商集团、杭钢集团、国大集团收购嘉凯城约9.52亿股股份,合计金额约36.1亿,占总股本52.78%,成为嘉凯城的控股股东。

与此番放弃嘉凯城这个重要壳资源相对应的,是恒大与深深房A(00029-SZ)的牵手。深深房A,即深圳经济特区房地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在A股的证券简称(以下简称深房集团)。10月3日,中国恒大发布公告称与深房集团签订合作协议,深房集团以发行A股或现金方式购买恒大境内附属公司凯隆置业持有的恒大地产100%股权,交易完成后,凯隆置业将成为深房集团的控股股东。恒大欲借壳深房集团回归A股初露端倪。

而根据深房集团11月24日晚间发布的最新重组进展公告显示,公司与控股股东深投控及恒大方面正在积极推进重大资产重组的各项工作。目前,就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宜而聘请的独立财务顾问、审计机构等中介机构均已进入现场工作阶段,其他相关工作也在按计划推进。

在借壳深房集团之外,恒大对于万科A股的持续增持也值得注意。11月29日晚间,中国恒大(3333-HK)公告称,从2016年11月18日至11月29日,公司通过附属公司在市场上及透过大宗交易,共收购了5.1亿股万科A股,本次收购总花费了140.1亿元,收购资金由公司内部资源支付。连同此前收购的万科A股,中国恒大目前共持有14.07%的万科A股,累计总代价为362.7亿元。

而在这之前的11月初,财新网曾指出,深圳市政府同意将地方国企深房集团这一“壳资源”给予恒大的交换条件是恒大退出万科股权之争,将其所持万科股份转予另一家当地国企深圳地铁。更早之前的8月,恒大首次触及万科举牌线时曾通过媒体表态,恒大增持万科主要基于“财务投资”。

但事实是恒大一路增持万科。根据最新已公告的信息,在万科集团总股本中,现任第一大股东宝能持股比例为25%,原第一大股东华润集团持股15.29%。恒大集团以14%的持股比例控股权逼近华润,仅仅是为财务投资恐怕已不能让人信服。

在恒大于11月10日再度增持万科A,持股万科股票比例达8.952%、逼近第二次举牌线之时,《第一财经日报》就援引相关消息人士表示,恒大或已与深圳市政府达成“桌底”协定,通过增持万科并在股东大会上支持万科管理层来交换深房集团的“壳资源”。

深房集团“壳资源”背后的深圳市政府或许是恒大起初进入万科股权之争的重要原因。

但是,在与深房集团的借壳工作一切按计划推进,并出售另一可能性“壳资源”嘉凯城的当下,恒大如此增持万科A股的真正意图难以猜测。

相比恒大与深圳市政府利益关系的若隐若现,万科管理层与深圳市政府有着明显的利益关系。早在今年3月,万科就曾公告称将引入新的战略投资伙伴——深圳市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如果交易完成,万科管理层将联合华润集团以及深圳地铁集团三方持股超过40%,远超于宝能系以及安邦保险的持股总和。不过根据11月18日万科发出的公告,此项交易仍未达成共识,存在不确定性。 

而恒大目前持有万科14%股权,背后所具有的话语权和决定权已不言而喻。联系之前深圳市政府或与其达成“桌底”协定的消息,恒大最终是否能成功借壳深房集团,以及是否真的会助力万科管理层,可能都还存在相互博弈的成分。

在关键性的“壳资源”交易之外,恒大此番增持万科或也有自己在深圳市场的战略考虑。早在2011年,恒大以16.64亿元竞得深圳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71%的股权,正式进军深圳。而万科之于深圳,已经成为一座城市的标识符。不仅如此,就地产行业而言,万科已经是标杆企业,没有任何一家房企不想超越万科,站上市场龙头。恒大通过大额持股可以有效牵制万科,方便自己抢驻深圳市场,同时还能监督万科。这可能是借壳深房集团与万科直接在资本市场对垒之外,恒大的另一条战略路径。

增持万科,出售嘉凯城,借壳深房集团,恒大回归A股道路曲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